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总裁,我们只谈情不说爱

第二章 酱油不是油,亲爹不是爹

总裁,我们只谈情不说爱 禾若白 3155 2016-07-05 19:51:22

    南川药业集团位于新区一座新建的十八层楼里。总裁苏南川的办公室宽大而豪华。  

  清早,苏南川便由司机开车送到公司,八点半,他准时坐在真皮椅子上,助理端来一杯上好的武夷白茶,等喝过两杯茶,就到了九点,他正式开始处理公务。  

  八点四十五,助理来报,有人位小姐求见。  

  苏南川习惯性地看了一眼手腕上的表,这个时候会是谁呢?  

  他看了一眼窗外,犹豫了一下,见。  

  他听到有脚步声在背后由远及近。等到声音停下,有个婉转略显低沉的女声说,“早上好,——爸。”  

  苏南川的肩膀一抖,迅速转过椅子来,打量着来人的脸,然后谨慎地抬眼看了一眼门。  

  还好,玻璃门是关着的。  

  苏南川目光如炬,打量了一眼来人,又浮起一脸和蔼可亲,“这位小姐,我没有女儿,你是谁?你认错了吧?”  

  来人答:我是苏念尘。  

  “苏念尘?”苏南川断然否认,“不认识。我没听说过。”  

  苏念尘抬起头,苏南川看到一张美丽的脸,有似曾相识的感觉。那张脸太像她的母亲了。  

  苏念尘在印象里没有爸爸的概念,他只活在别人的童年里。她今天能背着妈妈来找他,也是下了很大的决心。  

  没敢奢望慈爱,可也没想料到这么坚决地绝情。  

  她硬着头皮说,“那么,——”她感觉刚才舔着脸叫他爸简直是她人生的耻辱,她停顿了一下,“苏总,您一定认识李青梅吧?”  

  不想给他再次否认的机会,苏念尘没等他回答,接着说,“她得了癌症,急需要手术,五十万。”  

  苏南川嘴里否认的话被苏念尘堵了回去,怔怔地看着苏念尘,突然笑了,“这位小姐,你凭什么认为,我会给一个素不相识的人五十万?”  

  素不相识?你们素不相识,那我是哪里来的?石头缝里出来的?麻蛋,我宁愿和齐天大圣有同样的出身,也不想有你这样的父亲。  

  但是,她忍不下去,尤其替妈妈咽不下这口气。  

  苏念尘盯着苏南川的脸,“那好。我去找你太太。”  

  苏南川冷笑了一声,“你凭什么让我太太会相信这么狗血的事?”  

  “我不介意鼓动你太太给我和你做个亲子鉴定。”  

  苏南川脸铁青,没有说话,站起来,走到苏念尘跟前,双臂抱胸,他犹豫了一会儿,好像在权衡利弊。  

  过了好一会儿,他才说,“你长得很漂亮,像你妈妈。”  

  苏念尘昂起头,“谢谢。”  

  苏南川道,“我可以出五十万救你妈妈。但是,我有个条件。”  

  别说一个条件,只要能让妈妈多活几年,让她上刀山下火海都行,“什么条件?”  

  苏南川转身走到梨木办公桌前,拉开抽屉,抽出一个信封来,啪地甩在桌子上,“你一看就明白了!”  

  苏念尘听到信封落在光洁的桌面,发出的声音,敏锐地意识到,那是纸质东西,而且,是可以流通的,能救人性命的东西。  

  她的目光一亮,上前去,拿起信封。  

  她的内心很矛盾,她知道这样不好,但想不出更好的办法,她很想装逼地说一句,“算我借你的!”  

  然后,她用自己引以为傲的柳体写一份借条,甩在那张冷酷无情的脸上,溅他一脸狗血。  

  可惜,人穷志短,装逼也低气不足。  

  腹黑完毕,苏念尘把信封装在包里。  

  苏南川满意地点点头,道,“嗯,你很识时务,这点比你妈强。”  

  苏念尘素来知道妈妈性格强脾气犟,不然也不会被眼前这个男人甩得连渣渣都没留。  

  但是,那是她妈,任何人都没有资格在自己面前指责她。更何况,苏南川这个道德败坏的伪君子。  

  她说,“我妈最大的弱点是眼瞎。”  

  苏南川眼神一收,面有不悦,“我这不是受了你的威胁才同意的。我了解我太太,就算她相信你,也不会受你的蛊惑去做什么鉴定。因为她做事最注重利益。她当然不会让苏南川多个女儿来从他儿子的财产中分出一杯羹。”  

  “其实,”苏南川抹了抹眼睛,很低动情地说,“虽然你妈妈不懂事,而我当初离开她也有苦衷。但是,我是很顾念旧情的。”  

  苏念尘听到这一句,差点吐血三升,倒地而亡。  

  人们都埋怨如今的小说情节狗血故事雷人,可是相比之下,苏南川刚才的那一番表演简直就是天打五雷轰啊。  

  苏念尘为了截住这个近二十年只闻其名未见其人的爹,她没吃早饭,蹲在大楼的地下停车场。  

  现在,她一刻也不想呆,生怕雷得连午饭和晚饭都省了。  

  苏念尘冷笑一声,抛下苏南川自己表演痴情范儿,走出大楼。  

  阳光刚好照过来,苏念尘眯着眼睛看这座大楼,心里不明白,为什么要建十八层,传说中的地狱不也是十八层吗?  

