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异世大陆 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

第12章 腾鞭之罚(2)

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 荨秣泱泱 1719 2016-06-06 09:24:49

  既然慕家小爵爷对睿王殿下的爱慕,世人皆知,后者又为何还要故意亲近?按照慕轻歌的说法,更多时候都是秦瑾昊主动的。

虽然,他并未表现出爱慕的心思。但是,对于一个不得不隐瞒自己身份的少女来说,这样的亲近无疑是让她依赖而眷念的。

“我是废物之躯,天生无法修炼,若我不是嚣张跋扈,恐怕慕府早已经变得人人可欺。”慕轻歌似在为自己辩解。

可是,这句话,却换来慕歌一声嗤笑:“你仗的不过是你爷爷的势。若是老爷子有一天不在了,你以为你这做出来的嚣张跋扈能让你继续保住永宁公府的威名?”

“我知道。”谁知,慕轻歌并未恼羞成怒,反而低垂眼角:“所以,我……”

咚——!咚——!咚——!

突来的鼓声,打断了慕轻歌未来得及开口的话。

“怎么回事?”慕歌望向帐篷外鼓声传来之处,挑眉问道。

慕轻歌咬唇道:“是军中集合的鼓声,定是爷爷下的令。”

这话音还未消散,慕歌便见帐篷的帘子被人从外打开,两位身作轻甲,神色紧绷的士兵出现在她眼前。

眉梢再度一挑,慕歌没有开口。

“小爵爷,老将军有请。”两人铿锵的道。

在军中,他们还是更习惯称呼慕雄为将军。

慕歌舔了舔嘴唇,一跃而起。随手弹了弹微皱的衣袂,身姿挺拔的朝帐篷外走出去。

那步伐从容不迫,昂首挺胸,似乎前面即便是刀山火海,也不能让她皱一下眉头。

两个奉命而来的士兵对视一眼,彼此眼中都有些诧异。眼前的人,仿佛与他们所熟悉的那个小爵爷有些不一样了。

他居然没有反斥他们?

自动自觉的走出去了?

两个士兵心中悲愤的道:‘小爵爷,您不是应该指着我们鼻尖臭骂一顿,然后踹上两脚,让我们跪在你面前赔罪后,才勉强移驾的吗?你这痛快的离开,不符合逻辑啊!啊!’

可惜,慕歌听不到这两位的心声。循着鼓声而去,她在想慕雄准备干嘛。

一步步走来,慕歌的眼神越来越亮。

不过一个时辰不到的时间,原本荒芜之地,居然拔地而起一座井然有序的军营。巡逻卫兵,明哨暗哨都各司其位。由此可见,慕雄带兵的本事可不是吹出来的。

战鼓立在中帐外的空地上,而慕雄端坐在主位,右侧是一身蟒袍的睿王秦瑾昊。其他随军而来的将士则分立两旁。

不仅如此,无军衔的士兵也列队成阵,如钢枪般站着,没有发出一点声音。

慕歌眼神一扫,视线落在正对慕雄而设的一个高台上。

说是高台,不过离地三尺距离。

但这方型高台上却立着两根柱子。柱子身上,分别钉着两个铁环。高台上,还站有一人,赤裸的上身,肌肉紧绷如山丘般。他跨立而站,手持一根婴儿手腕粗的长鞭,神情冷漠。

慕歌眉梢一跳,一种不好的预感袭上心头。

“慕轻歌,还不跪下!”慕雄突然暴喝,让慕歌看了过来。

“为何?”慕歌绝美却青涩的小脸毫无惧意,只是平静的看向慕雄,清瘦的身姿挺拔如剑,不卑不亢。

慕雄虎目一瞪,对孙儿的表现却飞快的划过一丝欣赏。“哼!你擅自离都,卷入战场,连累五百亲卫无辜丧命,难道还不知错?”

慕雄是爱兵之人,他手下的兵每一个都如同他子侄一般。他要责罚慕轻歌,不是为了作戏。而是慕轻歌必须要给出一个交代,必须要还那些死去的将士一个公道。更重要的是,他要慕轻歌明白,任性而为的代价。

话中,夹杂了内劲,震得慕歌气血翻涌。

但是,她却丝毫没有生气,更没有反对。

她沉默。

但坐在慕雄右侧的秦瑾昊却开口了:“老公爷,五百英烈命丧落日荒原,轻歌必定难过。如今他刚蒙大难,还请老公爷从轻发落。”

说完,他看向慕轻歌。可是,却没有看到预料之中感激、爱慕的眼神。

秦瑾昊一愣,强忍着心中厌恶情绪,靠在扶手上的手指轻轻捻了起来。似乎,有什么东西正在脱离他的掌控。

慕雄眷了秦瑾昊一眼,又看向慕歌,问道:“慕轻歌,你也觉得这件事便如此揭过吗?”他这话中,藏着一丝紧张,似乎害怕孙儿的回答让自己失望,让众将士寒心。

慕家的嫡孙是废材体质没有关系,只要他能让众将士心服,即便他日他死了,孙子也能自保。可是……

“爷爷准备如何责罚?”慕歌淡然反问。对秦瑾昊的求情,似乎根本未闻。

“腾鞭一百。”慕雄答道。

这回答,引得众将侧目。似乎都在猜测慕轻歌这小身板是否能经受的住这一百腾鞭之刑。

慕歌抿唇,一语不发的转身,大步向行刑的高台走去。

众人默,就连心中算计的秦瑾昊都在等待她的下一步动作。

慕歌登上高台,也不站在双柱之间,而是面对底下所有将士,负手跨立,淡淡的对行刑之人道:“老将军罚我一百,我再加一百,告慰五百英灵!打!”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