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吾念初鑫,深情总裁绝情毒爱

第四章 化险为夷

    咬了咬唇,心里挣扎了许久,念念还是没有勇气伸手摘下面具。  

  他是认出自己了吗?如果他认出了自己,定会觉得是莫大的讽刺吧!  

  想起当初离开时他绝望的眼神,念念知道,他定是恨毒了自己的。  

  一旁的莺姐嗅出了空气中渐渐升腾的火药味,笑着过来打圆场,“念念该上台了,一会儿再过来给各位敬酒赔不是。”她也顾不得许多了,拉着念念就要走。  

  “等等,这就是你们酒吧的待客之道吗?”凛冽的男声重又响起,这次,比上次声调高了些,依旧不疾不徐,只是透着刺骨的寒。  

  樊少也觉察到了贵客的不悦,热脸贴上了冷屁股,慌忙笑着赔不是,“鑫哥,我们运城这小地方比不得省城,人见识浅,没规矩,您别放在心上。”  

  一句话让念念心头一惊。樊少可是出了名的地头蛇,平日里蛮横霸道惯了,几时见他这样卑躬屈膝,低声下气地对别人?  

  省城?樊少提到省城,难道吴鑫常年待在省城?他几时去了省城,又为什么要回来?一连串的疑问在念念脑海里浮现。  

  不等她捋清思路,失了耐心的樊少一把把她拽了回来,“念念,还不赶紧摘了面具,向鑫哥赔不是!”他粗鲁地拽着念念的胳膊,粗粝的大手一用劲,掐得念念骨头都快断了。不用看也知道,胳膊上定是青紫了,一阵生疼。  

  “嘶……”念念强忍着疼痛,还是倒吸了一口冷气。  

  沙发上正襟危坐的男人面无表情的脸上总算起了一丝波澜。  

  他微微蹙了蹙眉,盯着樊少拽着念念的大手,眼底掠过一丝不悦。  

  他的嘴唇抿成了一条直线,下颌绷得紧紧的,眸子缩了缩,射出的目光成了犀利的匕首,分分钟想把白胖的男人千刀万剐。  

  只可惜樊少光顾着向念念施压,并未觉察到吴鑫的异样。  

  攥了攥拳头,吴鑫一咬牙,藏了细微的表情,重又摆出了扑克脸。  

  念念咬着嘴唇,两手紧紧地攥着,手心直冒冷汗。看样子,今天是在劫难逃了。  

  莺姐不知道念念和吴鑫究竟有什么过节,但看她一反常态,便猜出她有意闪躲。只是眼下,这位鑫哥紧揪着她不放,看样子不达目的誓不罢休。莺姐心里虽急,一时也没了主意,又不能硬杠,只得菩萨、上帝的默默祈祷了个遍,希望念念能躲过一劫。  

  不知是莺姐的诚心祷告感天动地,被神明感应,还是念念人缘太好修来的福分,卡座这边晃过来一道欣长的身影,瘦高的男人优雅地端着酒杯,径直走向了油光满面的白猪,“樊少,过生日这么大的排场都不请我,太不够意思了吧!”  

  他的声音不高,却抑扬顿挫,充满力量,还带着略微的愠怒。樊少一见,霎时变了脸,“秦公子,这是哪儿的话,小场面,又是小事一桩,哪敢惊动秦公子大驾呢!”说罢他端起桌上的酒杯,略显慌张地要过来赔不是,“秦公子赏脸光临,樊某不胜荣幸,先自罚一杯,有不到之处,还请秦公子多多包涵!”  

  他的诚心诚意似乎并没有触动来人,秦公子压根没搭理他,转而看向念念翩然一笑,耷拉的唇角霎时飞扬了起来,眸子里的柔情毫不遮掩倾泻了出来,“念念,原来你在这儿呢,我说怎么没找到你。大家都等着听你唱歌呢,赶紧登台吧!”  

  一句话解了念念的燃眉之急。  

  “谢谢秦少提醒,我这就去!”念念慌忙点头致谢,毫不犹豫冲出了卡座,捂着胸口狂跳不止的小心脏长长出了一口气。  

  刚才真险啊,命悬一线了都,要是真拿下面具……念念不敢想,回头看了一眼卡座,猛然觉察到了两道尖锐的目光,吓得她慌忙回头。  

  她缩了缩脑袋,紧了下衣领,深呼吸定了定焦躁不安的心,迈着略微沉重的步伐走上了舞台。  

小黑痴人说梦

关于初恋,想说的很多,会一一在故事里慢慢讲述,希望能唤起大家青涩的美好。亲们请继续支持小黑,收藏、推荐、评论都别手软哈,戳戳戳,小黑最爱热情的亲们,么么哒!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