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总裁,我们只谈情不说爱

第十一章 门后都是活色生香

总裁,我们只谈情不说爱 禾若白 3287 2016-07-12 11:16:32

    可是,当晚,许源还是约了方帜远,买了许多食材,不屈不挠地跟在蒋皓苍后面。蒋皓苍很生气,开门,一进屋迅速关门,许源眼急手快,伸手把门使劲撑着,然后甩给方帜远一个眼色,“帜远!快出手!”  

  方帜远有些犹豫,“既然皓苍不欢迎,那我们还是回吧!”  

  许源道,“少废话!快点儿。”  

  方帜远这才伸手用力帮着一推,蒋皓苍一个人的力量不敌两人,只能眼睁睁看着两人厚颜无耻地进门。  

  三人站在门口,看到苏念尘正跪在地上擦地板。许源马上扭过头,一脸的不满,“皓苍?”蒋皓苍不动声色,换了拖鞋,把外套脱掉,若无其事地走到苏念尘身边,指指沙发角,“那里没擦干净,重新擦。”  

  许源看看苏念尘鼻青脸肿,脚裸处还肿着,有些心疼,他换了鞋,走到苏念尘身边,弯下腰,伸手想接过她手中的抹布,“我来!”  

  苏念尘笑道,“不,许先生,我来。”  

  蒋皓苍垂着眼皮,看到了苏念尘的那个笑,嘴角上扬,勾起一抹浅笑,伸手把许源拽起来,“许总,请不要在我家里怜香惜玉。”  

  方帜远其实也看不下去,毕竟,苏念尘伤并没有痊愈,这个时候让人家做家务,未免太不近情理,“皓苍,苏小姐应该多保养一下。”  

  蒋皓苍睨了方帜远一眼,“哟!心疼苏小姐的人还真不少!”  

  “心疼?”方帜远瞪着蒋皓苍,“这是最起码的人性!”  

  许源见两人有吵起来的嫌疑,连忙站在中间,打圆场,“哎哎哎!心疼一下也是应该的,呵呵!”他看到蒋皓苍严历地看了自己一眼,补充,“兄弟心疼一下未来的嫂夫人么!皓苍,你不会这么小气吧?”他带着疑问的眼神,一挑眉毛。  

  蒋皓苍本来很生气,听他说“嫂夫人”三个字,气便消了不少,“我是很小气。”他看了一眼苏念尘,“别收拾了,一起吃饭吧。”  

  苏念尘并不大会做饭,跟着蒋皓苍进厨房,多半是洗菜和装盘。倒是蒋皓苍很让苏念尘惊讶,他这样一个豪门世家的继承人,竟然对厨房里的活儿轻车熟路。  

  惊讶的不光是苏念尘,还有而许源和方帜远,两和蒋皓苍相识多年,却从没有见过蒋皓苍下厨,今日一见,思路清晰,手法顺畅。两人呆呆地坐在餐桌前,看着蒋皓苍在厨房里,惊讶程度不亚于当年哥伦布大大发现新大陆。  

  许源用脚踢了踢尚在震惊中没有回过神来的方帜远,挤眼一笑。  

  这个笑,被转身的蒋皓苍捕捉到了,他眉头一拧,许源有意把欣赏的目光转向苏念尘的背影。蒋皓苍没由地一怒,手里提着菜刀就过来。  

  许源连忙笑着举起双手投降,“自家兄弟,不可以刀刃相向。”方帜远一向为人严谨内敛,沉默寡言,今天受到的震撼太强烈,也跟着打趣,“皓苍,今天我们可是开了眼了!蒋氏的总裁竟然亲自下厨!为我们兄弟俩!哎呀,我们可是三生有幸啊,三生有幸!”  

  蒋皓苍勾了勾嘴唇,返身回厨房。  

  许源悄悄拿出手机,拍了苏念尘和蒋皓苍在厨房忙碌的背影,发了朋友圈。  

  不一会儿,潜水大军纷纷浮出水面,“蒋总的家里竟然有女人!”“蒋总竟然在做饭!”“这基情四溢,气死单身狗啊!”“求女主正面照!”……  

  许源和方帜远看得乐不可支,顺便捡几条有趣的回复。  

  吃过饭之后,蒋皓苍用下巴指指许源,“你去刷碗。”苏念尘觉得三个大爷们儿,还是让她来刷比较好,便去厨房。  

  蒋皓苍伸手一拉,苏念尘没留心,恰好跌坐在他的腿上。  

  许源和方帜远瞪大眼睛看着这一幕,又对视一眼,心领神会,两人不约而同地拿起搭在旁边的西装,“我们该走了!”  

  是啊,再不走,就太没有眼力了。  

  苏念尘当然知道,两人这时候走,是不想当灯泡,脸一红,想逃到厨房去。不想,蒋皓苍就势用长臂抱着她的腰,眼神却是紧盯着许源,“去刷碗!刷碗之后,再走!”  

  许源扭头去方帜远道,“去刷碗,我在这里盯着他们,不要伤风败俗!”  

  苏念尘脸通红,想挣脱蒋念尘的怀抱,他不松手,她又不敢再用力,以免让局面难堪。  

  方帜远乖乖去刷碗。之后,两人逃也似地离开蒋皓苍的屋里。  

  门一关,两人互视一眼,脑海里似乎都是身后屋子里的活色生香。  

  许源幽幽地说,蒋皓苍变了!  

