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相思谋,总裁的出逃妻

92 趁人之危的渣男!

相思谋,总裁的出逃妻 无季年华 1799 2016-04-11 09:02:49

  一想到昨晚,顾西陆刚刚好不容易压制下去的血气,又热辣滚滚的上了头,而后血气回流,全部集中到一处直冲小腹奔去……

  这件事的始作俑者——顾西陆微微眯眼,看样子恐怕是早已忘记的不剩一丝渣土了吧!

  顾西陆在心里暗咒一声!

  这样陌生的感觉一旦开启,罪恶好似被打开闸门的猛兽,一只只伺机而动,跃跃欲试,让他的喉咙一阵阵干涸、发紧!

  还真是一只妖精!

  外人看起来纯净清澈,人畜无害的白莲花模样!

  只有他顾西陆见过她妖娆的本质,那属于在暗夜里开放的极致美丽!

  “你要不要试试?”

  顾西陆举着酒杯,在楚乔眼前晃了晃!

  楚乔:“……”

  会不会不大好?

  嗯,在别人家里,贪酒总归是不好的。

  心里犹疑了片刻,准备出口回绝,虽然她承认确实被那琥珀色的液体诱|惑了!

  “不了,谢谢!”

  “醉不死你!”

  异口同声发出的话语,都是一个意思,情绪却相差太远!

  反应过来的楚乔心里愤懑无比,明明是这个男人找着要给自己酒喝的,怎么又口出恶语?

  她从不喝酒,怎么会醉死?!

  “我从不喝酒,要醉也是你这样的酒鬼!”

  楚乔终于理直气壮了一回!

  “从不喝酒……?!”

  拖长的语音,肯定的疑问,嗤笑的口吻!

  楚乔疑惑地盯着男人的嘴唇,想看他还能说出什么反证不成?

  “昨晚醉得跟猪一样,上错床的是谁?”

  清清淡淡的声音,明显压低的音量,楚乔却感觉犹如一颗鱼雷投进心湖,炸得她七零八落!五脏俱焚!

  喝醉酒?

  上错床?

  说谁啊?

  耳膜鼓鼓作响中,楚乔还是神奇地听见了男人呢哝般刻意压低的声音。

  “你昨晚自以为喝的那种绿色果汁grasshopper,俗称绿色蚱蜢,不是果汁,是鸡尾酒。琅色酒吧的绿色蚱蜢都被厉以峰亲自改良过,减弱了薄荷刺刺的口感,入口更加香醇,当然,后劲儿也更足。昨晚你应该已经体会到了吧……”

  被雷劈是什么感觉,楚乔觉得她现在正在经历的就是被雷劈的感觉!

  从头发丝儿酥到脚趾尖儿,动都不敢动一下,生怕轻轻一动,整个人轰然破碎,灰飞烟灭!

  谁能告诉她昨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这个渣男说她喝醉了酒,上错了床,是真的吗?

  上错了床?

  那房间里就两张床,她上错了谁的床?

  原本早上醒来,虽然头痛欲裂,昨晚的记忆零零碎碎的,好似有什么不同,又几乎记不起来!

  直到在洗手间看到被咬破的嘴唇,她方才惊觉,自己好似做了个春|梦!

  具体细节,她根本记不起来,也羞于回忆!

  可是在梦里缱绻的对象,虽然看不清脸,她记得清楚是程景颢啊!

  当是她只是暗笑自己日有所思,夜有所梦!

  因为设想过用自己挽回程景颢的感情,所以竟在梦境里提前预演了。

  细节?

  细节她根本想不起来!

  或者说连梦都没做完?

  楚乔当时在心里甚至有些庆幸!

  因为梦境太真实,如果她在梦里把程景颢那啥了,以后就算因此挽回了双方的感情,楚乔仍会觉得心有郁结!

  她是女人,固执的坚守先有爱,才有性!

  不能苟同于男人的先性后爱!

  画面翻转,楚乔记起上午在医院,身姿高挺的男人挡住道,贴在她耳边说:“下次不要那么激烈的,咬破嘴唇儿,别人一眼就看出我们怎么回事儿了!”

  当时她曾有过某些一闪而过的猜测,却始终不肯承认。

  这种事情怎么会发生在她楚乔身上?

  不可能!

  虽然她楚乔自封无父无母,可是一直洁身自好!

  她一直爱的都是一个叫程景颢的男孩子,时机到了,他们一定会相携到老,相爱一生!

  她对伴侣的要求:不欺骗,不背叛,不抛弃。

  她要求程景颢做到,她自己当然也会严于律己。

  昨晚……昨晚到底发生了什么吗?

  她的身体背叛了吗?

  楚乔极力想要在男人脸上窥探到哪怕一丝丝的破裂表情,妄图证实他的话其实就是谎言和欺骗!

  很不幸,她失败了!

  男人在说完这句话之后,仍然端着一副优雅克制的雅致笑容,此刻看在楚乔眼里,竟是特别的刺眼!

  楚乔真恨不得想撕碎面前这张雅致的笑脸,看看他伪装的面具背后,到底是怎样阴暗的灵魂!

  这样明目张胆的暗示她,是什么动机?!

  楚乔在心里咬牙切齿,视线落在男人薄削饱|满的嘴唇上!

  原本的咬痕已经转淡,淡到不仔细看,几乎看不出来的地步!

  本能的舔一舔自己的唇角,竟然也不疼了!

  小时候磕破嘴唇,乔楠哄她时就说过:嘴如橡皮,弹|性好,恢复快!想来是真的!

  只是,那嘴唇真是她咬破的?

  男人唇上的咬痕明显比自己轻很多,以至于众人根本没看出来!

  不像她,刚进门的时候,还被眼尖的妇人询问她的嘴唇怎么回事!

  当时她是怎么回答的,硬着头皮说感冒发烧,上火冲破了嘴唇……

  好在齐芳和顾邵琛都附和了她,让她一会儿吃点清淡的,败败火!

  这个男人对自己可比自己对他下得了口太多!

  趁人之危的渣男!

  仿佛被抽空了力气,楚乔滞呆地起身,机械地跟众人鞠躬致歉,说要上洗手间!

  连陆远峥关切地询问都置若未闻!

无季年华

【家里断网了,出来蹭网发,迟了些!】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