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异世大陆 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

第121章 还是中招了

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 荨秣泱泱 1921 2016-07-31 18:21:33

  秦亦瑶不明所以的看了她一眼,以为她是担心自己和太子的关系,便摇头拒绝:“不必,今日我与你一起。而且现在白姑娘的情况,有个女子在旁也要好些。”

‘笨蛋!’慕轻歌心中暗骂了一句。

此时,她不能过度刺激秦瑾修。否则这个家伙发起疯来,还真不好说今日结局会如何。

秦亦瑶不愿离去,慕轻歌也只能尽快逼走秦瑾修,好把香炉处理了。

眸光一转,慕轻歌自言自语的道:“咦?我好想听到了脚步声。莫不是皇后带人来了?”

秦瑾修心中一紧,慕轻歌的话虽然刺耳,却已经让他冷静下来。

他前有父皇在看着,后有睿王虎视眈眈,他绝不能落人以把柄。将心中的怒火忍了忍,秦瑾修终于放开白汐月站起来。

“好好给本太子善后,不然……哼。”高傲的丢下这句话,秦瑾修便离开了偏殿,生怕再晚一步被人抓到现行般。

秦瑾修一走,秦亦瑶就跑到了白汐月身边,拉下一张锦布,裹住她的身子。

慕轻歌则直接走到那香炉便,冷哼一声,直接将其打翻在地,踩灭了正在燃烧的香料。

做完这一切后,慕轻歌才对秦亦瑶道:“尽量帮她处理好。”说罢,便离开偏殿,站在外面台阶上等候。

没等多久,皇后就率领了一大群人浩浩荡荡的过来。

远远的见到慕轻歌站在偏殿外,便问道:“慕小爵爷,你怎么站在此处?本宫听说白姑娘走失了,正差人四处寻找呢。”

慕轻歌心中冷笑,恐怕这个女人是听到自己的儿子和白汐月一起失踪的消息,才急急忙忙的跑来吧。

而那些跟来的贵妇,怕也是推辞不过,才让她们勉强跟来。

“回禀皇后娘娘,汐月已经找到。原来是不小心摔了一跤,此刻长乐公主正带着她借用行宫中的偏殿处理一下伤势,还有衣服上的脏污。”慕轻歌从容的道,听不出丝毫虚假。

她的回答,让皇后紧绷的心弦一松。露出一个淡淡的笑容,点了点头道:“找到便好。既然有长乐陪着,那本宫就不进去了。若是有什么需要,尽管吩咐宫婢便是。”

“多谢皇后娘娘。”慕轻歌垂眸道。

之后,皇后眷了一眼慕轻歌身后大门紧闭的偏殿,才带着人又浩浩荡荡的离去。

直到皇后等人消失在视线之中后,慕轻歌身后的门才缓缓打开。

秦亦瑶走出来,对慕轻歌道:“白姑娘似乎伤了肋骨,不能随意移动。我命人将马车驶来,我们这就离开。”

慕轻歌轻点颌首,同意了她的安排。

见慕轻歌同意了,秦亦瑶便下去安排一切。这个冰山公主,似乎渐渐露出贤惠的一面。

不一会,长乐公主的马车就缓缓驶入了偏殿。

秦亦瑶有些为难的对慕轻歌道:“白姑娘毕竟是待嫁之身,我的侍卫怕是不便碰她。婢女们又怕不小心动到伤势,害肋骨移位。”

慕轻歌看着她,听她说完后问道:“你想如何?”

秦亦瑶轻咬了一下唇,垂眸道:“你与她从小一起长大,不如你抱她上马车?”

慕轻歌似笑非笑的道:“你倒是好心。”

秦亦瑶面色一白,沉默不语。从内心讲,她也不希望慕轻歌与白汐月有亲密接触。但是,白汐月的样子又让她生出恻隐之心。

她的沉默,让慕轻歌心中叹了一声。伸手在她脸颊上轻拍了两下:“有一颗善良的心是不错,但也要分对象。农夫与蛇的故事听过吗?”

秦亦瑶恍惚的摇了摇头。

慕轻歌撇了撇嘴道:“改日说给你听。”说罢,便进了偏殿。

然,实际上,秦亦瑶根本没注意慕轻歌说了些什么,只是被他突来的亲昵动作给晃动了心神。

等她恢复过来是,慕轻歌已经抱着白汐月走了出来,直接上了马车。

望着两人钻进马车的背影,秦亦瑶心中升起一股酸涩。

就在她怅然若失的时候,属于慕轻歌妖冶的红色又从马车中钻出,对她喊道:“还不上来,等什么?”

秦亦瑶冰封的心,在慕轻歌的注视下泛起一丝微甜。

她第一次露出一个如春风扑面的笑容,上了马车。

马车,缓缓驶出了皇家狩猎场。

恐怕,主动要求前来的白汐月,怎么也想不到,自己会以这样的惨样返回慕府。

权贵没有结识,却差点被太子给……

一想到刚才偏殿中的危险,白汐月的眼泪再次掉落。

伤了肋骨,只能平躺。不然不小心动到,都有可能造成脏腑受创的重伤。

所以,马车里一半以上的空间,都让给了平躺着的白汐月。

好在,她有黄境中阶的实力,这样的伤势还能撑得住,只要仔细调养,不会有什么大碍。这让她稍稍放心。

本以为自己这次完蛋了,却不想,最后居然是慕轻歌救了自己。

这个废物纨绔,似乎也不是那么没用。

白汐月躺在马车上,回想起之前慕轻歌在那么恐怖的太子面前款款而谈,三言两语救下自己的画面,不知怎么的,居然有些心动。

体内,因为受伤而被忽略的异样躁动,在此刻,仿佛开始再度发作起来。

渐渐的,白汐月苍白的脸颊变得粉红发烫。

只是因为她是躺着的,坐在另一边的二人并未发现。

“轻歌……”白汐月占据了半个马车的空间,秦亦瑶只能与慕轻歌挤在另一边。

听到有些颤抖的声音从后面传来,慕轻歌转眸回头。

对上的,是秦亦瑶双眸如水,娇俏美艳的样子。

“你怎么了?”慕轻歌皱眉道。

“我……我不知怎地,觉得身子好热,浑身发软。”秦亦瑶细如蚊吟的道。并日冰冷如霜的声音中竟带有了一丝媚意。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