  方帜远道,“搞得,我也想找个女朋友了。”  

  而屋里,苏念尘终于摆脱蒋皓苍的怀抱跑了起来,她飞奔回卧室,靠在门上,脸上兀自火辣辣的,心想着,自己断然不能呆在这里,再这样下去,非得落在他的手里不可。可是,眼下,除了脸伤不能回家之外,她也没有那个药房子的蛛丝马迹,她又不能回。  

  过了好久,有人敲门。这间屋子里,只有她和他,这敲门声,自然再没有别人。苏念尘平复下不安的情绪,转过身,把门打开。  

  蒋皓苍一身睡衣站在门外,没等她问,他便拉着她往出走,到客厅。他拿起一瓶药,倒在棉签上,很细心地涂在苏念尘的脸颊上。  

  苏念尘的心里既有些欣喜,又有些不安,待他涂好药,她说,“谢谢蒋总!”然后,便一刻也不停要跑回卧室。  

  一夜相安无事。  

  过了几天,苏念尘的脸上的肿已经散得无影无踪了。这天,吃过晚饭,她便决意离开,“蒋总,我的伤好了!今晚我就回去,明早上班,你看可以吗?”  

  蒋皓苍正在客厅里喝茶,杯子拿在手里迟疑了一下,“上班可以。”  

  苏念尘如释重负地松了口气,便跑去收拾随身用品,收拾停当,她过来跟依旧呆坐在沙发上的蒋皓苍道别,“那么,蒋总,再见!我欠你的,一定会还!”  

  这后一句话,激怒了蒋皓苍,他抬眸看着她,“你拿什么还?”  

  这话是苏念尘的硬伤,她轻声说,“哪怕五年十年,总是会还的。”  

  然后,她转身走向门口。蒋皓苍看着她决绝的背影,不由地有些恼火,腾一下站起来,在她伸手拉门的一瞬间,迈开长腿走到她身边,一把把她拉在怀里。  

  苏念尘错愕不安,“蒋总!”  

  蒋皓苍那张俊美得近乎完美的脸,离她的脸咫尺可及,好像仅有一厘米的距离,她可以触及到他的脸,他的唇,这个H市多女人心目中的男神,就在她眼前。  

  蒋皓苍用他坚实有力的手臂把她的后背一搂,便把她年轻高耸的胸贴在他的胸膛上,他嘴角一扬,语气却是冷冰冰的,“不如!就用你来还吧!”  

  说完,他全然不顾苏念尘的推打,一口吻在她在唇上,再也不愿意松开。  

  苏念尘被他的吻弄得心慌意乱,推不开,躲不掉,渐渐地,她的理性尽失,任由他的大手在她的身上四处游弋,并且激起一波又一波从未有过的美妙感。  

  次日醒来,苏念尘本能地看向身边,没人。她便懊悔不已,完了完了!她还是被蒋皓苍得逞了,古人出兵出师未捷身先死,她倒好,配方未见先失身!  

  趁着蒋皓苍不在,她穿好衣服,便匆匆洗漱完毕,去外面吃了个早点,直接去公司。  

  同事们今天都很奇怪,一个劲地冲她笑,笑完之后,问一声,“苏助理早!”便急急离去。苏念尘心里疑惑,便去办公室,只见蒋皓苍正在她的办公室,苏念尘想昨晚上的事儿,有些羞愧,她轻声道,“蒋总早!”  

  蒋皓苍这才回过头,手里拿着一份方案,啪一声拍在桌子上,“苏念尘!我请你来是协助我工作的!不是你让你游手好闲的!这份文件,你有没有认真看过?”  

  苏念尘感觉心里受到一万点伤害!  

  敬爱的蒋总啊!我休息了一周,一周!这期间一直不是在您老人家的宅子里么?你什么时候,有拿这样的文件给我?  

  苏念尘不敢公然反驳他。只好低着头,一个劲地道歉,“对不起,蒋总!我一定认真看,下次不会了!对不起蒋总。”  

  苏念尘一边说,一边向四周望去,只见玻璃门外,围着一群看热闹有人,苏念尘更加羞愧到无以复加,不敢抬头。  

  蒋皓苍发完脾气,便愤然往出去,门外的一群一哄而散。  

  苏念尘看着他的无情,心里默念,男人果然没什么好东西!昨晚上还……这就翻脸不认人了!  

  她垂头丧气地坐在椅子上,拿过那份文件,正要低头看,只见秦小小探头探脑地问,“苏助理,你还好吧?”  

  苏念尘用脚后脚都能想到,外面正在议论她呢。她灿然一笑,“没事儿!”秦小小道,“蒋总的脾气最臭了!我们公司那些经理动不动都被他骂!哎,他是我们的男神哎,可是,脾气这么差,嫁给他的人得有多大的命才不会被他气死!”  

  呃,苏念尘想说,秦小小你也太杞人忧天了吧?秦小小是单纯而勤奋的职员,善良,没有多少心机。这在盛产心机婊的办公室里,很难得。苏念尘虽然来公司时间不长,但和她很投缘,便一笑而过。  

  秦小小一走,苏念尘的手机响了一下,她拿起来,却是蒋皓苍的一条短信:到我办公室。  

  苏念尘想想他刚才的样子,就有些害怕,只好硬着头皮过去。  

  她进来,他起身,把办公室门一锁,便把她拉在怀里,使劲吻了吻她。苏念尘脑子没转过弯来,这一大早,刚才骂,现在亲,他到底是使什么招啊?  

  就在她努力地想弄清楚这货的招式时,蒋皓苍轻声问,“有没有想我?”  

  呃——,我比较想你的那个配方......

禾若白

呃~~~~~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