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总裁,我们只谈情不说爱

第十章 荷尔蒙散发出来的味道

总裁,我们只谈情不说爱 禾若白 3324 2016-07-11 15:35:03

    蒋皓苍扔给苏念尘一串钥匙,扔给她一张银行卡,“缺什么买什么!没事儿多干活儿,多运动。那样,”他的嘴角勾起一抹笑,“你可能会聪明一点。”  

  苏念尘不计较他的嘲讽,拿起那张卡,拼命压制着自己的激动,“这卡,可以随便刷吗?”  

  蒋皓苍眼神一晃,点点头,便出去了。  

  苏念尘感觉绝处逢生,管他日后会怎么样呢!只要眼下把妈妈的手术费解决了,其他的她慢慢再说。  

  她当下跑到洗手间,想化化妆出去,先刷一下卡,让小姨安排专家诊治。可是,镜子里的那张脸,原来洁白无暇的脸,青的青,紫的紫,白的白,像是京剧演员的脸。难怪,蒋皓苍说她丢脸,难怪,郭小北说不能去妈妈那里!  

  卧槽!这个男人太特么不是人了!怎么能打女人的脸呢?靠!打女人的男人都不是好流氓!  

  苏念尘灰溜溜地返回客厅,倒在沙发上,看着客厅那盏宫廷灯发呆。  

  说什么有钱人的脸不能打!女人的脸就可以打的吗?虽然,她这张脸,八成是被白打了!  

  郭小北返回店里,满脑子都是蒋皓苍抱着苏念尘的身影,心里惊讶一会儿,气愤一会儿,高兴一会儿,整个上午浑浑噩噩,不知道到底是气还是高兴。  

  所幸,店里没什么人。郭小北想给苏念尘打电话,又一想,苏念尘被光着脚抱出去,这画面那么活色生香,让人想入非非,这个时候打过去,万一,人家正在啪啪啪,那生米不就做不成熟饭了吗?  

  郭小北想来想去,还是算了,去看看阿姨吧!好给苏念尘足够的机会,弄到那个配方。她从楼下买好饭,就给小姨打电话,“小姨,我中午到医院,您就不必帮苏妈妈准备午饭了。”  

  郭小北到医院,苏妈妈把饭吃了,为了压制自己给苏念尘打电话的冲动,就同苏妈妈聊天。苏妈妈自然比较关心,为什么是郭小北一个人来?  

  郭小北笑道,“阿姨!念尘今天凌晨去上海出差了,这几天我来陪您。”  

  苏妈妈点点头,“年轻人,忙事业是应该的。就是我,拖累你们了。”  

  郭小北呵呵一笑,“哪里话啊!要不是她走得急,我指定让苏念尘亲自来跟您请假。”  

  话音刚落,苏妈妈的手机响了。郭小北很清楚地听到苏念尘在电话里说,“妈,我要去北京出差,现在机场,这几天郭小北帮我陪您。”  

  苏妈妈笑吟吟地安顿好苏念尘,便看着郭小北,“念尘到底怎么了?”  

  郭小北的心里涌现出十万个卧槽!  

  苏念尘,你出差就出差,你有必要交待时间地点吗?你丫这是请假还是写小说啊?你那脑子都喂狗了么?就不想着,跟我事先沟通一下下吗?一个北京,一个上海,这误差可不是一点点的大啊!  

  郭小北拍拍脑门,拉着苏妈妈的手,很羞涩地说,“阿姨,对不起哦!刚刚男朋友跟我求婚,我高兴过头了!昏头昏脑的,你看,我那个男朋友他是上海人,我,我……”郭小北低着头,咬着嘴唇。  

  苏妈妈见状,宽容地一笑,“那恭喜你啊!小北,那样,念尘可以当你的伴娘了!你可得给念尘也物色一个老实的!”  

  郭小北笑着点点头。  

  当我伴娘?苏念尘,你丫这会儿都被蒋皓苍拿下了,凭什么当我伴娘?老实的?蒋总可是一点都不老实。  

  郭小北又想起蒋皓苍抱起苏念尘的情景,并且依照通常的故事脉络,自动脑补接下来的画面……  

  蒋皓苍中午回来,苏念尘倚着沙发上睡着了。他换好拖鞋,把钥匙以及手里的袋子随手放在柜子上,手里只提着便当盒,走到苏念尘眼前,用脚踢踢她的小腿。  

  苏念尘睡得正香,猛不防有人碰她,昨晚噩梦一般的经历仍然历历在目,本能地踢出一脚,然后睁开眼睛。只见,蒋皓苍捂着小腿蹲在地上。  

  苏念尘一下清醒过来,看看四周,并不是那条昏暗的巷道,眼睛也不是那张面貌狰狞的脸。反倒是蒋皓苍一张俊美的几乎没有任何瑕疵的脸,不解地看着她。  

  她有些恐慌,连忙伸出两只光脚丫子,去找拖鞋,不想蒋皓苍一把抓住她的脚,用劲一捏,面露凶光,“你这脚踢得有些狠。”  

  苏念尘自知理亏,只好小声说,“对不起,蒋总,我不知道是你。”  

  蒋皓苍把她的脚用力向外一扳,“如果知道是我,你是不是打算一脚踹死我!”  

  苏念尘的脚本来受了些伤,哪经得起这么用力?她“嗞”地吸了一声,疼得直想爆粗口,但是,忍了又忍,她说,“我梦到昨晚被人追赶。”  

  蒋皓苍手神色一动,放开她,“没吃午饭吧?过来吃吧。”  

  麻蛋!一会儿打,一会儿吃,你特么是精神分裂吧?  

