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代相亲,错嫁郎君

95 远行3

代相亲,错嫁郎君 彩衣妖妖 1898 2016-09-12 05:00:00

  “不光大哥是你的亲人,我和老夫人也是你的亲人啊,要不我怎么会千里迢迢的护送你去谷城!”安永辰很快将目光转回沈乐君的脸上,生怕有些迟疑,让她猜出些什么。

“嗯,你说的是,谢谢你永辰!”沈乐君真诚的说道。

晓风突然在一旁喊了句,“天啊,这有窝小兔子!”

沈乐君闻言立刻转身跑了过去,边跑边喊,“真的吗?我看看,我看看!”

浅粉色的裙摆随着她的动作飞舞,头上一抹温润的绿色一闪而过。

安永辰看着沈乐君雀跃的背影嘴角慢慢勾起。

沈乐君跑到晓风身边时,暗月也走到了一处,好奇的看着晓风手里的两只小兔子。

一个不大的洞就在脚旁,本来是有五只兔子爬出洞的,晓风眼尖的伸手去捉,只来得及捉到两只,剩下的又缩回了兔子洞里。

晓风将一只雪白的小兔子递给沈乐君,另一只灰兔子递给了暗月。

沈乐君一手捧着小兔子,一手顺着它柔软的耳朵,兔子还很小,不太怕人,一双红红的眼睛很是惹人怜爱。

沈乐君抬头间看见暗月也一脸怜爱的抚摸着手里的灰兔子,低着的头露出一抹洁白的后颈来,细长的脖子,一点也不似男人的那般粗壮。

“暗月,你的身材可真秀美,倒像是个女儿身了!”沈乐君打趣道。

暗月立刻收起怜爱的神色,恢复往常的死人脸。

晓风却是噗嗤一声笑了,刚要张嘴说什么,就被暗月一个严厉的眼神止住了到嘴边的话。

沈乐君并没有关注二人的小动作,她捧着兔子抬起头不经意的扫了一眼安永辰的方向,却被安永辰的眼神惊到了。

安永辰负手站在不远处,阳光照射在他的侧脸上,他一袭深蓝色长袍,气质高华,眉目如画,往日温润的眸子此刻如幽泉一般望着自己,眼神中竟有几分痴迷。

沈乐君的心咚咚咚的跳着,她一个转身背过身去,手里的小兔子也提起不了她丝毫的兴趣了,她将兔子匆忙的放进暗月手里,大步向马车走去。

安永辰收回凝视沈乐君的视线,他似乎从沈乐君仓促的动作里察觉了几分愤怒,几分羞赧,接着安永辰铺天盖地而来的是自责。

安永辰骤然转身,目光定在了潺潺的溪水上,心中对自己的又一次失态更加愤恨起来,对哥哥的内疚也更强烈起来,他的胸口沉闷无比。

她是哥哥的女人,是我的亲嫂子!

安永辰郑重其事的警告着自己!

很快马车又行驶起来,天黑前得到下个镇子。

直到马车缓缓的动起来,再到快速行驶在路上,沈乐君都不见安永辰上车,她轻轻撩开车门帘子的一角,暗月和晓风坐在马车外面。

晓风心细,还是发现了后面沈乐君搜寻的视线,“大少奶奶,我们主子骑马在前面呢!”

“他怎么不坐马车了?”沈乐君不解的问道,明明是刚才还懊恼人家的眼神过于赤裸,可不见安永辰上车又觉得有几分不安。

“嗯,大概是想骑马了吧,您要有事,我去帮您叫他?”

“不,不用了!”沈乐君有些忐忑的放下车帘,坐回马车的软凳上。

一个人在马车上,时间久了就会犯困,沈乐君又是起的早,很快就侧躺在里间的软塌上睡了起来,等她再醒来时,天已经快黑了,刚起身,一张薄被就滑落下来。

那被子上还有淡淡的檀香味。

沈乐君撩开车帘,外面的天色已经暗了下来,风也变的刺骨了,气温降的很快。

“晓风,晓风!”沈乐君喊了两声也不见人回答。

这时一只修长白皙的手撩开了车帘,安永辰坐在马车的外面看了一眼沈乐君,确定她无事后很快又放下了帘子,“很快就到镇子了!”

寒风从撩开的帘子钻了进来,她紧了紧身上的薄被子。

外面的天这么冷,安永辰就是一直这样坐在外面的吗?

瞬间沈乐君就有了鸠占鹊巢的感觉,她裹着被子挪到马车门口,撩开马车的帘子说道,“外面这么冷,你进来暖和会吧!”

“没事,一会就到客栈了!”安永辰披着黑色的大氅,拉着缰绳的手戴着黑色的皮手套。

安永辰的旁边还有很大的位置,这辆马车比较宽,前面坐两个人没有问题。

沈乐君刚想着坐到安永辰的另一边,安永辰却放慢了马车的速度,“晓风,你来驾车!”

一旁骑马的晓风哎了一声,将马的缰绳扔给跟他骑马并行的暗月,一个飞身坐在了马车前面。

这样也好,车厢里总归要暖和很多,沈乐君想着要退回来,却见安永辰一吹口哨,他那匹雪白的宝马就从后面飞奔过来,安永辰站起身,一个片腿,已经稳稳的坐在了白马踏雪上了。

沈乐君皱起了眉头,有些负气的放下车帘,坐回了车里。

也许晌午时是自己表现的太过分了?沈乐君嘟着嘴郁闷的想着,可她什么也没说啊,一个大男人这么小气!

沈乐君攥着手里的被子,有一下没一下的揉着被子的角,视线定在了被子上,“晓风,你这被子从哪拿来的啊?”

晓风的声音从外面传来,“大少奶奶,这个被子是主子拿出来的,大概是放在软塌下面的抽屉里吧,我也不太清楚!”

沈乐君刚才的郁闷更加让她难受起来,之前还能将不满情绪都瞄准安永辰,听了晓风的话,总觉得是自己过于矫情了。

沈乐君撩开车帘,就见踏雪宝马上,安永辰鬓旁的发丝随风飞舞,黑色的大氅随风猎猎飞扬,骑马的安永辰整个人更加风姿过人,飒爽俊美。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