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凤舞天下,狂妃戏冷皇

第7章 谋杀亲夫吗?

凤舞天下,狂妃戏冷皇 公子卿 1089 2016-06-04 20:54:09

  樊城被攻下后,云洛逸川站在城楼的上方静候着拉祜的士兵火速的返回。

因为跑走报信的那个人不过是他有意放出去的。

白眉远远的望去看见的不仅是拉祜落荒而逃的士兵,还有云汉的兵马:“皇上,夏将军带兵追出来了。”

云洛逸川拿过白眉手里的远镜举了起来,正见人海里的夏未央掠过之处无一敌军胆敢近她之身,见她的拉祜士兵都避之不及。

他冷冽的唇边有得意的笑:“这倒像是她做事的风格。”

言语落下,云洛逸川轻盈的身影犹如一片落叶向樊城一跃而下,踩着众人的头颅直接寻到了夏未央。

“皇上……”白眉未说完的话语都还哽在喉间,再次举起远镜时云洛逸川却已在夏未央的身边了。

他修长的手指轻轻捏住她尖小的下巴,俊颜温润含笑:“央儿果真是巾帼不让须眉!”

对于突如其来的人,夏未央第一个动作便是向他挥剑,只是让他轻巧的避了过去。

云洛逸川温和的话语里带着笑意:“央儿是想谋杀亲夫吗?”

夏未央的神情微微惊讶,看着眼前这张俊美绝伦的面孔,淡漠的唤道:“皇上!”

云洛逸川直接乘上了她的马,将她护在了怀里,在她耳边低语道:“此次班师回朝,央儿想好了向朕要什么赏赐吗?”

夏未央沉默了片刻,冷冷的一笑:“半壁江山你会给吗?”

云洛逸川再次靠近她的身体,指尖勾起她的下巴,温润一笑:“央儿果真贪心,不过这才是朕认识的那个央儿。”

未央眼帘低垂,眸色黯然:“但云洛逸川早已不再是央儿认识的小哥哥了,而那个夏未央也不再是他的央儿了!”

“小哥哥……”他眸中一抹淡淡惆怅,微微的失神。

未央一向不怕他的狠戾,却独独怕他短暂的温度,柔情才是世上最锋利的剑。

他伸臂揽上未央的腰肢,温香软玉在怀,独属于她的淡雅馨香,拥在她腰间的手臂,不由得收紧了几分:“朕倒是很久没有听过这一声的称呼了!”

未央有些不安,在他怀中挣动了几下:“皇上请你松开末将。”

对于她话他仿若未曾听见一般,将她困在胸膛:“央儿你说,朕该拿你如何是好?若是有一天朕忍不住封你为妃了又该怎么办?”

夏未央唇边笑欲发冰冷,妃,原来她也不过是他眼里三千女人之中的一个:“皇上是想治夏家一个欺君之罪吗?”

沉寂半响后,才又听他道:“朕的确舍不得这样好的臂膀就被折断了。”

未央唇角微微上扬,有些苦涩:“呵呵。”

他在她耳边低喃了句,淡然的用指尖拨开了她额前零乱的发丝:“央儿为何发笑?”

夏未央趁此时挣脱了他温暖的怀抱,跳下了马仰视着他:“央儿不悔认识了小哥哥,但末将后悔认识了皇上,他从来都不知道她想要什么?最后他又给了她什么?”

他的心脏感到生疼,丢下马匹朝她的身影追去时却被一个又一个士兵阻挠着去路:“央儿……”

这时,上前的白眉是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在人群里寻到云洛逸川,禀报道:“皇上,托牧傲已同意归降云汉天朝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