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总裁,我们只谈情不说爱

第十四章 你跳进四大洋也洗不清

总裁,我们只谈情不说爱 禾若白 3234 2016-07-15 15:30:11

    苏念尘看着众人复杂的眼神,“蒋总,你这样让人很不好意思。”蒋皓苍垂下眼眸,“让这里的男人窥视你的后背,就好意思了吗?”  

  苏念尘想起刚刚他说自己是他女朋友,感觉自己今晚被他拉来冒充女友,虽然差点被划伤后背,但好在有那八万八的红包,倒也不虚此行。  

  走出宴会厅,进入花园,苏念尘见四下无人,便道,“现在没人看见,你还是放我下来吧!”  

  蒋皓苍放下她,却把自己外套脱下来,给她披上,“让小刘送你。”  

  苏念尘点点头,转身欲走,又被蒋皓苍拉在怀里,“你很美。”说完,他便吻上她的唇。苏念尘本能地推了一下,根本推不开,又一想,看在八万八的面子上,就让他亲吧。  

  可是,蒋皓苍显然并不是只想这么简单,他的舌头在她的唇齿间进退自如,搅得苏念尘心神恍惚,不由地伸出双臂,搂着他的脖子来回应他的吻。  

  这一幕恰好被随后出来的范妮蒋皓月范家畅看在眼里,范妮流着眼泪转身就走,蒋皓月和范家畅也来不及能观摩,追范妮去了。  

  而沉浸其中的蒋皓苍苏念尘二人并未觉察到身后的一切,直到两人有些窒息才松开。蒋皓苍理理她的头发,“在家里等我。”  

  “不!”苏念尘很清楚明天的事情,如果一切顺利,她是断然不能再和蒋皓苍有任何瓜葛了。  

  蒋皓苍眼神一顿,不悦,正在这时,旁边传来慵懒的男声,“大哥,要给发喜糖哦!”  

  两人扭过头,却见蒋皓天正坐在树下的木椅上,翘着二郎腿,胳膊肘很随意地搭在椅背上。  

  苏念尘暗暗红了脸,这么说,刚刚两人接吻,他也看到了?这是什么世道?先是被蒋皓苍莫名其妙地拉来露脸,接着被那个女人露背,现在就连黑灯瞎火的树下的吻也泄露了。  

  那个女人跟她素不相识,对她下手,绝对是妒忌,蒋皓苍这个弟弟,绝对和他不一条心,至于自己,八成是蒋皓苍拉来糊弄他爷爷的。  

  豪门恩怨,真不是一般的复杂。  

  蒋皓天站起来,走到二人面前,伸出手,“很荣幸认识你,蒋皓天。”  

  苏念尘轻轻一握,“苏念尘。”  

  蒋皓天并未松手,轻声笑道,“念尘?这名字很有韵味。其实,我觉得——,”蒋皓苍皱着眉头,看到皓天的手并没有松开的意思,伸出手指在蒋皓天的手臂上轻轻一弹,“为什么不进去招待客人?里面有很多明星。”  

  蒋皓天心领神会,松开手,笑道,“家族里的事有大哥就好了!况且,我们亲兄弟,在审美上也是一样的,”他顿了一下,看着苏念尘,话却是说给大哥听的,“喜欢苏小姐这样的。”  

  蒋皓苍直接怒了,他一双俊眸盯着弟弟,“不用开这种玩笑。”  

  蒋皓天忙笑着道歉,“大哥,不要生气。”他附在大哥耳边,轻声说,“看好你的女人。”然后,冲苏念尘摆摆手,“那么,我不打扰二位了!”  

  他的那句话,让蒋皓苍没由来地很烦躁,“算了!我陪你一起回去换衣服,然后再来。”  

  苏念尘虽然第一次参加名流聚会,但是,她果断认定,这种充斥着虚假奉承和各种勾心斗角的场合,绝壁不是她的菜。  

  “能不能不来?”  

  “不能。”  

  “那么,”苏念尘虽然觉得很不好意思,但是她实在做不到言不由衷,“那么,还有红包吗?”  

  蒋皓苍犹豫了一下,还是如实相告,“没有。”  

  苏念嘻嘻一笑,“那么蒋总,今晚很愉快,你去招呼别的客人。你的西装一会儿让小刘送回来。”  

  蒋皓苍突然就阴着脸,连语调也冷得让人直打颤,“红包呢?”  

  苏念尘一愣,这是几个意思?  

  蒋皓苍伸出手来,“红包。”  

  苏念尘从包包里掏出来,拍在他手里,白了他一眼,真特么抠门!送出去的红包竟然尼玛要回去了!  

  蒋皓苍抽出几张,“你今晚的酬劳。”  

  滚你丫的酬劳!麻蛋!睡了大爷,又来侮辱我的人格!你们有钱人都这么卑鄙下流么?  

  苏念尘转身便走,她回蒋皓苍家里,换了衣服,把手里的LV放下,换上自己的包,又把钥匙放在茶几上,这才把门带上,下楼来,把衣服给小刘,便打了车回家。  

  次日一早,苏念尘并没有去公司,一直睡到九点,便有蒋皓苍的电话打来吵醒了她,“你在哪里?”  

  “为什么还不来上班?”  

  “为什么要迟到?”  