  苏念尘穿好拖鞋,跟着蒋皓苍走到餐厅。她坐在椅子上,看着蒋皓苍休闲的白衬衫,袖子挽到小臂上,露出结实而性感的小臂。  

  性感……怎么会想到这个词呢?苏念尘感到自己脸不自觉红了一下,庆幸自己的脸目前是五颜六色,看不出来。  

  蒋皓苍拿出一双筷子,放在苏念尘面前,自己坐在对面,看着苏念尘吃。  

  苏念尘知道她在看自己,吃得小心谨慎,以免随时随地被他嘲讽。吃了一会儿,苏念尘总是觉得不自在,一个人坐在那时里一动不动看你吃饭,确实很考验人的心理素质。  

  “……”你特么的让不让人愉快地吃饭了?怎么吃个饭都需要强大的内心?看来,做一名合格的,能经得起考验的吃货也很难。再说,你丫不用上班吗吗、吗?  

  蒋皓苍看到苏念尘放下筷子,便起身,走到门口玄关的柜子,拎过几个手提袋,递给苏念尘。  

  苏念尘不明就里,愣愣地看着他。  

  蒋皓苍先是眉头一皱着,接着勾了勾嘴唇,“省得你把我的卡刷完。”  

  苏念尘迟疑地接过来一看,袋子里有日用品,有换洗的随身衣物。当然,还有两身衣服。  

  苏念尘在心里哀嚎一声,这欠钱的节奏根本停不下来啊啊啊!  

  “蒋总,我不需要,谢谢你的好意。”  

  蒋皓苍冷笑一声,“退不了。不管你穿不穿,都算你头上。”说完,他拿起钥匙,走了。  

  苏念尘愣了一会儿,尼玛!凭什么算我头上?我让你买了吗?可是,他是她的老板,他就是把火烧圆明园的账算在她头上,她都不敢放个响屁!  

  苏念尘正忙着试衣服时,郭小北的电话还是打来了,“你们干嘛呢?”  

  你们!郭小北,你的老师怎么没把你送去让警察叔叔教育一下呢?  

  苏念尘直接无视她这种误导性提问,“你来吧!我有事需要你来!”  

  郭小北忙问,“你们干完了?”  

  苏念尘,“……”  

  五十六个民族,五十六种语言都不能形容郭小北污浊的人生观。  

  郭小北开着她的popo,很快便找过来,一进屋,便给苏念尘一个大大的拥抱,“念尘,你住进豪宅了!”然后,她满屋子乱窜,一边看,一边闻。苏念尘问,“你闻什么?”  

  “这屋里有异味儿!”  

  苏念尘一愣,“什么味儿!”  

  “荷尔蒙散发出来的味道。”  

  “……”苏念尘把卡递给郭小北,“这是蒋皓苍给我的,你去刷一下。”  

  郭小北惊讶得不要不要的,“银行卡都给你了?你是要当豪门大少奶奶了吗?我嫉妒,很嫉妒很嫉妒。”说完,她扑过来“抱抱!宝宝不开心。”  

  苏念尘一闪,没理会她的胡闹,“你去看一下,密码是六个1。”  

  郭小北这才接过卡,“如果这里面的钱能弄出来,你就不用管那个配方了!”  

  郭小北走后半个小时,又跑回来了,把卡扔给苏念尘,上气不接下气,“空欢喜!里面只有二百五十元,意思是你就是个二百五。苏念尘,你可真的很二,都住到蒋皓苍家里了,也没捞着什么好处。”  

  苏念尘心哇哇的凉,无力地坐在沙发上。  

  郭小北一眼看到了苏念尘旁边的衣服。她走过去,拎起一件胸罩,上下左右好一通打量,“蒋总买的?”  

  苏念尘知道郭小北绝壁没好话,“不是,我自己买的。”  

  郭小北眼神落在衣服标签上,“你能买得起吗?”  

  苏念尘……  

  “他怎么知道你穿衣服尺寸?”  

  “你们到底有没有啪啪啪?”  

  “你为什么不敲诈他五十万?”  

  ……  

  苏念尘闲着没事,只在内心里祈求各路大神保佑,能顺利拿到那个配方。每个大神都拜过之后,蒋皓苍来电,“没事儿干,打扫一下卫生!”  

  光秃秃地只有这一句。苏念尘有一点怀疑,这货是不是吃错药了?打扫卫生这种事情,交给保洁员就好,提高一些低层人民的收入,也算一件好人好事吧?  

  而此时的蒋皓苍,文件看不下去,各种烦躁,便想起苏念尘来。想必,她不会安静地呆在家里,肯定在刷朋友圈。  

  蒋皓苍对微信不怎么感冒,尤其,许源喊着要扫苏念尘二维码,他越发对这种东西心存排斥。他就有心让她忙起来。  

  之后,许源来,聊了一会儿公事。他便小心翼翼地问蒋皓苍,“苏小姐,还好吧?”  

  蒋皓苍有些不悦,“你想问什么?”  

  许源对苏念尘有好感不假,但自打发现蒋皓苍这货对苏念尘不一般之后,他就不敢在他面前流露关心之意了。  

  他连忙摇头,“没事儿,就是随口一问。你不方便说,那我就不问。”  

  蒋皓苍眉毛一挑,“她现在在很好,在我家里。”  

  许源一听,很阴险地一笑,“说细节,你们俩已经深入了解过了吗?”  

  蒋皓苍抬腕看了一下手表,“细节就是,今晚不能跟你出去嗨,我回家。”  

  “啧啧啧,重色轻友!重色轻友啊!”许源连连摇头,“那我能上你家蹭饭不?”  

  “不能。”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