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凤舞天下,狂妃戏冷皇

第84章 瓮中捉鳖

凤舞天下,狂妃戏冷皇 公子卿 1080 2016-07-11 19:18:17

  刘靖与苏子盎带着的人在白帝城来了一个瓮中捉鳖,而未央带着士兵又突袭瀚城,将还未曾反映过来蛮夷人杀了个片甲不留。

夏文公走上城墙对浑身是血的她说道:“没有看见那名女子。”

未央回过思绪,笑了笑,看似风轻云淡的眼底却蕴含着瘆人的冷意:

“她是个很聪明的女子,大概是从开始便看出了这其中的玄机所以逃走了,我现在很担心一件事,她究竟是哪国的人?”

夏文公没想到他亲手养大的女儿有一天会如此出色,冷静,理智,沉稳,倒也是将相之才,只可惜了她终究是个女儿身。

而他的担心与她一样,微微叹息道:“现下如果她是陌上的人这就是最差的结果,陌上有可能趁此机会,随时对云汉出兵,况且我军的粮草支撑不过十日。”

未央行兵打仗以来唯有缺粮对她是最棘手的事情,方才她去了炸毁粮食的地方发现那些全是配制的火药才有如此大的威力。

也就是说这个大陆上不会仅存在她一个现代人,而另一个人会是琳琅吗?

初春的夜仍旧还是凉的,只是没了冬日凛冽的刺骨寒意。

夏文公见未央眺望着远方似在沉思,开口打断了她的思绪:“天晚了,去歇息吧!”

未央回过头看向他满脸的脏污,心里一阵酸楚,愧疚的说道:“爹,孩儿不孝。”

夏文公从来不觉得未央不孝,她所遭遇的都是不可违背的命数:“你这个傻孩子,这话又是从何说起?”

未央内心深处的记忆如泉水般涌来:“五岁那年,孩儿若是没有调皮的女扮男装混进花楼听到了不该听到的,孩儿便也不会连累丞相府,也不会连累爹和娘了。”

夏文公拍了拍她的肩,眼里蓄了泪:“说你是傻孩子还是真傻,都是一家人谈什么连累不连累。”

未央回过身,将头埋在了他的肩上,委屈的声音有些哽咽:“爹,孩儿好累,孩儿想要退出这场腥风血雨时才发现我的身后只有万丈深渊。”

夏文公安抚的拍着她的背,这样的场景让他想到了未央的儿时:“一旦入局便再没有退路,这就是朝堂,孩子别害怕,爹会护你周全。”

这话听得未央鼻尖一阵酸,心里多年以来的苦在此时化作了泪流露出了眼眶:“爹…”

夏文公没有安慰她,只是静静地望着一望无际的黑夜,就这样无声的陪伴着她站在城墙上许久。

未央也不知是在夏文公的肩上趴了多久,擦了擦脸上的泪痕,平静的神情恢复了一如既往的淡漠:

“以前秦尤与塞尔坦暗自勾结,也难怪朝廷的兵马久久不能除去蛮夷,只是孩儿现在想的仍旧是粮食。”

夏文公其实很欣赏这样年轻的她就能把局面分析的很全面,开口道:

“如今蛮夷部落的士兵已全数擒下,粮食朝廷收到信也会加快运送过来。你现在还有什么理由不去好好的歇息?”

一夜的作战,未央的确也疲惫了,看着天边冉冉的一道晕红便知天快亮了,应道:

“嗯,爹也早点休息,孩儿告退。”

夏文公点了点头与她一同下了城墙,而后各自回了营帐。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