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惑王爷心

第八章

惑王爷心 苏眯 1588 2010-06-17 16:24:42

    寒风呼啸着吹过来,她冷得猛地打抖。

  她身上穿的,还是原来的那身衣服,在A城那样的地方能够御寒,但是在这天寒地冻的地方就不行了。

  “干一会活就不会冷了。”

  清浅惊讶的转过脸去,看到身边一个女人转过脸来,冲着她善意的微笑。

  她的头用大红色绣花围巾紧紧的包起来,只露出一张圆脸,那张脸因为长期的风吹日晒,肤色暗淡,皮肤特别的粗糙,上面泛起异样的红晕,一双眼睛略显浑浊,但是不失神采,穿着大红色的棉袄,上面绣着细碎的花儿,看起来很俗气,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清浅却觉得很温暖。

  “谢谢!”清浅唇边漾起若有若无的笑容,朝她微微的点点头,坐了下来。

  “不用谢,我**娘。”春娘一边洗衣一边笑道:“以前一定没有做过这样的苦活吧。”

  清浅只是淡淡一笑,闭上眼睛,一动也不动。身子乏软无力,她只想找张床好好睡一觉,一点都不想动。

  “你怎么了?脸色怎么哪么差?是不是病了?”春娘看到清浅脸色不好,不由得关心的问道。

  “没事,谢谢。”清浅摇摇头,朝她虚弱的笑了笑,低头洗衣。

  “没事就好,快点洗吧。要不然一会洗不完的话,就得耽误吃饭的时间了。”春娘笑着说道。

  “好。”清浅站了起来,提起木桶就往井边走去。

  青砖围砌而成的井沿已经被岁月打磨得发白,上面有深深的绳索痕迹,上面架着的木辕光滑圆润,粗大的绳子一圈一圈的围绕着,充满了生活的气息。

  清浅心里惆怅,一手抓住粗绳,一边弯腰往井下看,但见深深的井下荡着一面银镜,摇荡之中隐约可见时光深处,是俊秀男子一脸的宠爱笑颜。

  “浅浅,浅浅……”他总是含着宠溺,温柔的叫唤她的名字。

  眼泪不由自主的跌落下来,像雨滴一样噼里啪啦的打落在水中,一圈一圈的漾开,他的影子重重叠叠,扑眼而来,将她紧紧包围。

  为什么,说好了要离开他,却还是这样想念,想得心,都痛了。

  “姑娘,你怎么了?是不是提不上水来?”春娘的声音蓦地在身后响起。

  清浅闻声惊醒,这才想起自己是在大庭广众之下,慌忙擦去脸上的泪水,抓紧绳子胡乱的摇动了一下,便用力的往上提,一边应道:“就可以了。”

  但是手下的绳子真不是一般的沉重,下面的桶还不停的打着转,磕碰着井边,让她提得分外的吃力,才升上了一点点,便气力难继,手一松,水桶便又直直的往下跌,重重的打在水里,而她纤细的手,也被粗绳的滑动,割得好痛。

  “还是让我来帮你吧。”春娘见此,连忙走近,从清浅手中接过绳索,熟练的晃动了一下,便一下一下的将水提了上来,将吊桶里的水倒到清浅的木桶里。

  “谢谢。”清浅十分的感激,连忙颔首道谢。

  “不用谢了。这对我们来说,不算什么。”春娘笑着说道:“我们都习惯了,不像你们千金小姐的,哪里干过这样的活呀。”

  细皮嫩肉的清浅,气质优雅的清浅,让她以为她以前是个千金小姐,大家闺秀。清浅不想解释,只是朝她点点头,轻声说道:“不管怎么说,真是太谢谢你了。我先过去了。”

  她突然间渴望有很多很多的工作,把自己变成一只陀螺,不停的鞭打,让它不停的旋转,不给它机会停下来,不让自己有一点点空隙,去想念,去痛苦,让自己的心,在劳累之中慢慢的麻木,渐渐的硬成一块顽石。

  这一刻,她不再抱怨被送到这样的地方来,不再抱怨生病了,仍然不能够躺在房间里好好休息。

  她只是想用汗水,来浸润自己痛疼的心,让它慢慢的变得坚硬。

  等待着有一天,她可以不再思念萧寒,可以独自扛起自己的生命,一个人活得精彩。

  手放进水里,刺骨的冰冷像一把锋利的刀一样切割着她的皮肤,她很想把手抽出来,但是她用力的控制着自己,不让自己动弹半分,直到双手渐渐麻木,寒冷不再是那样的难以承受。

  她缓缓的抽起手,将皂角放到水里,拿起木槌,开始一下一下的槌打。

  头越来越晕,手越来越酸软。

  很累,很痛,很难受。

  慢慢的,清浅眼前全是木槌的影子,什么都没有了。

  萧寒没有了,云笙没有了,黎安也没有了,心痛和难过,也仿佛凝住了。

  时间就这样哗啦啦的飞逝而去,她沉默用力的等待着,等待着思念会结成一个个坚硬的茧子,将她柔软的心牢牢的包裹起来,日渐变得坚强。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