  苏南川从十八层向下时,不知道有没有下地狱的感觉?  

  苏念尘回到医院,妈妈刚刚睡着。她这才拿出信封看了看,果然是一叠钱,目测有两三万,应该能坚持一阵子。  

  苏念尘松了口气,正要把钱塞进去,发现里面还有张名片,她抽出来,上面赫然写着“蒋皓苍”三个大字,下面有一行字:三个月之内,从皓康公司弄到心脑血管最新特效药的配方,银货两讫。  

  苏念尘这一天,很是迷惑不解,苏南川开始冷漠,后来又声称念旧,她以为自己的爹根本就是个蛇精病。不曾想,人家说念旧情,原来不是无厘头的表演欲作祟,其实是有用意的。  

  这样一来,好像他早就知道她妈妈病重,需要钱,等她来找吗?他给她挖了坑,等她来跳,她便一头跳进去了。  

  果然,父女连心,不然怎么会这么默契?  

  苏念尘想到他说他顾念旧情,不由地冷笑了。  

  一份感情只有被遗弃了,才会成为旧情。所有的顾念旧情都是耍流氓,因为旧情,其实就是用来辜负的。  

  次日,苏念尘的闺蜜郭小北来探望苏妈妈,两个女孩子陪苏妈妈叽叽喳喳聊了一个多小时。苏妈妈苍白的脸上,连笑容也是疲倦的。  

  她说,“念念,我不知道我得的什么病,但是,我知道在医院费钱。我要出去。”  

  苏念尘的心没由来一沉,脸上却是没心没肺的笑,“妈!你闺女现在很富的。钱不是问题。”  

  坐在一边的郭小北很想补出下一句,问题是没钱。  

  苏妈妈还想坚持,进来个护士,是苏小北的小姨李青青。李青青跟苏妈妈一看就是亲姐妹,几乎从一个胚子里出来的。她年近四十,有着中年女人的独特风韵。苏念尘虽然没长成参天大树,但是这根小苗的成长,李青青浇了不少水。苏妈妈打工不能按时回家,照看苏念尘的任务基本上都是由李青青来完成的。  

  以至于李青青高考时,因为几次模拟考试成绩不佳,再加上自己深受苏念尘的折磨,她消极地认为,自己就是个伺候人的命。于是,她毅然决然报考了医学院,并且学了高护,以此表示自己顺从天意。  

  李青青戳了一下苏念尘的脑门子,“滚回去上班!”  

  苏妈妈并不知道苏念尘已经失业了。苏念尘一边揉脑门,一边顶嘴,“你是我亲姨么?下手这么狠!”  

  苏妈妈只是笑。苏念尘怕妈起疑心,便听从小姨的话灰溜溜地滚出来。  

  外面的太阳毒辣辣的,像是要把人烤焦。苏念尘看着街上的人来人往,感觉一切都没有生机,整个世界也是灰溜溜的。  

  郭小北说,“去吃冰淇淋吧!”  

  苏念尘说,“我现在没钱。”  

  郭小北翻了个白眼,直接堵死她,“你什么时候有过钱?”  

  苏念尘……  

  郭小北和苏念尘四年同窗兼舍友。那感情是杠杠的,就连郭小北和男朋友约会,都要带着苏念尘。用郭小北的话说,拉苏念尘来是因为她天生一副勾魂脸,她的男友如果能抵挡得住苏念尘那张脸而不见色起异,那就说明该男友是个不恋女色坦坦荡荡的好同志,是可以信任并提拔为老公的。  

  可惜,她的男友们无一例外地想着多瞄苏念尘几眼,郭小北果断地pass掉。这样一来,郭小北折腾了四年,换了数次男友,最后还是孤家寡人。  

  其实郭小北长相身材都不错。但是,人总是怕比较,苏念尘往她身边一站,郭小北就显得平凡了许多。正因苏念尘外貌出众,所以从高中到大学,她招男生喜欢而惹女生讨厌,所以,她的闺蜜除了郭小北还是郭小北。  

  郭小北有时也抱怨,“丫的!我都二十三岁高龄了,还没遇到靠谱的男人。苏念尘,都怪你误了我的终生大事。”  

  咦,明明是一遇杨过误终生。这哪跟哪啊。  

  苏念尘吃了一口红豆说,“是我照亮了你男朋友龌龊的内心。”  

  郭小北很想吐血,以示反对。但是,刚刚吃了口冰淇淋,估计只能口吐白沫,便作罢,把话头转到正事上,“你找你爸了?”  

  苏念尘点点头,“我想去皓康公司。”  

  郭小北追问,“你爸给出钱不?”  

  “天上不会掉馅饼。有条件。”  

  郭小北听苏念尘说完大概情况,眼睛瞪出了新宽度,她很想爆粗口骂人,又一想,当着人家闺女的面骂亲爹,绝对是欠揍。  

  忍了又忍,郭小北保持了淑女的风范,“酱油不是油,亲爹不是爹。”  

禾若白

新人,求支持(′∵`)シ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