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啸行天下

第三十八集 藤廿屯(二)

啸行天下 老鬼 2571 2010-02-09 09:11:58

    一天中午,利用饭后小憩的时间,马刺刺仔细地观察起四周的地势来。他发现对面的另一座山上有一个很粗的烟筒,正冒着浓浓的白烟。

  “那个地方很可能是煅烧柔波的地方。”是非老怪说,“你看,那个来回飞的像一只大鸟又像是一架飞机的怪物叫土龙,原本是这一带特有的精灵。却被金山施了魔法,成了一种运输工具,专门用来运输柔波和人的。因为那座山异常陡峭,一般人是无法上去的。而这种矿石只有在那种地势、那种环境下煅烧才能保持它特有的药效。因此,不论是人还是东西,都靠土龙来运输……”

  “不快去干活,还在偷懒!”随着一声断喝,马刺刺的肩膀被皮鞭狠狠地抽了一下,他回头一看,所有的人都已走光了,只有监工凶神恶煞地站在他身后。

  “凭什么打人?”马刺刺恼怒地看着他,“牛马还有个喘气的时候呢!”

  “你他妈还敢犟嘴!”监工又朝马刺刺身上猛抽了一鞭,耀武扬威地说,“你今天上午弄掉了一块柔波还在装傻?这块石头能换你一百条小命!幸亏被召回来了。要不是看你能干,早让你进悬崖喂豹子和秃鹫了!”

  “你爷爷不认路,请你领着我去!”马刺刺早对这个草菅人命,狐假虎威的家伙深恶痛绝了。他一下子夺过他的鞭子,扯碎了以后,然后又几下把他打倒在地。

  “小不忍则乱大谋,你小子疯了!”是非老怪大吃一惊地说。

  “这忍那忍,实在是叫我忍无可忍!兵来将挡,水来土淹。还不如直接杀进去,拼他个痛快再说!”马刺刺像一头发怒的雄狮咆哮着说,并举起监工,要把他扔向山谷。监工直喊救命。

  “怎么回事?”一个冷冰冰的声音说,这声音好像来自深山幽谷,悠远而又清越。让马刺刺打了个冷战,头脑一下子冷静下来。

  “雪总,这个家伙不好好干活,竟扯断了我的鞭子,还打了小的。”那个家伙立即爬起来,可怜巴巴地说。

  马刺刺一看来人,就知道她肯定是雪临风。因为她们长的一模一样。但她的装束又与她的妹妹们不一样,是男人的装束。竟然还留着短短的胡须,给她冷酷的面容上又添了几分威严。

  “我都看到了,是你先打了人家。”雪临风面无表情地说,“请问阁下,是何方人士?能扯断这熟牛皮鞭,且又如此轻易二举就把监工打得这么狼狈,肯定是武功了得了。这些监工的武功也不在以下呀。看来,阁下是高手了。我是否能领教一下?”

  “小可是玉林坡人士。不瞒您说,从小就爱武枪弄棒的不错。但只是些能打打架的花拳绣腿,怎敢和您比试。”马刺刺装作谦虚恭敬地说。这会儿,他已完全冷静下来,很后悔刚才的莽撞。心想:再不收场,岂不误了大事?

  “阁下太谦虚了。我看刚才伤着哪儿了?”雪临风不阴不阳地笑着,就伸掌去摸马刺刺的后背。

  马刺刺看得清清楚楚,她这一掌是江湖上有名的九魂太极掌。轻者能废人武功;重者,能立毙人命。他不敢去破解,只得锁住经门,让她拍了这一掌,然后假装大叫一声,并摔倒在地,浑身不停地抽搐,好像痛苦难耐的样子。

  “好了,干活去吧。”雪临风轻轻收了手,冷冷一笑说,“这儿是工地,比不得山村野道,哪儿容得你们撒野?我且收了你的武功,好好干活去吧。下不为例。”然后又对监工说:“你也别弄那人不人,鬼不鬼的样了。快去换换衣服,还在这儿丢人。”说完,就头也不回地走了。

