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啸行天下

第五章 爱情魔法盒(上)

啸行天下 老鬼 3785 2010-06-04 14:38:26

    

  这一次,马刺刺有转换正一位少女,名叫盛日华,下面,就是她的故事。

  吴少廷,音乐学院创作系的高材生。不但有着得天独厚的经济后盾,而且身材长得潇洒、飘逸,面貌生得冷酷而富有魅力,特别是那双眼,拿女生们的话说,天生一对钩魂眼:悠怨而又深不可测……

  他的父亲,是有名的海越公司的董事长。他是他家的独苗,偌大的家产需要他将来去继承,去发展。可他偏偏酷爱艺术。以优异的成绩考入了当地有名的音乐学院。并因在音乐方面独有的天赋和聪颖,很快使他脱颖而出。父母在失望之余,还是从各方面支持他。

  才华横溢、风流倜傥,家庭条件优越的吴少廷,自然是众多女生暗恋和追求的对象。可面对这样一位流光溢彩的“帅气王子”,很少女生有这样的勇气,甚至有敢拿眼睛跟他对视的都没有。不过,也有两位姑娘敢那眸子跟他对视的。那就是表演系的耿宁宁和盛日华。

  耿宁宁,表演系的一枝花。造物主也太青睐与她,把她塑造得无懈可击。无论在校园里,在大街上,只要她一出现,总能形成一道独特的风景。因此,她成了男生们追求、暗恋、议论的对象。因为无以伦比的美,她就因此很傲气,也因此很霸道。“高傲的公主”,“带刺的玫瑰”。男生们都这样称呼她。而她的嗓音,也如她的模样一样,无可挑剔而又别具一格。

  物以类聚,一个是创作系的高材生,一个是表演系的佼佼者,自然而然也就心有灵犀了。女生们都说,耿宁宁敢和吴少廷对视是因为她的美能和他匹敌,而盛日华敢和他对视,是因为她的天真无邪。

  盛日华,表演系的再普通而又不普通的学生。说她普通,是指她的模样。拿她妈的话说,长得跟小土丫头似的;说她不普通,是指她的性格:阳光、直爽、坦诚、活泼,又不拘小节。他爸爸经常说养了个傻闺女;妈妈说她是个长不大的疯丫头。

  他的爸爸妈妈是某精神康复中心的医生。她是爸妈的掌上明珠,原本希望她学医的。但她不喜欢爸妈的那些精神异常的病号。因此,没有去学医,而是去学了艺。

  她选择上艺校,妈妈是极力反对的。她说艺术,特别是表演艺术,那简直就是赤裸裸的选美艺术。可最终也没能拗过女儿,只好答应了她。并说随时欢迎她这个“逃兵”。

  来到这里以后,她才明白妈妈的话是有道理的。但她从来不知道忧愁是啥滋味的女孩,也从来不在乎别人的看法,整天乐呵呵的样子。大家都说她傻得可爱,因此极有人缘,也都喜欢跟她接近。

  耿宁宁却很反感她。一是瞧不起她“俗气”的外表。说她像只黑乌鸦,根本不应该来表演班,而应该去厨房。二是反感她看吴少廷的样子。吴少廷来表演班找人,大都是来找她的。这是她最自豪、最为得意之处。每次他来找她,别的女生都像看见老师来了一样文静得躲到一边。只有盛日华照样我行我素,有时还提问一些有趣的话题。这让耿宁宁心里很不舒服。好像自己的高傲和自尊受到了藐视。因此,对待盛日华总是带答不理的,有时还连讽带刺得挖苦她。

  一天,吴少廷又来找耿宁宁。为显自己的身份,耿宁宁故意坐在座位上假装没看见吴少廷。盛日华正好要出去,看见吴少廷来了,就大声说:“欢迎光临!”然后就站在那与他聊了起来。这使耿宁宁大为光火。更让她嫉妒的是,盛日花竟接受了吴少廷的建议而留起了活泼的短发。而这种发型让盛日华看上去又多了几分内在的秀气。于是,就在一天放学的时候故意大声跟同学说:“有些人呀,幸亏不是男人,如果是男人肯定不长胡须,因为脸皮太厚呀!”大家都知道她说的是盛日华。而盛日华竞象听笑话似的笑了起来,笑得还那样开心。

  吴少廷爱耿宁宁,这是毋庸置疑的。他的每一首词曲,几乎都是以她做蓝本。二人珠联璧合,很快就名声大振。而他们的爱情,也好像在这种绚丽的霓虹彩中得到了升华。尤其是毕业典礼上的那首《我的夜莺,我的公主》,那简直就是吴少廷送给耿宁宁最好的情歌。耿宁宁也深知此歌的含义,演唱得更是淋漓尽致和含情脉脉。大家都羡慕地说,这对有情人真是上帝的宠儿……

  很快,他们就毕业了,各自踏上了不同的征程。盛日华呢,依然如一颗普通的“满天星”。

  一天,盛日华去医院找妈妈。却意外地在医院的草坪上看见在那儿晒太阳的吴少廷。此时的他,已完全没有了昔日的光彩:目光呆滞,面色黄白,而且还有点浮肿……这是昔日那位倜傥风流、风靡一时的音乐王子吗?她简直惊呆了,不相信地揉了揉眼睛。没错,是他!他直直地坐在那,看着远处的一朵白云发呆。恰在这时,妈妈出来了,她忙把妈妈拉向一边,问:“他这是怎么了?”

