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啸行天下

第二十六章 目瞪口呆的园长

啸行天下 老鬼 2139 2010-01-08 09:42:07

    

  第二天下午,助手就打听到了马刺刺的详细消息。他回到董云庆的办公室,不以为然地喝了口水说:“经理,我以为您要找的是什么重要人物呢!说出来你一定笑地肚子疼。那马刺刺居然是个呆子。个头虽然长的一米八多,智商却跟个四五岁的孩子差不多。而且眼睛也不好使。唯一的特别就是鼻子特别红,再一个就是力气特别大,饭量特别大……”

  “那他的家庭有什么背景没有?”董云庆忙打断他的话问。

  “哪有什么背景呀!只是个面临倒闭的极度贫困的家庭罢了。因为郭芳得了尿毒症,生命垂危;郭芳的丈夫因走投无路去了南方。邻居们都说,如果郭芳死了,这个又拗又痴的孩子也就完了。因为他平时就听他妈一个人的话。”

  董云庆听了助手的话也感到非常意外。金山葫芦里卖的到底是什么药呢?他实在猜不透。可想起金山那阴森森的话又不敢等闲视之。便决定先按金山的吩咐把他们母子接到医院再说。

  是夜,人们已在熟睡中。沙洲动物园的上空,忽然出现了两道亮光。一道为白色,一道为黄色。在动物园的上空交织了好一会,便消失了。紧接着,在动物园的墙上,立起一道六米多高的黑影。那黑影足足立了十多分钟,才如烟似的散去了。

  郭芳的肾被移植得很成功。董云庆长出了一口气。他可是一夜未合眼呀。这时,手机忽然响了起来。他忙去接。只听他秘书在电话里兴奋异常地说:“经理,不知怎么回事,冷冷的笼子里又多了一只奇怪的动物。模样象只狐狸,却比狐狸大;毛色呈淡蓝色,体态非常轻盈。更为奇特的是,它居然有九只耳朵。是一头非常罕见的动物。您快来看看吧!”

  董云庆听了,也非常高兴:“好好,我安排好马上就去。”

  他刚要下楼,手机又响了起来。他一听是金山那冷冰冰的声音:“那只九耳蓝狐是冷冷的配偶。它自投罗网,不正好又为你添财吗?我在这里向你道贺了,董老板。可千万别忘了我交给你的差事。你不用怀疑我是怎么知道这一切的,因为去你园子的,不一定都是游客。”

  听完了金山那阴阳怪气的话,董云庆心里欣喜之余又蒙上一层阴影。这个女人的举动太神秘太让人捉摸不透了。她为什么那么看重马刺刺这个二百五呢?这里面到底埋着什么天大的秘密呢?他想的头疼也没想出个合适的答案来。有一想,反正就一年的时间,时间一到,你走你的,我干我的。

  郭芳病好后,董云庆就按金山的吩咐,把他们母子接到家里悉心照料起来。

  董云庆的家是一座别墅式的三层楼房。为方便郭芳起居方便,他们母子被安排在一楼。也是听从金山的安排,他把动物园的大部分事情交给属下去打理,自己在家上心上意地照顾马刺刺母子。

  马刺刺自从来到董云庆家里,并不象郭芳说得那么玩劣。虽然有时也会做出令人啼笑皆非的事。但大多数时间是在玩积木,或玩魔方。

  一个星期天,正念高三的董云庆之子董飞,正在自己的房间里复习着功课。马刺刺忽然不声不响地进来了。董云庆早就不止一次地嘱咐过他,要他千万别招惹马刺刺。因此,马刺刺进来,他就装着没看见,依旧在做物理题。马刺刺走近了董飞,傻笑着说:“用铅笔写字,上一年纪吧?”说着,凑过去看了看,“物理,无理,物理就是无理。嘻嘻嘻!”

  “你懂物理?”董飞详装问。

  “那是画图图。”马刺刺笑地口水都流下来了,拿起铅笔,在董飞做了一晚上也没做出的题图上画了几道歪歪扭扭的线。董飞看后大吃一惊,这正是这道题的答案啊。这可是今年奥林匹克物理竞赛上的一道题啊。董飞又忙找出几个题图给他看。马刺刺边看边傻笑,又用笔几下就找出了答案。这下董飞坐不住了。他看了看红鼻子马刺刺,怎么也不相信这是真的。因为他早就听爸爸说过,马刺刺不仅又傻又痴,而且连半天学屋也没进过。今天却能做出这些高难的物理题,难道是偶然吗?他想着,又拿出数学课本,打开来让马刺刺看。马刺刺笑得更厉害了,用笔在书上乱画起来。结果又是令董飞大吃一惊。那些歪歪扭扭的字符,竟全是答案。天哪,这是弱智吗?这分明是天外来的神童啊!董飞瞪大了眼睛看着马刺刺:“这是谁教你的?”

  “妈妈。妈妈会这个。”马刺刺用袖口擦了一下鼻涕,又若无其事地走到电脑跟前,“这是小电视,能做魔方的。”

  “你会做吗?”董飞想进一步试探他,忙把电脑打开说。

  “我会做魔方。嘻嘻嘻!”马刺刺说着坐了下来。不一会儿,他就编出了一套完整的病毒程序。精通电脑的董飞看了惊得目瞪口呆:天哪!就是目前最厉害的黑客也不及呀!他瞪大了眼睛看着在傻笑着操作电脑的马刺刺,激动地浑身颤抖:“他肯定不是一般的人。最近媒体上老在炒作UFO,他是不是UFO上下来的人呢?这要是传出去肯定是爆炸性新闻。”他想着,就很快走出房间,把这些事告诉了爸爸。董云庆听了沉思着。他相信儿子的话是真的。要是马刺刺没有点特别之处,那金山也不会老掐着自己的脖子提醒了。马刺刺肯定是个特殊的人物,它们之间肯定有着不可告人的惊人秘密。他想着这些,又想起金山那眼镜蛇一样的目光,忙说:“儿子,马刺刺就算是来自火星也与咱没有关系。咱们的任务,就是看好他们母子。你要知道,这关系到咱一家的性命。”

  在马刺刺入住董云庆家不久,就经常有一个白衣姑娘在董云庆家周围徘徊,有时靠在一根电线杆上,偷窥着董云庆家的楼,一站就是几个小时。

  再有一个月就满金山说的日期了。董云庆除了自己更加小心外,又从外边请了几个保膘进行看护。

  一天深夜,董云庆走出房间,来到马刺刺母子卧房的窗前,看见他们母子都好好地睡在床上,就打了个哈欠,又走回自己的房间。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