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总裁,我们只谈情不说爱

第九章 他是我同窗好友的同床好友

总裁,我们只谈情不说爱 禾若白 3411 2016-07-10 14:05:02

    苏念尘想要出院,是出于对母亲的考虑。每天无论多晚,她肯定要去医院看一眼妈妈,如果等她的伤痊愈之后再去,那么,这期间,母亲可能会做出许多不好的猜测。而且,这一住,那个特效药的配方恐怕就更没有机会弄到了。  

  蒋皓苍直接无视苏念尘的要求,冷眼看着她,然后交待护士,“这位病人,没有我的允许,不能离开医院半步。”  

  苏念尘不甘心,“我要出院!”  

  郭小北到医院来时,苏念尘一个人独自坐在床上发呆。  

  郭小北伸出两根手指在苏念尘面前一晃,“这是几?”  

  苏念尘不耐烦地打掉她的手,“怎么办?蒋皓苍不让我出院。”郭小北嘻嘻一笑,“那就不出啊!正好,懒在这里,吹着空调,不用上班,工资照发。而且,能得到蒋总的照顾。多特妈美妙啊!苏念尘,要是我,一辈子都愿意。”  

  她两眼放光,抱着肩膀,十分动情,“苏念尘,念念,尘尘,你不晓得,昨晚在我即将被劫色的紧要时刻,蒋总有如神降,一脚就踹倒了打晕你的那个男人,然后一顿暴打。打得那两个流氓满地驴打滚!要是我,直接以身相许——报、恩、情。”  

  她“报恩情”那三个字还没说完,苏念尘早笑得合不拢嘴了。她白了郭小北一眼,“满地驴打滚是什么样?”  

  郭小北扑在病床上,翻了个滚,“就是这样。”然后,两人又笑作一团。笑毕,苏念尘叹了口气,“可是,我妈那边呢?”  

  “你绝逼不能去,你这副样子,阿姨得心疼死。阿姨我帮你去照看一阵子,你打电话就说要出差!”  

  “那个手术费呢?”  

  郭小北……  

  过了一个多小时,蒋皓苍去而复返,只是身边又多了个许源。  

  许源看着苏念尘脸上的伤,直摇头,“这两畜生,怎么能下得去手啊!”他本能地伸手想去拍拍苏念尘的肩膀,以示安慰。  

  手臂伸到半空中,蒋皓苍咳咳两声,许源马上明白了,笑着问郭小北,“郭小姐,你没事吧?”  

  郭小北当然明白,这一声问候其实是阴差阳错落到了自己头上,笑道,“没事儿!”  

  卧槽!为什么一见蒋皓苍,她就有种想跑掉的冲动呢?总觉得各种尴尬,各种气氛沉闷,各种笑不起来。但是,就算蒋皓苍视她为空气,她打个招呼还是比较好。  

  万一,苏念尘上了他的床呢?他岂不就是我郭小北同窗好友的同床好友吗?况且,人家救苏念尘,好歹也顺便解救了自己呢。  

  想到这里,郭小北笑道,“谢谢蒋总昨天的出手相救。”  

  蒋皓苍用下巴指指苏念尘,“我是去救她的。你谢许源。”  

  不戳穿真相,真的会死吗?  

  郭小北的笑容一收,转身搂搂苏念尘,“你好好养着。我抽空再来看你。”  

  “不用。”苏念尘把郭小北推开,看着蒋皓苍,“我要出院。”  

  蒋皓苍眉头微皱,犹豫了一下,看了一眼许源。许源心领神会,便出去了。  

  许源办好手续进来,很有眼力地笑道,“蒋总,我公司还有事儿,苏小姐,那我就不送你了。”  

  您没有事的时候有送过我吗、吗、吗?  

  苏念尘笑着,“总之,谢谢你。”  

  许源一走,郭小北更是一刻也呆不下去了,她扶着苏念尘,“我们也走吧。”  

  苏念尘坐在床上没动。蒋皓苍有些不悦,回过头,拖长了音调,“走——啊!”  

  苏念尘低头看着自己的脚,昨晚,她跑的时候鞋跟掉了,今天早晨醒来,病房里根本没有她的鞋。  

  蒋皓苍的目光停留在苏念尘那双光洁的脚上,那双脚光洁圆润,蒋皓苍有种想伸手抚摸的冲动。  

  苏念尘见蒋皓苍不说话,便小心翼翼地说,“郭小北,你能不能帮我买双鞋?随便一双就行?”  

  卧槽!郭小北这才明白她迟疑着不肯走的原因了。她以为,苏念尘想让她先走,好和蒋皓苍独自相处。  

  郭小北说,“那你再等等,我去买。”  

  “不麻烦郭小姐了!”蒋皓苍突然说。他迈开大长腿,走到床边,直接把苏念尘抱起来,在郭小北的目瞪口呆中走出病房,穿过长长的走廊,走到地下停车场。  

  麻蛋!这也太有伤风化了!这太高调了!这是要虐死我这只单身女狗么?  

  郭小北好大一会儿才回过神来,追到地下停车场。只见蒋皓苍把苏念尘放到副驾上,然后帮她系好安全带,这才开着车子,呼啸而去。  

  经过一脸惊讶的郭小北,汽车尾气溅起她一脸的狗血。  

  蒋皓苍把车开到商业街某名品鞋店,把车子停好,扭头问苏念尘,“多大码?”  

  苏念尘因为光着脚,现在就是想临阵脱逃,也不敢,便答:37。说完,她从包包里拿出一张卡,递给蒋皓苍。  

  蒋皓苍看都没看,“不够!”  