  “他叫吴少廷,是海越公司吴镇的儿子,哎!人生无常呀!他的爸妈出国遭飞机失事,双双去世了……这样的打击已够这孩子承受的了,谁料想他父亲的公司不知又出现了什么乱子,一下子由几亿资产的公司变成了一幅空架子。在双重打击下,这孩子就变成这样子了。他得了精神分裂症,是在一个月前,由他叔叔送来的。经过一个多月的治疗后,病情才控制住。今天,是第一次让他出来散散心的。”

  啊?盛日华简直不相信这样的厄运会降到这么一个富有才华的人身上。命运太会捉弄人了!让他爬得那么高,然后又跌得那么惨……这一夜,她第一次失眠了,第一次流了那么多的泪。好像是一夜长大了。第二天,她找出了妈妈许多相关的书,并在吃早饭时,郑重地对妈妈说,从今天起,开始学医。并请求妈妈收下她这个徒弟……

  从小就受家庭熏染,盛日华对各种精神病也略知一二,又加上刻苦学习,她很快掌握了这方面的许多知识。但她仍没改她的快活和顽皮。常常和病员不分彼此地打成一片,玩得不亦乐乎。而她这种天真跟快活,也感染了许多病号,使他们出现了始料未及的效果。这让爸妈深感意外之余似乎又发现了治疗精神病的又一方法。吴少廷的病也提前恢复了。

  又住了几个月的院,吴少廷终于出院了。他非常感激盛日华,把她看成自己的妹妹。吴少廷的叔叔十分感激地握住盛日华父亲的手说:“感谢你们给了少廷第二次生命。再有一个月,他就要结婚了。到时,一定请你们去吃喜酒……”

  “新娘一定是耿宁宁吧?”盛日华调皮地问吴少廷,“那时,你们可是全校最浪漫的情侣哟!”

  “我跟宁宁订婚已经一年多了。可惜她有演出,今天没能来接我。小盛,如果不是你,我真不知道还有没有今天。”吴少廷拉着盛日华的手,“到时候,你可一定要来呀!”

  随着婚期的即将来临,更宁宁却出现了异常态度。这时的耿宁宁,已不是当年得依附吴少廷的耿宁宁了,她已是红极一时的大歌星。在绚丽、浮躁的音乐圈里,她看到了更多她想要的东西,看到了比魅力、比感情更重要的东西。因此,她对吴少廷的感情开始动摇了。特别是当她听到海越公司败诉的消息后。海越公司由于证据不足而败诉的。这证据是随着吴少廷的爸妈突然去世而失去的。耿宁宁比谁都清楚,海越公司的败诉,将象征着公司将被别家公司吞并,也象征着公司即将破产,更象征着吴少廷将一无所有……如果再嫁给这样一个没落子弟,还有什么意思呢?别人又会怎么说呢?

  公司的即将失去,吴少廷看得很淡薄。公司是爸妈一手创造出来的。如今,他们已空手而去,就让它也随他们去吧!可当他接到耿宁宁的离婚通知书的时候,他的精神再一次崩溃了……

  当吴少廷又被他叔叔送往医院的时候,耿宁宁已踏上了飞往巴黎的飞机……

  再一次受到打击的吴少廷,病得比上一次更厉害。药物已对他收效甚微了。只要他一醒来,就对任何人实行攻击。医院只好对他特别看护起来。

  盛日华的医术已长进了许多。她非常同情这些神志失常的人,已深深地爱上了这一职业,决定做个好医生。

  她观察了吴少廷几个月,和爸爸妈妈共同制定了几套治疗方案后,吴少廷的病终于出现了好转。可渐渐的,他对盛日华产生了一种特殊的依赖心理,就像孩子依赖妈妈一样。每天的药,只有盛日华来送才吃;情绪异常时,盛日华一来,就能迅速安静下来。每当盛日华要离开他时,他眼里就一下子流露出那种依恋、孤单、哀怨的目光,这种目光让盛日华感到心碎和不安。就暗下决心,一定帮助他重新树立信心,早日摆脱这种沉疴的折磨。

  在盛日华他们的精心治疗和开导下,吴少廷终于又出院了。可不到一个月,吴少廷就又被送了回来。吴少廷的叔叔说:“少廷的病看上去好像好了,可神经变得特别敏感和多疑。出门后,只要看见别人用异样的眼光去看他,他就去打人家;甚至发现别人在议论什么的时候,也上去打人家。在家住了这些天,光接到人家告状就有几十起……”

  吴少廷好像没听见叔叔说话一样,一下子拉住盛日华的手,激动得哭了:“这些天,你为什么一直躲着我?我一直在找你。可那些人却不告诉我,要么就说我有神经病,有的,就在说你的坏话。哼!纯粹找打!”

  盛日华看着吴少廷那像孩子般哀求和天真的话,心在感到针刺一般的痛。她怎么也想不到这位风华正茂的同龄人竟会落到这种田地。她握着他发凉的手哭了……

  这一夜,她又彻底失眠了。一次次的打击和伤害,吴少廷的神经已不适应在这嚣喧的城市中生活了。她决定带他去另一个地方。想好了以后,就忙去找爸爸妈妈。

  爸爸妈妈也非常同情吴少廷的遭遇。尽管女儿的这套治疗方案存在一定的危险性,但还是同意了。并给予她人力和物力的支持。

  第二天,盛日华就用小跑车载上吴少廷,带上许多乐器,来到乡下——盛日华的爷爷奶奶家。

  这儿,风光旖旎,人口很少。盛日华的爷爷奶奶家,坐落在一个山坡上。用栅栏围成的小院子里,阳光四射。门口的左边是一泓潭水,水很清,里面游着飘逸的小鱼,还有小蝌蚪。潭水的不远处,有一个不很大的瀑布。瀑布的另一边,是一片望不到边的树林……这可真是个绝妙的世外桃源呀!吴少廷看着这一切,忽然对着瀑布大叫起来,然后又大笑起来,笑了一阵,又大哭起来。最后终于静了下来。呆呆地坐在潭水边上,一动也不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