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凤舞天下,狂妃戏冷皇

第9章 我可怜你

凤舞天下,狂妃戏冷皇 公子卿 1196 2016-06-05 20:42:29

    未央冷嘲的勾动唇角,哼笑道:“未央从来不会做他人的玩物。”  

  即便他是高高在上的皇帝,即便他是她心爱的男人,却并不代表他可以肆意的作践她。  

  云洛逸川凤眸微眯,深黑的双眸眸犹如万丈深渊,看似没有怒意,却蕴着瘆人的寒意。  

  这一次,未央是彻底的激怒了他。  

  他几乎不给她喘息的时间,直接将她抱起扔在了床上,除去所有束缚的衣裳,肆意掠夺她身上的每一寸芳香。  

  他倾身压下,伴随而来的是绵薄碎裂的嗤啦声,如同利刃割在心口一般的闷痛。  

  “云洛逸川,你放开我!”她挣扎着,下意识的扬起手掌向他俊脸上袭去。  

  而他却更快一步擒住了她手腕,将她死死按在身下,唇边邪魅的笑又深邃几分:“这就是曲解朕话里意思的惩罚。”  

  未央只是不想自作多情高估她在他心里的份量,所以她只认为他不过就把她当作一个闲下来可以打发时间的玩物罢了!  

  僵持了半晌,未央无疑觉得身上的男人是一头随时可以触怒的野兽,咬着牙屈服:“当初我只是可怜你!”  

  他低笑着,埋首在她肩窝:“央儿,朕不喜欢你说谎的样子。”  

  未央柔软馨香的身体紧绷着,痛意让她一直紧咬着唇瓣:“我…我没有说谎。”  

  她的身子她的心对他而言都是这辈子他最想得到的东西,因为她的这句话,他冷笑了一声:  

  “看来在这三年里央儿唯一学会的东西,只有自欺欺人。”  

  未央静默未语,睁大一双空洞的眸子,一动不动的盯着头顶的绸帐,灵魂好似已游移出躯体,任由他在她身上的动作。  

  束发的金带早已被他解开,如瀑的青丝扑散在床榻,肌如雪,发如墨,迷乱了人眼,美得让人窒息。  

  云洛逸川眸中闪过片刻的惊艳,唇角邪魅的扬起:“离别三年,你就当真没有一丝的想过朕?”  

  一夕云雨让未央精疲力尽,泪珠在她清亮的眸中盈动,如花瓣绽放的红唇,却沾染着鲜红的血滴。  

  “没有。”良久过后她才缓缓的开口:“放过我好吗?”  

  云洛逸川心口袭过一阵刺痛,低头吻掉她脸颊残存的泪,咸涩的味道在舌尖蔓延:  

  “央儿,在你答应做朕女人那一刻起,你知道朕有多开心吗?现在你又知道因你这句话朕会有多难过?”  

  未央的肌肤苍白的几近透明,无辜的让人心疼,沉默不语。  

  云洛逸川穿好了衣裳,淡看了她一眼:“既然你那么不在乎朕,那么明日午时你便直接上朗月山替朕收尸!”  

  她没想到听到替他收尸四个字时,她会表现的那么激动:“你不会的!”  

  未央知道他明日会和托牧傲在朗月山一决高下,对于他的实力她根本无须担忧,只是他向来说到做到。  

  他的话语里没有丝毫的温度:“你知道朕向来是说一不二的。”  

  说罢,他便径直离去了。  

  未央拾起残破的衣物裹住身体,蜷缩在床榻的一角,帐内分明燃烧着火炉,为什么她还是觉得寒冷的颤抖。  

  或许这个残冬不会太好过了。  

  片刻后白眉送来了崭新的衣物,当然,还有一碗浓黑的药汁。  

  未央没有丝毫的犹豫,端起药碗仰头便将药灌了下去,苦涩的药汁滑过喉咙,竟逼出了眼角的泪。  

  未央将空了的药碗递了出去,白眉接过,又道:“皇上也是为了您着想,夏将军别曲解了皇上的一片心意。”  

  幔帐内一片沉寂,白眉自讨了个没趣,讪讪的退了出去。

公子卿

审核责编!求别退稿回来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