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穿越民国:上海旧梦

第十三章

穿越民国:上海旧梦 吾心 2133 2009-08-30 16:58:46

    林羿萱睁开眼睛,呆愣了好一会才反应过来自己身处的地方。

  深深的吸了口气,她缓缓的坐起来,看着身侧依然嘟着小嘴熟睡的希望,轻轻的笑了笑。

  昨天晚上那个男人离开之后,她就来到了他说的那个旅馆,要了间小房间,一块大洋也没有用完,想起那个男人,她微微愣了一下,他应该算个好人吧,不但救了落难的她,还给了素为平生的她两个大洋,这样的男人,她还是第一次碰到,有机会一定好好谢谢他。

  披上衣服,她下了床,走到窗边拉开窗帘,看着外面稀疏的人群,每个人脚步匆匆,似乎都在赶着什么,没想到这时候的上海人生活的就已经这么忙碌了。

  她回头看了看希望,盘算着下一步该怎么办,王大成已经搬离那个地方了,该去哪里找他呢?

  轻蹙双眉,她想起王大成在信中曾说过,他现在在一家郑记煤场工作,或许她可以去那里看看,说不定能找到他呢,一旦……真的无法找到他,那么她也该为她和希望的未来打算打算了。

  打定主意,她就迅速的收拾了一下,待希望醒来之后,她吃了些饼干,然后又泡了些牛奶,喂完希望并且为她换好尿片以后,她抱着她就出门了。

  睡了这么长时间,希望似乎睡饱了,醒来之后一双大眼睛眨个不停,看到林羿萱之后,就会咧开嘴笑着,还不停的叫着“妈……妈”

  已经早上九点多了,路上的人也多了起来,林羿萱重新拢了拢希望的包裹的被褥,低头在她脸上亲了一下。

  “希望,我们去找舅舅哟。”

  希望兴奋的拍着手,嘴里不停的吐着泡泡:“妈……妈……”

  林羿萱轻轻的应了一声,接着就朝左边走去,刚才出门之前,她已经问好了旅店老板,知道了郑记煤场的地址,走过去大概需要一个多小时的时间。

  她一边和希望嬉闹着,一边不疾不徐的走着,不知不觉间已经走了一半的路程。

  突然,一种强烈的被注视感让她停住了步子,她站在那里四处看了看,没有发现什么可疑的人啊,迟疑了一下,她接着向前走去,可是那种被盯着的感觉一直存在,她又停下了几次,但是都没有看到有什么奇怪的人。

  轻吐口气,她抿了抿双唇,没敢多加耽搁,加快了脚上的步子,直到转过一个拐角,那种感觉才消失。

  待这种感觉消失以后,她才松了口气,靠着墙上休息了一会,看到身后没有特殊的人之后,她才迈开脚步离开,心里冒出一阵好笑,她在上海又不认识几个人,怎么会被人盯梢呢。

  刚走了几步,当她看到前面一个刚从药铺里走出的人时,愣了一下,是那个女人,那个在火车站偷了她钱的女人,稍稍迟疑了一下,眼前的窘况让她无法考虑太多,深吸口气,她连忙追了上去。

  女人的步子也挺快,幸亏这条路上的人不是很多,否则的话还真的会跟丢。

  林羿萱一边小心的躲开行人,一边紧紧的盯着那个女人,脚下的步子也逐渐的加快,走到一个巷道口,女人拐了进去,林羿萱想也没想也跟了进去。

  女人低着头一直往里走着,她似乎心事重重,没有留意到身后急急追上来的脚步声,走到一户低矮的房子面前,她停下脚步,推开门就想进去,眼角的余光瞟到了追上来的林羿萱。

  她一愣,神色有些慌乱,连忙抬脚走了进去,伸手就想把门关上,林羿萱急忙伸脚把门挡住,冷冷的看着女人。

  “把钱还给我!”

  看着她冰冷的神色,女人脸的慌乱慢慢退去了,重新挂上了一副懒散嘲弄的表情,她摆弄着自己的手指,不明所以的问道:“小姐,你在说什么,我听不懂耶!”

  此时林羿萱才看到她手上提着几包药,她轻轻咬着下唇,缓缓抬起头看着女人:“你难道……不该为家中的病人积点德吗?”

  话音刚落,女人的脸色一变,眼睛瞪得大大的,狠狠的盯着林羿萱,她咬着牙胸膛剧烈起伏着,她伸手用力推了一下林羿萱,使她重重的撞在身后的墙上。

  “你在说什么啊?是你说要谢我的,既然是谢我,我拿了钱有什么不对啊?红口白牙的说个谢字有个屁用啊?我没有积德?那你有没有留口德啊?”

  “我……”林羿萱刚想说什么,就听到房间里面传来一阵叮铃咣当的声音,女人呆了一下,脸色瞬间变得苍白,没再理会她,转身冲了进去。

  看着空无一人的房门,林羿萱站直了身子,转身就想离开,她知道自己刚才的话有些过分了,虽然她没有任何恶意,但是听到病患的家属耳朵里,那句话应该是非常刺耳的,想要回那些钱的话,她现在反而心虚极了。

  “小墨,小墨……”还没等她迈开脚步,就听到房间里面传来那个女人急切的呼声,甚至还有隐隐的哭意。

  犹豫了一下,她抱着希望走了进去,那个女人的声音让她无法泰然的走开。

  房间里有些昏暗,她轻轻的走进去,听到声音从里面的房间传过来,连忙走了过去,掀开门帘以后,她看到一个年轻的男子,坐在地上,脸色发紫,头上布满了汗珠,困难的呼吸着,是哮喘!

  女人在一旁的桌子慌忙的找着什么,看看手中的东西,然后又扔掉。

  见状,林羿萱连忙把希望放到一旁的床上,然后朝男子走去。

  她蹲下身子,用一只手扶住男子,另外一只手在他的合谷、内管、凤池、天突、膻中等穴位上揉压,她的表姐从小就有哮喘,上大学之后就住到了她家,为了防止表姐有什么突发的状况,她就学会了一些紧急处理方法。

  “你干什么?”女人看到她的动作,连忙走过去就想推开她。

  察觉到她的意图,林羿萱连忙说:“我在帮他。”

  接着她柔声的对男子说道:“坚持住,你一定要坚持住,跟着我做,用鼻子慢慢吸气,慢慢吸,然后用口慢慢呼气,慢慢呼,”看着男子照着她的话做,脸上浮出了淡淡的笑容,“对,接着慢慢呼气,慢慢吸气……”

  她一边说,手指也在不停的揉压,片刻过去之后,男子的症状有所缓解,脸色也慢慢退去了紫红色……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