  马刺刺见他们走了,就爬起来,活动了一下腿脚,继续干活去了。

  “刚才的做法还算是亡羊补牢。如果暴露了目标,那麻烦就大了。”马刺刺悬在半山腰上,边采石边听是非老怪说,“你不忍,就无法打败金山,不打败金山,这儿的人们就再也无出头之日……”正说着,只见一个暗器只飞向拴马刺刺的绳索。绳索一下子被打断了。紧接着,马刺刺就朝山崖下摔去。

  “这是刚才那监工在报你打他之仇呢!”随着马刺刺飞快地往下掉,是非老怪开心地说,“这真是没有想到的结果。我们正愁离开这儿没有机会呢!多亏了这黑心小子。你快装模做样呀!”

  马刺刺听了,忙大喊救命。那监工站在那儿,看着往下掉的马刺刺,心满意足的笑了。

  这是个深达几千米的深谷。人若掉进去,生还的可能性几乎无有。而这些对马刺刺来说是无所谓的。即将要掉进谷底的时候,马刺刺才把小扇子从是非老怪那儿拿出来,踩上它,轻轻落到谷底。

  谷底到处是嶙峋的怪石,还有矮树灌木。马刺刺坐在灌木丛里,边歇息边小声地与是非老怪交谈:“被金山施了魔法的这三胞胎姐妹真是一个比一个阴。你瞧这雪临风明明是在杀人,嘴上却还挂着明朗的笑。

  “这不是雪临风,她只是用雪临风的影子复制成的。确切地说,她是金山给雪临风的一颗黑心。当然一点人性也没有,阴森又血腥了。其实,她真正的本领你还没领教过。当年,虽然这三胞胎姐妹被益灵国国君钦点为文武三状元,但做为大姐的雪临风,不论是在文采还是武功方面,尤其是性格方面,又略胜她的妹妹们。因此,被金山格外器重。因为她难以‘驯服’,金山就特地为她加了两颗黑心。一颗在这,另一颗我还没见,因此还辨别不出。而且真正的雪临风不在这里。”

  “原来是这样。看来我真是低估这里了。”马刺刺听了,沉思着说。

  “我跟你说过,这里比不得以上两个屯。上两个屯你已领教过了,他们的毒和机关比较起来还算是集中的。这里可是金山的财富大后方。你想她会等闲视之吗?你小子差点忍不了一时之气而乱了大谋呀!不过这盘棋下的也还算凑合。没引起他们的疑心就摆脱了他们。我们要赶快出去,想办法进一步打探藤廿屯的情况。”是非老怪说着,好像在手指里面刮着什么,“往后,你就不能以这幅尊荣再出现在滕廿屯了。因为你已经‘死’了。你必须换一幅行头才行。你指甲里有我刚才刮下来的灰垢,你抠出来抹在脸上,我会让你变成一个女人的。”

  马刺刺便把左手无名指里的灰垢抠出来,抹在脸上。只听是非老怪咳嗽了一声。马刺刺再看自己,真地变成了一个结实的高个黑脸女人。

  “这多叫人难堪呀!”马刺刺边看着自己边嘀咕。

  “如果让他们看见你活着回去才叫难看呢。”是非老怪说,“瞧你这幅村姑的打扮,他们是不会怀疑的。”

  “哦,你这一说,我倒有了一个办法。”马刺刺操着女人的强调说,“我们何不再爬上山去,就说是前去寻找丈夫的。你不说叫柔波的这种石头是用来做药的吗?做药是一种细活,说不定他们也用女工呢,我们何不趁此进去。”

  “这招妙极了!”是非老怪高兴地说,“那你就赶快转到山前爬吧。不过还是那句话,千万别让他们瞅出你会两下子。你要装做一个真正的村妇一样,衣衫不整,头发凌乱。到了顶上以后,再见机行事。”

  “这个我知道。等不用武功爬上这座山,那衣服自然也就不整,头发保证也凌乱不堪了。”马刺刺说着,就扭着结实的屁股,朝山前走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