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吾念初鑫,深情总裁绝情毒爱

第一百三十八章 老宅泄密

    年初一,沙暖暖早早地起了床,恭恭敬敬地到胡振生跟前拜年请安。虽然还不是胡振生的儿媳,可该有的礼数,她是一点也不会含糊的。

  胡振生封了个大红包给她,还在为昨天的事情懊恼着。相比之下,吴鑫这个义子,反倒没有沙暖暖这个外人来得懂事了。

  沙暖暖劝慰道:“鑫还年轻,玩心重,有些逆反在所难免,只要不越了界,清楚知道谁是以后牵手相伴的人就好。义父放心,暖暖是个识大体的人,绝不会为了这些小事,和鑫闹矛盾的。”一句话,显出了未来儿媳的温顺乖巧,也更加坚固了她在胡振生心中的地位。

  “你放心,吴鑫那个小子,我绝不会让他辜负你的!”胡振生给沙暖暖吃了颗定心丸。

  吴鑫将近中午了才过来。昨晚上一夜奋战,和念念折腾到天光大亮才沉沉睡去,要不是赶着来拜年,还能再多睡会儿呢!

  知道沙云逸父女在这儿,大过年的也不想给念念添堵,索性留她在兰园休息,自己一个人来拜年。

  胡振生自然是抓住一切机会,使出浑身解数,不遗余力地要撮合吴鑫和沙暖暖。本来吴鑫稍坐一会儿就想回兰园的,却被胡振生拦了下来,非要他带沙暖暖去祥云寺烧香祈福。

  祥云寺可是省城第一大寺,香火旺盛得很,过年烧头香祈福的都快挤破头了。胡振生从来不信鬼神之说的,也不知是着了什么道,非要吴鑫领着庄暖暖往人堆里挤。吴鑫推脱不过,只得悻悻地答应。

  一路沉默,好不容易快到祥云寺,却被长长的车队堵住了去路,都是来烧香的,停车场车满为患,都停在路边排起了长队。

  吴鑫本就没有凑热闹的心思,索性方向盘一打,“车停不进去,我送你回去吧。”

  沙暖暖喜怒不形于色,只是淡淡地说了一句:“现在回去,只怕胡帮主又要不高兴了吧!”

  吴鑫最讨厌别人假借胡振生之名来压他,没好气地撂下一句,“大过年的,非要找不痛快吗?”

  沙暖暖不怒反笑,“都说海联的少帮主孝顺得很,看来言过其实。算了,你把我在这儿放下,我逛一圈自己回去。”

  换作别的男人,再不济也会绅士地当一回护花使者,把沙暖暖送回庄园,可吴鑫连装都懒得装了,她有心下车,自己也省得麻烦。

  车开出去不过百米,看着路边紧闭的商铺大门,吴鑫心头一动。今天是年初一,就连百货商场都闭门谢客,沙暖暖能去哪儿逛?

  鬼使神差地,他方向盘一打,掉头寻找沙暖暖的身影。

  这个女人似乎酷爱黑色,几次见面,都是一袭黑衣,跟传说里的黑寡妇似的,在人流稀少的大街上分外扎眼。

  吴鑫把车靠边停下,三步并作两步跟上了她。

  沙暖暖沿街走了一阵,就拐进了一条小巷,好像对省城的地形熟得很。

  吴鑫不敢跟得太近,脚步放得很轻,在后面远远地瞧着。论盯梢,虽然他是一把好手,可义勇也是做调查公司起家的,沙暖暖虽然是女流之辈,保不齐得了沙云逸的真传,可不容小觑。

  沙暖暖在一排砖瓦房的院落前停下了脚步,掏出钥匙开门迈了进去,又左顾右盼,确认没有尾巴才小心翼翼合上了门。

  这宅子看着有年头了,只有一层,里面的情况不得而知。

  吴鑫把门牌号发给庄臣,让他赶紧去查,又围着宅子绕了一圈,确定只有这一个门进出,便找了个角落猫着观察起来。

  等了约莫刻把钟的样子,不见沙暖暖出来,倒又来了一个身材娇小,二十岁上下的女孩子。

  女孩子左右张望着,一脸警惕的样子,让吴鑫心生疑窦。这个沙暖暖,究竟在搞什么鬼?

  又过了半个多小时,沙暖暖才从里面出来,步履轻盈,脚步生风,一副洋洋得意的样子。

  这回,她倒是没有压马路,而是老老实实打车回了庄园。

  一种莫名的激动从胸中涌起,吴鑫隐隐觉得,离真相不远了。

  庄臣那边很快就查明了宅子的情况,还弄来了平面结构图。

  这座宅子共有五间房,呈扇形分布,没有地下室。宅子的主人本是个老太太,前年因病去世后,子女就把宅子出租了,现在的租客是个年轻女孩子,二十多岁的样子,很豪气地租下了整套房,做什么就不得而知了。

  入了夜,等念念熟睡了,吴鑫悄悄爬了起来,叫上庄臣,一起到了神秘的老宅。

  他们穿着轻便的运动装,一下就翻上了墙。

  带着红外线眼镜,拿铁丝轻轻一搅,门开了,庄臣蹑手蹑脚进了中间的正屋。

  正屋里只是些桌椅家具,好像会议室的样子。

  吴鑫又打开了正屋左手边的房间,这是卧室,里面上下铺睡着六个人,全然没有察觉外人的入侵。

  小心地合上房门,庄臣在正屋右手边的房间里有了惊人发现。

  这里好像工作室,厚厚的文件夹里全是念念的照片,正是简莺被“绑架”那天开始拍的,一直追踪到兰园。估摸着要不是安保措施做得滴水不漏,念念又该被逮个正着了。

  在壁橱里,除了专业的跟踪设备,还发现了许多枪支弹药,俨然一个小型的军火库,这个沙暖暖,还真舍得下血本。

  吴鑫想打开桌上的电脑查看里面的资料,无奈电脑加了密,一时半会儿解不开,只能作罢。不过事已至此,不用想,也知道里面会是什么内容了。

  一个晚上,吴鑫和庄臣收获颇丰,更加印证了吴鑫之前的猜测,针对念念的幕后黑手,就是义勇的沙暖暖!

  吴鑫回到兰园的时候,念念还在沉沉地睡着。

  搓热了手,吴鑫环上了念念的腰。怀里的小人儿心有灵犀似的,主动往跟前靠了靠。

  在饱满光洁的额头上落下轻轻一吻,吴鑫默念道:“我会尽全力保护好你,今生,除了死亡,再没人能把我们分开!”

  原以为过年能落个清净,可胡振生显然不愿意放吴鑫和念念你侬我侬,每天都安排好了节目,吩咐他陪着沙暖暖。

  沙暖暖还是一副贤良淑德的样子,可知道了她的真面目,更让吴鑫心里无比厌恶,每次能逃则逃,实在推脱不过,就草草地敷衍了事。这样的毒妇,真心不想和她扯上半点关系。

  还好沙暖暖也有自知之明,没有过分纠缠,过了初五,就识趣地和沙云逸告辞离开了。吴鑫卸下了防备,终于松了一口气,可胡振生拿出了一纸合约,倒让他跟受了惊的刺猬似的,又竖起了浑身的硬刺。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