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惑王爷心

第二十八章

惑王爷心 苏眯 2227 2010-06-21 11:00:04

    

  小雪儿?

  清浅闻言不由得一阵恶寒,鸡皮疙瘩掉了一地,脸色僵僵的,不动声色的后退,要脱离他的掌握,那料他却像是知道她的心思似的,一双手早就有力地扣住了她的腰,不容她动弹半分,唇瓣若有若无的摩擦着她的耳鬓,气息像是蝴蝶一样落在她敏感的皮肤上,惹得她一阵耳红脸燥的,一颗芳心砰砰的跳个不停。

  不是她自控能力太差,实是眼前这男人太极品了,又是一流的调情高手,她在他面前,实在是太过稚嫩了些。

  不过她也不是那未经情事的少女,在他面前一点招架的能力都没有。

  悄悄的吸了一口气,冷风吸入肺部,通达四肢,被激荡起来的温度迅速降下,她抬起手拿开他放在她腰间的手,后退一步,清眸凛冽的看着二少,淡漠的说道:“那我就先谢谢二少爷的关心了。”

  星眸里有着越来越多的赞赏,要征服她的心也越来越强,他浅笑着拉过她的手,向梅林深处漫步而行,笑道:“小雪,你真是越来越讨我欢喜了。”

  “荣幸之至。”清浅淡淡的说,要抽出手,他却用力,不惜抓痛她的手,知他绝不肯放手的了,也由着他,与他一同漫行。

  “小雪,你的手好冰。”他温暖宽大的手握住她的小手,感到她的冰冷,停了下来,把她的另一只手也抓了起来,双手捂住她的手,哈了一口热气,温柔的揉搓,直至她的手渐渐温暖。

  清浅站在那里,淡漠的看着他做这一切,平静的湖心不起一点波澜。

  她很清楚,他所做一切并非真心关怀,只是猎取她芳心的一种手段罢了。一个温柔陷阱罢了。

  不是发自内心的关怀,始终无法到达心底。

  “小雪,你的心,是石头做的吗?”看到她眸底的平静淡漠,知道自己所做一切,并没有打动眼前的女子,他幽怨的说道。

  清浅淡笑如风,抽回手,转过身去,继续往前走。她的心,正因为不是石头做的,所以更不能轻易交付。

  看着她渐去的背影,司马懿的脸一点都没有被拒绝的沮丧,相反,因为遇到了对手,而闪出光芒。

  所遇到过的女子,只要他一个眼神便会乖乖的臣服,但是她,面对他如此的温柔诱惑,竟也丝毫不动心。实在是平生未遇。

  俊美的脸上泛起盈盈笑意,走到一边,折过一支梅花,给她戴上,退后一步,看着艳梅映衬下的女子,美得不带一点尘埃,不由得叹道:“小雪,这梅花都被你比下去了。”

  清浅站在那里,唇边带着淡淡的笑,看着眼前做戏的男子,沉默不语。

  “小雪,你果真是叫小雪吗?”司马懿完全不想她淡笑里的深意,又拉过她的手往前走,轻笑着说道:“为何我在府中怎么也找不到你?”

  清浅淡笑。前几天她曾经听洗衣房的女人们说过,二少爷曾经向官家讨要一个叫做小雪的丫鬟,害得那叫小雪的丫鬟闻知兴奋不已,却不料方才报到便被他轰了出来。后来更将府中所有名为小雪的丫鬟传唤过去,却失望而去。

  转眸看到她的笑,知道自己的确是被她骗了,却也不生气,微笑责备道:“你这丫头好狠的心。明知道我在找你,却偏偏躲了起来。难道我是洪水猛兽么?要这样骗我?”

  “是。”清浅含笑应道。他的确是洪水猛兽,一不小心便有被冲走,尸骨无存的危险。必须远避才对。只是她时运不济,怎么也躲不掉,还成为他的猎物,被他追捕。

  “你——”他被她的话气呛。她真是不识货,他可是夜寒国最受欢迎的美男子,多少女子做梦都想着能够得到自己的垂青,她可好,把他当作洪水猛兽一样的躲避。就算是,也不应这样直接表示。一点面子都不给。真是太伤他的自尊心了。

  但是看着她笑得天真无害,心里却一点都不生气,只是鄙视的看着她说道:“真是没眼光。”转身又拉着她往前走,一点问罪的意思也没有。

  清浅忽地对他生出许多好感。不管他对自己怀有什么样的目的,最起码他不在自己面前摆出一副主人的架子,相反对她极为宽容。要知道如果他真是一个下流的纨绔子弟,根本就不需要如此讨好她,想方设法要让她心甘情愿,直接将她糟蹋就行了。他如若那样做,她也是一点办法都没有的。

  “现在觉得我好了吧?”司马懿一眼看出她的心思,凑到她耳边轻笑道。

  他的气息突然扑来,唇瓣掠过敏感的耳朵,碰触到她细腻敏感的肌肤,顿如一阵电击,让她不由得心跳加速。她用力控制着心绪,淡漠着面容,不动声色的退后,逃离他的掌控。

  这个男人,总是不经意的撞入,让她防不胜防。

  即使她掩饰得再好,也逃不过司马懿一双利眼,他笑得更欢,却没有更进一步,而是迅速离开,毫不在意般依旧拉着她往前走,问道:“你到底叫什么名字?”

  一味的逼进只会让她心生抗拒,有张有弛才是最佳方略。

  “水清浅。”淡淡的说,不再隐瞒。因为已经没有隐瞒的必要了。

  “水清浅。”他喃喃的重复,转过头来看她,叹道:“这样美的名字,才配得上你。”

  清浅不理他。

  “以后,我就叫你浅浅好了。”他笑得灿烂:“浅浅。”

  清浅一怔,停下脚步,看着前方,复杂的情感在心里汹涌澎湃。

  浅浅。多么亲切,多么温暖的称呼。

  在A城,所有喜欢她的人,都温暖的叫唤她浅浅,包括云笙,包括萧寒。

  浅浅。那个温暖如春的女子。

  再也不会有了。

  “不要这样叫我。”她看向远方,目光飘渺,声音里,带了淡淡的愁伤。

  他惊讶的看着她,一向淡漠的女子,被罩上了淡淡的愁伤,似是极淡,却挥之不去,丝丝缠绕。

  他莫名的心痛。她,有着怎样的过去?受过怎样的伤害?深到,连一个称谓都无法担当?

  伸出手去,轻轻的将她拥入怀中,大手温柔的抚着她的头,柔声说道:“好。既然你不喜欢,我以后不这样叫你就是了。”

  他的气息兜头兜面扑来,他的怀抱宽广而温暖,有一瞬间,她觉得自己可以就这样抛弃一切,纵情伤悲,理智却占了上风,明白的告诉她,这不是她可以依靠的怀抱。无论是怎样的沉溺,都会是致命的伤害。他,对她并非真心关爱,只是狩猎。

  深吸一口气,正要推开他,却忽地听到一声冷喝响起:“你们在干什么?”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