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漂亮新娘

第二十九章 亲昵

漂亮新娘 吾心 1936 2010-03-29 21:33:48

    郁海贝转过头,就看到露着一口白牙的霍青柳站在拐角处,肌肉纠结的双臂环绕在胸前,上身套着一件贴身无袖背心,下身穿着一条洗的发白的牛仔裤,完全不把学校衣着整齐的要求看在眼里。

  他和她有一段时间没有见面了,刚开学的时候,他几乎是天天都要黏在她身边,可是没过几天,她身边就没有了他的身影,原来那个时候他和一位校园美女打的火热,又过了几天,他又开始恢复到刚开学的样子,整天跟在她身后,不用问,也知道他和那位校园美女分手了。

  这就是霍青柳,如果她有什么麻烦的话,总是挺身而出,帮着她,护着她,谁要让她受了委屈,他就一定会让那人好看,他总是说她是她喜欢的人,是她想保护一辈子的人,但是每隔不长时间,他的身边就会出现一位美女相伴,等到和美女的新鲜期一过,他又会回到她身边,仿佛一条贪吃的小狗似的,别家有好吃的东西,他就会摇着尾巴去要,但是一旦吃完了,就会乖乖的回到原来的家中。

  也是因为这个原因,她从未相信过他对她很喜欢的说法,喜欢一个人不是心中只有她一个吗?又怎么会让生命中不时的出现另外的女人呢,她从未问过他这个问题,霍青柳也从来没有解释过,这么多年来,这是他们一贯的相处方式。

  霍青柳对她来说,应该算是一个很好的异性朋友,虽然两人见面的时候,她总是对他怒目相向,但是他多年的照顾和维护,她也是看在眼里的,所以即使会因为他的频繁出现,过于缠腻而发脾气,但是在她心中还是很看重这个朋友的,如果他对她能正常一些,把她当做普通朋友来看,那么她或许会对他好一些,因为每次他对她笑着说喜欢的时候,她总感觉自己是他戏耍的玩具似的,让她火大。

  霍青柳快速的走到她面前,伸手就揉着她的头发:“真是不孝的丫头,知不知道郁奶奶现在快急死了。”

  关子越双眼紧盯着他放在郁海贝头上的手,什么也没有说。

  郁海贝不满的拨开他的手,狠狠的瞪着他:“我不是你的宠物狗,外婆为什么会着急?”

  “你不知道为什么?”霍青柳双手扶住她的肩膀,弯下身子看着她,“海贝,你知道现在已经几点了吗?”

  郁海贝撇撇嘴:“也就是七点多了。”

  “错,已经是晚上十点二十分了。”

  “什么?”郁海贝惊呼道,她只不过趴在床边睡了一觉,怎么可能会这么晚,再说了,如果时间太晚的话,外婆也会给她打电话的啊,连忙掏出手机,打开就看到手机没电了,顿时表情垮了下来。

  霍青柳把自己的手机放到她面前,时间清晰的跳入她的眼帘,她刚要拿过他的手机,手机的来电铃声就响了起来。

  “郁奶奶,我已经找到海贝了,”霍青柳凉凉的斜了她一眼,“她没事,只是手机没有电了,好,我马上就送她回去。”

  看着他顺手挂断手机,郁海贝难以置信的瞪着他:“喂,我还没有和外婆说话。”

  霍青柳握住她挥舞的小手,拉着她就要离开:“好了好了,乖,我现在马上送你回去。”

  郁海贝朝他做了鬼脸,也没有反对,任由他拉着,可是还没等他迈开步子,另外一只胳膊就被人握住了,她连忙转过头,看到面无表情的关子越时,才发现自己刚才竟然把他忘记了。

  “既然你已经没事了,那就回去吧,我也要回家了。”

  说着,就要抽回自己的手,可是他却是纹丝不动,似乎没有放开她的打算。

  轻轻的挑了挑眉,她疑惑的看着他:“关子越?”

  凝视她片刻,关子越淡淡的说道:“我送你回去。”

  “呃?不……”

  “不用麻烦你了,”霍青柳笑着说道,大手握住关子越的手腕,看起来似乎并没有用力,但是关子越的五指登时一松,从郁海贝的胳膊上滑落下来,“一直以来,如果海贝有什么事的话,都是我送她的,天色不早了,海贝的外婆也着急了,我们要赶快回去了。”

  他又给了关子越一个大大的笑容,然后拉着郁海贝就大步的走开了,今天他接到郁淑芬的电话,说找不到海贝,他立刻返回了学校,从一些同学口中的得知郁海贝扶着一个人来到了校医院,一般情况下,海贝是不会亲自去做这些事情的,对这个人他难免有些好奇,但是刚才他从海贝的眼里并没有发现什么特别的情愫,这让他有些安心,但是关子越的眼神却让他有些捉摸不透,而他也不喜欢郁海贝身边出现这种令人难以捉摸的人。

  郁海贝看了看关子越,什么也没说,跟着霍青柳就坐上了他的机车离开了,直到拐弯的时候,她回头看了一眼,关子越还站在校医院外面的台阶上,双手抄在口袋中,静静的看着她的方向。

  轻蹙起双眉,她抿了抿唇,双手揽住了霍青柳的腰。

  关子越久久的凝视着郁海贝消失的方向,胸口有些淤堵,他知道那个男生是谁,华帮帮主霍强的独子,当初进圣翰的时候,就是通过华帮的势力,整个圣翰无人不知,对于这个人,他从未有过什么想法,可是今天晚上,他觉得他不喜欢霍青柳这个人,或者说是不喜欢他对郁海贝的那种感觉。

  他和郁海贝之间似乎有种无法言语的亲近,虽然郁海贝没有给他好脸色看,当时对他的依赖和信任却是显而易见的,这种流转在他们之间的特有情愫,让他有些羡慕,也有些……嫉妒。

  嫉妒?想到这两个字,他不由的拧起了双眉……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