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代相亲,错嫁郎君

84 兰贵妃2

代相亲,错嫁郎君 彩衣妖妖 1945 2016-09-01 05:00:00

  “姨娘这里就是什么好东西都有,这柚子的清香打老远就能闻到!”安永泰嘴角含笑的说道。

“就你会说话,莲心!”兰贵妃抬起的手顿了一下,眼神有些恍惚,“你娘在家时我们时常捣鼓些茶饮的,她最爱喝这柚子茶了!”

安永泰嘴角的笑意淡了些,“是,姨娘与我娘姐妹情深!”

“哼!”兰贵妃的脸色突然一变,“姐妹情深?她为了个男人背叛家族,在这宫里的应该是她苏如荣,凭什么让我代替?”

安永泰闭上了嘴,一时也不敢再出声。

倒是莲心,她指挥完宫女给安永泰和沈乐君一人上了一杯蜂蜜柚子茶后,嘴角勾起,“沈姑娘倒是和安少爷有几分夫妻像呢,这鼻子像,嘴巴也像,要是大小姐还活着,不定多高兴呢!”

兰贵妃脸上的戚戚之色终是淡了几分,她轻叹了一口气,这些年她这心里多少都有些不甘的,世人和苏家都看见了她受宠的表象,又有谁能明白伴君如伴虎的苦衷,又有谁知道她爬到今天的地位明里暗里受了多少暗算和痛苦啊!

皇宫里真的有爱情吗?那个高高在上的人恐怕只爱他的江山社稷,只爱他自己吧?

兰贵妃闭上了眼睛,再不甘,人都已经死了,嗨,跟个孩子置什么气呢!

兰贵妃再睁开眼,情绪已经沉淀下去,眼里平淡无波,“莲心说的是,这两个孩子的鼻子细看是有几分相似呢,真是缘分呢!来,你过来!”

兰贵妃向沈乐君招了招手。

沈乐君迟疑的看了安永泰一眼,安永泰微笑着点了点头,她才敢走过去。

不是她小家子气,是这位贵妃娘娘太易怒了,一会生气一会笑的,真真是喜怒无常!

兰贵妃拉着沈乐君的手,细细的端详着她的容貌,温和的问道,“你多大了?”

沈乐君微微地下头,错开兰贵妃打量的视线,轻声说道,“我,我十七了!”

“十七?好年龄,倒是和七殿下一般大呢!”

莲心在一旁看着,看了看沈乐君又看看兰贵妃,“娘娘倒是和沈姑娘也有几分相似呢,嗯,好像还是鼻子和嘴巴像!”

“哈哈哈哈,是吗?泰儿,你找的这位新媳妇,我喜欢,到是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啊!”兰贵妃放开沈乐君的手,让她又回到了坐位上。

莲心低下头不知在想什么,眉头微微皱起。

“说吧,这次进宫有什么事?”兰贵妃直截了当的问道。

“看姨娘说的,没事,泰儿就不能看看您来吗?我爹娘去世的早,泰儿在这世上就剩下姨娘疼我了!”安永泰目光殷切,倒是有几分情真意切了!

兰贵妃显然也是十分动容,“来人呢,将本宫那对百年好合的紫金玉佩拿来!”

兰贵妃的话说完,莲心并没有像往常一样指挥宫女去拿,兰贵妃疑惑的看了她一眼,她仍旧低着头不知在看什么。

“怎么了?”兰贵妃皱了一下眉!

“没,没什么,珠翠,还不快去拿!”莲心这才惊醒,立刻指挥了宫女去拿那对玉佩。

那对玉佩是用上好的紫玉做的,质地细润,触手生温,是难得一见的好玉!

“这对玉佩寓意甚好,现在就送你们,愿你们如这玉佩上的鸳鸯一般,恩爱百年!”兰贵妃伸手摸了一下那玉佩上栩栩如生的一对鸳鸯,命人拿给安永泰。

安永泰和沈乐君忙起身谢礼,“多谢姨娘!”

三个人又聊了一会,然后安永泰不着痕迹的将安家竞争盐商的事提了一下,兰贵妃只沉吟了片刻,就让人给苏家那个侄子去信,也就是这次盐商的评委。

快到午时了,兰贵妃说了会子话也累了,今天是七殿下进宫一同用饭的时间,母子两平日里相处的时间也不多,安永泰有意回府,兰贵妃也就没再挽留。

莲心送二人到情兰殿门口,又和安永泰寒暄了几句,然后突然问道,“不知沈姑娘的生辰是什么时候?”

沈乐君先是一愣,然后说出了自己生辰。

莲心僵硬的笑了笑,敷衍道,“真是好时辰!”

沈乐君和安永泰都有些摸不着头脑,却也是恭敬的拜别,离开了情兰殿,由之前的小公公送出宫。

出了宫门,沈乐君一把拉住了安永泰的手,将他的手拉倒自己胸口的位置,“吓死我了,你摸摸,我这心还突突的跳呢!”

安永泰嘴角勾起,就真的仔细的摸了起来,“嗯,跳的是够快的!”

“怪不得人都说伴君如伴虎呢,就连这娘娘都阴晴不定,我还真怕哪句话说的不对,让她拉出去砍了呢!现在我这脖子还搜搜的风呢!”沈乐君说着回收真就摸了摸自己的后脖子!

“来,我帮你看看,脑袋还连着吗?”安永泰说着就要伸手摸沈乐君的脖子。

沈乐君一把拍开他的手,“废话,不连着还能好好的站在你身前啊?”

“好啊,敢说自己的夫君废话!”安永泰伸出食指点着沈乐君的鼻子。

沈乐君一把拉过他的手指咬在嘴里,含糊不清的说道,“就说,就说,看你能把我怎么样?”

安永泰伸出另一只手哈着沈乐君的腰,“你个小狗,还咬人!”

沈乐君一痒,松口放开了安永泰的手,笑着跑开,边跑边说,“就咬,就咬,下次再凶我,我就咬你!”

安永泰大步走到沈乐君的身边,在她耳边轻声说道,“好啊,下次给你换个地方咬!”

沈乐君先是楞了一下,然后看向安永泰那笑眯眯略带猥琐的样,脸腾的一下红了,啐了一声,“流氓!”一路向不远处的安家马车小跑而去。

安永泰哈哈大笑起来,跟着迈步过去。

完颜智放下马车的帘子,从车里走了出来,望着安永泰二人的眼神晦暗不明。

彩衣妖妖

加更一千字,吼吼,快给妖妖留言吧,人家等的花都要谢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