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妃颜倾城:美丽皇妃

【囚月】兰园情意

妃颜倾城:美丽皇妃 蓝沁er 1949 2010-05-24 03:08:27

    小依静默,他不笨嘛,都能猜得到她有假传圣旨,他不是也当然不会是一个简单容易对付的人,这几天要逃离皇宫难上加难,困难重重只能做最坏的打算了,寒冷和绝望使她的手指尖都透出凉意。

  

  “不要想着离开,朕不会让你有机会逃走的!”李豫紧紧地抱着她,她一定是又在打什么鬼主意,这一次他绝对不会掉以轻心了,他原来是轻估了她渴望自由的决心,只要是他想要的东西,从来就没曾得不到过。

  

  “为什么?”她的笑容像百花俱开时的灿烂,身上沁人心脾的香味也愈发浓郁了,活脱脱的一个游戏花间的精灵公主。

  

  “朕喜欢你,朕想要得到你!”李豫淡笑,良久,才放开怀里的美人,他不想骗她,他就是想要得到她。

  

  小依淡漠地望着李豫,犹豫许久,终于否定道:“皇上,你喜欢的只是美色,不是我!”

  

  李豫捉住她的手,深情万般的凝望着她,心却在往下沉,沉闷地笑道:“朕喜欢就是你,你就是美色,美色就是你,有差吗?”

  

  小依不承认也不否认,眉如翠羽,肌如白雪,腰如束素,齿如含贝,嫣然一笑,“夜深了,请皇上早些休息吧!”

  

  李豫疑惑,暗觉其中一定有诈,但不知蹊跷在何处,他的手将她抓得紧紧的,再次将她拉到身边,抱住她的腰,低声道:“你没有其他的话要说吗?”

  

  小依喘不过气,他一会儿鬼魅,一会儿柔情,一会儿深沉,他有太多张面孔,她都不知道该怎么面对他了,也不想面对他,她只想要离开,回到迟的身边。半响,她轻轻推开了他,她坚决地说道:“没有!”

  

  “你今晚就在这儿休息吧!”李豫瞅着她,微笑,眼神淡定又捉摸不透,但他的目光一直没有离开过小依。

  

  “皇上,小依先去休息了,您也趁早歇着吧!”小依苦笑,她早就料想到会是这样的结果,他想要囚禁她,他没打算要给她自由,此刻所有的言语都变得苍白无力了,欲想逃离只能铤而走险了。

  

  她和他相视而站一秒,留得住她的人,也留不住她的心,小依转身离开,他哑声道:“明日早朝后,和朕去赏花吧!”

  

  小依皱眉,眼神沉黯,回首一笑道:“谢谢皇上恩赐!”

  

  李豫悠悠对她的倩影微笑,芙蓉不及美人妆,俏丽若三春之桃,清素若九秋之菊。他发誓不会让任何人伤害她,包括他自己。她的心在放逐,他的心依附着它,它们会生生息息,永不分离的!

  

  躺在龙榻上,她想起了那个分离的时刻,她忘不掉迟那张相信而期盼的脸,忘不掉那种痛彻心扉而刻骨铭心的感觉。她轻笑,命运总是喜欢给她出难题,她要证明此生绝不屈服于命运。

  

  此时虽是夏日,御花园的回廊里却难得清凉,满园的四季兰叶绿花繁,香浓花美,气色神韵。小依慵懒的俯于回廊阑干,享受着今日难得的悠闲惬意。

  

  进宫已近半月,她没有一丝的归宿感,闻着淡雅的兰香,兰俱气清、色清、神清和韵清四清,她喜欢这种感觉,她是否拥有兰的高贵品质,她对迟的爱会坚贞不屈吗?她本只想静静的赏兰,却触景生情,陷入思念的漩涡中了。

  

  “芷兰生幽谷,不以无人而不芳,美人自凡尘,只为自由而离君。”李豫悠悠然念着,骤然从后面环拥着小依。

  

  “皇上,您来了!”依依笑着回望他,美丽的眸子里除了错愕没有包涵任何其他似杂质般的情感。

  

  “依依,我们走吧!朕带你去一个地方。”他轻轻的牵起小依的手,停留片刻,拉着她小跑着离开了兰园。

  

  小依不解,羞涩地低着头,低低地说道:“皇上,我们不赏兰了吗?”

  

  “不赏也罢,兰是花中君子,人们把诗文之美喻为兰章,把友谊之真喻为兰交,把良友喻为兰客,你我二人应喻为什么呢?”他傲居地凝神看着小依,她艳丽的面庞因小跑而变得绯红,让他忍不住想小啄一口。

  

  “那请问皇上,我们现在要去哪?”小依愕然,他堂堂帝王居然还计较这个,他也有他的可爱之处嘛!

  

  李豫顿然停下来了,转身还没站定,小依来不及停住步子撞进了他的怀抱,她和他一起跌倒了,她护胸的手肘轻轻地撞击了他的胸膛后,头不由自主地依靠着他的胸膛,全身毫无疑问地压在他的身躯上,她是真的吓坏了,紧闭着眼睛,心跳不已,心神不宁。

  

  他一直紧紧的抱着她,不敢松开,生怕伤到她,莞尔,丝毫没觉察到身上的瘀青或疼痛的他却关切地问起小依:“你没事吧?”

  

  她缓缓睁眼,他凝视着她,她望着他,她发现此时他的眉宇间有惊慌忧虑,有疑惑不解,有翘首企盼。

  

  片刻,见她不语,他心惊,止不住再一次发问:“依依,你没事吧?”

  

  小依这才恍过神,意识到自己压在天子的身上,实觉失礼,立时站起身来,焦急地问道:“没事!皇上,你有没有事?伤着没?要不要叫御医?”

  

  李豫从她的眼神里看到了淡淡的担忧,他轻笑,“朕没事,不用担心!”

  

  “我帮你擦擦吧!”她淡笑,绕至背后,从怀里掏出手帕拂去他身上的灰尘,像极了人间的恩爱的情侣,她仪态温逊,脸颊生绯,他深深垂首,心含暖意。

  

  李豫的双眸,幽深中尽带歉意,“对不起,要不是朕突然止步,你也不至于跌倒!”

  

  “皇上,是依依给您添麻烦了!应当是依依说对不起才对!”她低头望了望身上的衣裳,惊奇地发现一尘不染。她第一次感觉他那强有力的手臂,有一种久违的莫名熟悉安全感。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