  麻蛋!太小看人了!我就是没钱,但一双鞋总是能买起的。苏念尘说,“普通一点的。”  

  蒋皓苍冷笑一声,“糟蹋了你的脚。”然后,他拿出手机打电话,“叫人送几双新上市的女鞋,37码,到停车场。”  

  大约十几分钟后,有一个男人带着两个服务员,拎着七八双鞋子过来。男人笑着伸出手,“欢迎蒋总光临!”  

  这大约就是这里的老板了。  

  蒋皓苍从驾驶位下来,没有理会男人伸过来的手,走到副驾旁,把车门打开,“你坐在这里,让她们帮你试。”  

  两位女员工蹲下,把鞋子从盒子里掏出来,穿在苏念尘脚上,轻声问,“怎么样,合脚吗?”  

  苏念尘生平没有受过这等待遇。竟然,有人蹲着给自己穿鞋!除了小时候妈妈给她穿过之外,再没有人肯弯腰侍奉自己!  

  有钱真好!  

  被人捧着真好!  

  苏念尘既有些晕乎,又有些恐慌,选了一双白色的羊皮皮鞋。她试好,便把银行卡递给那个老板。  

  蒋皓苍见状,脸色一沉。  

  鞋店老板很有分寸,没接,却是笑道,“蒋总从来都没有来小店买过女鞋,这双就当我送你了!”  

  蒋皓苍哼了一声,从兜里掏出皮夹,递给他一张卡。老板双手连忙摆摆,“不不不!蒋总,我说送,就一定不会收钱!只要这位小姐喜欢。”  

  蒋皓苍不理会老板,把副驾车门一关,把卡轻轻地插在老板西服的上衣口袋里,绕过车头,去驾驶位。  

  老板只好抽出卡,其中一个服务员拿出POSS机,苏念尘假装看窗外的风景,斜眼看着老板又白又胖的手指去输入金额,按了一个5,接着按了三个0,苏念尘吓了一跳,五千!  

  尼玛!不就是个羊皮皮鞋么!又不是熊猫皮!  

  苏念尘把自己那张银行卡悄悄塞进包包里,真的不够,里面只有三千。  

  苏念尘的世界观再次受到强烈的冲击!她低头看了看脚上那双鞋,木有镶钻!为毛这么贵!再贵的鞋,不也得穿在脚上么?……  

  苏念尘半晌才缓过神来,“蒋总,麻烦你,我回公司。”  

  蒋皓苍直接把车子开到一家苹果专卖店门口,下车。不出十分钟,手里拿着拎着个袋子,扔给苏念尘。  

  苏念尘扫了一眼,便知是当下的最新的苹果6splus,蒋皓苍淡淡地说,“你那手机扔了吧!”  

  “……”娘的!站着说话不腰疼,我这手机买了没有一年呢!说扔就扔?两千大洋啊!那是她人生的第一笔薪水好吗?  

  苏念尘从包包里拿出自己的手机,屏幕上有几条细细的裂纹。她按下开机键,半天没反应。不用说,昨天打人时太用力了。  

  蒋皓苍带着嘲讽的笑,苏念尘讪讪一笑,“没电了!智能手机就是费电,连一天都……”蒋皓苍没等她说完,不耐烦地从她手中夺过手机,取出电话卡,降下车窗,一扔,手机正好被抛到不远处的一个垃圾箱筒。  

  苏念尘听手机进入垃圾筒那一声响,心肝肺都疼。  

  “……”你大爷的!有钱了不起啊!随随便便就把人家东西扔了?她气得咬牙切齿,完了完了!一双鞋一部手机就一万多,得顶好几天的医药费呢!  

  她眼睁睁看着蒋皓苍把她的电话卡插进新手机,敢怒不敢言。他是她的上司,他手里有能够改变妈妈命运的配方……  

  苏念尘感觉有钱真的很了不起,能让别人忍气吞声。妈妈说,没钱要有骨气。所以,她不能这样接受一个男人的东西,但是想到目前的困境。她有些底气不足,“这钱,我下个月才能还。”  

  蒋皓苍听了这话,明显不悦,他噌一下扭过头,“下个月?这位小姐,我蒋皓苍没有给人借钱的习惯!所以,你要么现在还钱,要么算我送你,而你欠我一个人情。”他盯着苏念尘,眼神没有任何感情色彩。  

  苏念尘最讨厌这种没有选择权的选择题。妈的!你丫明明知道我没钱,又是鞋子,又是手机,你特么的心指定是黑的,卧槽!难怪全民斗地主呢!地主队伍里就没个好东西!  

  苏念尘答,“那好,蒋总这个人情我记着。日后我一定会还你。”  

  蒋皓苍冷冷地睃了苏念尘一眼,“现在,去哪里?”  

  “公司。”  

  蒋皓苍嘲讽地动了动上唇,“你这样子去公司,很丢脸。”  

  卧槽!有钱人是要面子,穷人是要银子!我蹲在家里你给我钱还是给我配方?苏念尘知道自己目前鼻青脸肿,有障观瞻,但是,她有选择权吗?  

  蒋皓苍很嫌弃地乜了她一眼,补充道,“当然,你没头没脸无所谓。但是,丢公司的脸。所以,你目前最好的选择是我那里。因为,那里有你想要的。”  

  麻蛋!我想要什么?你那屋里就算是金山银山我也稀罕!我想要配方,我想要妈妈健康地活着!你们这些有钱人,为什么就不能有一点点的同情心呢?小时候,因为只有妈妈,邻居朋友向她表示同情,她倔强而自尊地不肯接受。长大了,生活如此艰难,她希望有人给她寄予一点点同情时,却没有人,包括她的亲生父亲,来同情她。  

  苏念尘没由来地想哭了,咬咬牙,随便吧!他的确有她想要的,钱或者那个配方。

禾若白

呃,捧我的人在哪里啊在哪里?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