  苏念尘脑子里总是想着,自己出卖了他,以后断然无法面对他了,不然非得让碎尸万段不可。说不上害怕,就是有种隐隐的失落,她什么也没说,便直接压了电话。然后,她把蒋皓苍拉入黑名单。  

  她却是再无睡意,当下起床,约了郭小北喝咖啡。  

  在医院附近的咖啡馆,郭小北一脸嫌弃,“大早晨的,空腹喝。”  

  苏念尘幽幽地说,“配方弄到了。”  

  郭小北一脸欣喜,拍拍手掌,“太好了!阿姨有救了!那你联系你爸了吗?”苏念尘心烦意乱,把昨晚的情形大概说了一遍。  

  郭小北听完,沉默半晌,“那你为什么不联系你爸爸呢?”  

  苏念尘看了一眼窗外,又看着郭小北,语气有些生硬,“别你爸长你爸短,我没有爸!”  

  郭小北暗想,这货什么态度!明明应该喜大奔普好么?  

  她委屈地问,“那我总不能直呼其名吧?”  

  “叫姓苏的就好。”  

  “那你也姓苏,我会以为是在叫你。”  

  苏念尘……  

  郭小北看苏念尘的反应,有些疑惑,这货不是动了心吧?去敌人身边窃取机密,却对敌人动了心。这种桥段未免太俗太烂了吧?她阴恻恻地问,“你怎么想?”苏念尘故作轻松地笑,“没怎么想啊!总算是如愿以偿了!”  

  郭小北盯着苏念尘的眼睛,“是吗吗吗?”  

  苏念尘被她探究的眼神看得心里发毛,“就是有点可惜,那八万八被蒋皓苍要走了!”  

  郭小北耻笑一声,“你知足吧啊!不但骗了人家钱,还骗了人家色!你还想怎样!”  

  苏念尘把咖啡咽下,“我骗他色,是他——,”她看到郭小北阴险地笑,马上反应过来,她一直在试探她和蒋皓苍的关系到底是什么,自己这一说,不是不打自招又是什么?她又拿起勺子,佯装低头喝咖啡。  

  郭小北知道再问,她也不会承认,便适可而止,“不管怎么样,你问问那个姓苏的,什么时候给这个姓苏的打钱?”  

  苏念尘理亏,也不计较郭小北的言语不当,当下她给苏南川打电话。  

  苏南川显然比她更着急,只一声,便迫不及待地接起电话,一点苏总的稳健都没有,“念尘。”  

  苏念尘没想到他这么快接起来,愣了一下,才说,“钱呢?”  

  “好了。怎么交付?”  

  苏念尘道,“我在咖啡馆,你现在过来吧。”  

  郭小北站起来,“那我先撤,不影响你们父女重逢。”  

  苏念尘按下她的肩膀,“别走。我有些紧张,从来没有做过这么肮脏的交易。”  

  郭小北感觉接下来的情景会很神秘,把四周仔细看过,“没有监控。”  

  苏念尘笑,“你以为是黑帮接头啊!”  

  郭小北点头,“差不多。你我都是学生物的,很清楚这样一个配方,对两家公司意味着什么。所以,你不安,其实是在犹豫不决吧?”  

  你特么看破,非要说破吗?难道我有选择权吗?若是有可能,别说是配方,就是一块钱,我都不愿意欠别人的。  

  苏念尘轻叹了口气,“有一点。你觉得五十万是不是便宜了苏南川?”  

  郭小北打了个响指,“此言极是。不如我们再加个价。反正事到如今,你在蒋皓苍那里的罪孽怎么都洗不掉,不如狠一点,也别让那个姓苏的太得意了。”  

  尼玛!郭小北你出什么鬼主意。如果只以为妈妈筹措手术费用,她还有理由自我安慰,若是再多要,她就是掉在黄河水里也洗不清了。  

  她摇摇头,“不!那样,我就是有嘴也说不清了!”  

  郭小北伸出手臂推了一下她的脑门,“想开点吧!你现在在蒋皓苍那里,别说黄河,就是跳太平洋北冰洋,四大洋挨个跳,都洗不清。”  

  苏念尘心里奔腾起十万个滚滚波涛,你这是在安慰我呢?还是打击我呢?  

  苏南川独自一人来,一眼便看到了苏念尘,便过来,笑逐颜开,“念尘!没想到你这么快就成功了!不愧是我的女儿!”  

  郭小北暗自想,这怎么又成了女儿呢?  

  苏念尘没理会,“苏先生,我要的东西呢?”  

  苏南川叫来服务员,点了杯卡布其诺,笑着打量着苏念尘,“女儿啊!我刚刚问过了,近期有个专家要来H市,不如——,”苏念尘打断他,“不劳苏先生费心。我要的东西呢?”  

  苏南川伸手想握苏念尘的手,苏念尘向后一缩,苏南川尴尬地笑笑,扶扶眼睛框,“念尘,别苏先生长苏先生短,你也该叫一声爸了!等你妈妈手术出院后,我重新给你们母女买套房子。还有,我们先去看看你妈妈怎么样?”  

  郭小北端详这情形,是交易变认亲的节奏吗?  

  苏念尘并不知道苏南川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但是毫不犹豫地拒绝了他,“不用。我妈妈以为你死了。你突然出现,会吓着她的。”  

  苏南川只好拿出支票和进账单,推到苏念尘面前,苏念尘核对无误,把自己拍的那张配方单发给苏南川,苏南川点头认可,苏念尘没有给他进一步套近乎的机会,直接走人。

禾若白

亲,亲亲们,么么哒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