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代相亲,错嫁郎君

104 拐卖1

代相亲,错嫁郎君 彩衣妖妖 2027 2016-09-21 05:00:00

  沈乐君的头昏昏沉沉的,眼皮像是有千金重一般,似乎她躺在什么车上,因为颠婆的很厉害。

沈乐君想抬手揉一下突突跳的太阳穴,才发现手被绑起来了,她努力的挣了睁眼,才看清,她确实是在一辆简陋的车厢里。

这时马车奔跑的速度很快,不知车轱辘压到一个什么东西,车厢猛的跳起,又重重的落下,沈乐君的后脑勺撞到了车厢底部,她疼的皱起了眉头。

也是这个小小的动作吸引了身旁的人。

“你醒了!”初七略显中性的声音冷冷的说道,此时他穿的是女装,手也被捆了起来,全身无力的倚靠在车厢壁上。

“这,这是哪里?”沈乐君寻着声音将头转到初七坐的角落疑惑的问道。

“这是胡人的马车,一个时辰前客栈里的那三个胡人将咱们几个卖到他们手里!”初七平淡的说道。

“咱们会被卖去哪?”沈乐君转了转头,这个马车里除了她和初七外还有一个昏迷的女人,她在客栈里时看见过她。

“我不知道,也许是转卖给胡人做女人,也许是送到战前为女奴,也许跟披甲人换兵器!”

沈乐君的脸色白了几分,她努力的抬起上半身,想坐起来,但迷药的劲还没散去,费了半天劲,只将头抬起了一半。

马车跑的快,很快沈乐君的头又撞到了车厢底部,她咬牙嘶了一声,很疼,鼻子都微酸了。

这时一旁的初七往她这面挪了些,将腿伸了过来。

沈乐君疑惑的看着初七,还没等开口问,初七说道,“那麻药的劲还没过,你先枕着我的腿吧!”

沈乐君刚要推辞,马车又颠婆的起来,她二话不说使劲的抬起了头,初七趁机将腿伸到沈乐君的脖子下。

“他们会来救我们的是吧?”沈乐君有些担忧,心里很不踏实,转头看向似乎镇定自如的初七。

“我不知道,马车已经换了三辆了,而且我们好像出了大华的地界了!”初七淡淡的说道,从窗户上订着的木板的缝隙处往外看了一眼。

沈乐君失望的闭上了嘴,大喘了口气问道,“我叫沈乐君,你叫什么?”

“初七!”

这时和沈乐君并排躺着的女人嘤咛一声,睁开了眼睛。

“这,这是哪里?”那个女人声音颤抖的问道。

沈乐君将头转过去,正对上女人惊恐的视线,“我们被拐卖了,在客栈里中了麻药!”

“什么?怎么办?为什么偏偏是我,是不是要死了?天啊!”那个女人说着呜咽的哭了起来。

女人的哭声带着沈乐君的鼻头微酸,她怎么命运如此的多舛呢,婚前就寄人篱下,婚后好不容易有个男人真心疼惜自己了,娘家又出了这等事,还没等解决问题了,她自己又被拐卖了,生死未卜!

沈乐君看着一旁哭的梨花带雨的女人,想着安慰几句,又不知说什么,反而一串眼泪不由自主的从眼角滑落,她吸了吸鼻子,将目光固定了车厢的顶部,不让眼泪继续流下来。

哭有什么用,什么问题都解决不了!

不知过了多长时间,马车停了下来,一个虎背熊腰满脸大胡子的男人打开了车厢上的锁,“都醒了吧?下车吧,该吃饭撒尿拉屎了!”

这会的药劲过的差不多了,沈乐君被绑着的双手支撑了下地板就坐了起来,初七不动神色的抖了抖被她压麻的腿,在那个大胡子伸手拉他之前,先一步跳下了马车。

大胡人看了初七一眼,从怀中掏出一个小药瓶来,倒了一粒黑色的药丸,走向初七。

初七闪躲着后退一步,“你干什么?”

“他们可说了,你会些拳脚,这化功丸是你自己吃,还是我来喂你!”说道喂字上,大胡子猥琐的挑了一下眉。

初七试了试内力,仍是半分也提不上来,这会他一个人逃走问题不大,但。

初七看了一眼马车上的沈乐君,乖乖的吃下了大胡子手里的药丸。

“哎,这才乖嘛!”大胡子伸手捏了捏初七精致如画的脸颊,初七很快转头躲了过去。

大胡子也不恼,回头看向车厢里剩下的两个女人。

沈乐君虽然也有些害怕,但还是坦然的迎向大胡子的视线,“你要把我们带到哪去?”

“这个要看你们自己的造化了!”大胡子伸出手拉着沈乐君的胳膊,沈乐君配合着猫着腰走了两步,跳下了马车。

大胡子的大手接着拍上了沈乐君圆润的屁股,甚至隔着厚厚的棉裤使劲的抓了一把,“乖啊,这样就对了!”

沈乐君拖着仍有些无力的腿走了两步,走到初七跟前,愤怒的瞪着一脸猥琐的大胡子。

“哈哈哈哈,别拿那眼神看我啊,一会忍不住把你们三个小妞都办了,那样可就卖不上好价钱了!”

大胡子走回车厢,拍了拍车厢的门,“喂,该你了,快过来!”

剩下的那个女人将自己蜷缩在马车的一角,瑟瑟发抖,泪眼模糊,“你,你别过来,我,我害怕!”

大胡子叫了两声,见那个女人还不过来,便失去了耐性,一脚上了马车,拎着那个女人的衣领下了马车。

那个女人的腿几乎都蜷了起来,出了马车回头咬上大胡子抓着她的手,大胡子一松手,她就转身跑去。

但她中了麻药,又没有武功,很快就被身强体健会些拳脚功夫的大胡子追了上去,大胡子抓住女人的脖子,回手就一个嘴巴!

“娘的,敢咬老子,看来是不收拾收拾你们,你们就皮痒吧!”

女人被大胡子连删了两个嘴巴,白皙的脸颊很快印出两个夹杂着血丝的手掌印。

这时从前面马车走过来一个高高瘦瘦的男人,“行了老二,教训一下就行了,你把她打破了相,谁还肯花钱买!”

大胡子这才气哼哼的停下了手,将那女人拖到沈乐君跟前松了手,“走,都他妈跟我走,再有不听话的,老子直接上脚伺候!”

沈乐君对上大胡子凶神恶煞的眼神,脚下又往初七那面挪了挪。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