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凤舞天下,狂妃戏冷皇

第49章 料事如神

凤舞天下,狂妃戏冷皇 公子卿 1093 2016-06-25 22:17:03

  看着乱成一锅粥的苏府,未央也才知原来是苏洛逃婚了。

当众人都在焦头烂额盲目的寻找时,人群里忽然有人塞了一张纸条在未央的手里。

却被苏府的管家看见,未央还没来得及看纸条上的内容,便让那管家一手抢了纸条。

随后他就拿着纸条匆匆忙忙的去找了苏澈。

苏澈一上来就没给未央好脸色:“快说这张纸条是何人给你的?”

未央觉得有些好笑,神情肃然:“苏大夫问我,我问谁去?”

但她如果猜的没错的话,苏洛这次逃婚应该与玉子宸脱不了关系,至于那张纸条是谁给她的,她当真不知。

苏澈被未央的话气的语塞:“你!哼,夏将军,丢失贵妃娘娘可是大罪,恐怕到时我们谁都跑不了。”

未央没有丝毫胆怯:“贵妃娘娘是在苏府丢的,请问与末将有什么关系?”

苏澈面不改色的威胁道:“夏将军现已身在苏府,贵妃娘娘是此时丢的又有何不可?”

未央冷笑了一声:“苏大夫可还真是会强词夺理,与其在这里威胁末将还不如派人好生去找一找贵妃娘娘的老相好。”

苏澈顿时被未央的话语激恼:“你胡说八道什么?”

而就在这时苏柔赶了过来:“爹,她没有胡说八道,姐姐她的确喜欢宸王。”

苏澈瞪大了双眸,气的额头青筋凸现,一时也不知该说什么反驳。

未央平静的看向他:“纸条上写的什么?”

苏澈示意一旁的管家将纸条给她,未央接过看了后,似懂非懂。

十月江南天气好,可怜冬景似春华。

霜轻未杀萋萋草,日暖初干漠漠沙。

老柘叶黄如嫩树,寒樱枝白是狂花。

此时却羡闲人醉,五马无由入酒家。

这首诗曾经是她在星月湖凉亭里随手写的白居易的诗句,想到这里未央立马带领着士兵赶去了湖边。

屋顶伫立着的白眉看着未央远去也才点了点头:“还是皇上料事如神。”

云洛逸川就知道玉子宸他不会安分,而宫里的一些人自然也会趁此时下手。

当未央赶到湖边时,却不曾看见一人,星月湖的四周皆是茂密的丛林,就算是冬天这里也生长着大量的松树,所以绝对是最好的掩护。

而就在未央一筹莫展时,不远处突然传来女人的尖叫声:“啊…不要…放开我……放开我……”

未央朝着声源立马赶了过去,当她赶到时苏洛正被几个蒙面男人压在身下,身上裙衫被撕扯的几近赤.果。正垂死的挣扎着。

“哐当”一声鸣响,未央手里的一道飞镖便已刺中那名黑衣人后心,迸溅的鲜血制止了所有的罪恶。

未央负手而立于丈远的位置,冷眼凝视着另几个黑衣人,唇角微扬起一抹冷讽的笑:

“今日本将军心情不好,正想大开杀戒。既然你们想玩,我奉陪到底。”

几个黑衣人自知不是她对手,倒还识趣,为首之人哈哈一笑,拱手道:“望夏将军手下留情,我们也都是奉命办事,还请留我们一条狗命。”

未央笑容微冷,轻轻的吐出一句寒彻骨髓的话:“那还不快滚!”

就算那个为首的黑衣人蒙着面,她也认得他是何人,雪妃的部下,未央曾和他有过几面之缘。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