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相思谋,总裁的出逃妻

71 屋内住着一群小偷

相思谋,总裁的出逃妻 无季年华 1770 2016-03-28 08:29:11

  想到自己的足迹遍布江城的大街小巷,寻找修理钟表的老师傅……

  甚至会思考汪雪芝在自己成长的道路上扮演的角色,以及她始终走不近的距离。

  她也会想乔楠,想乔松柏,甚至想楚涵云,这些她以为早已尘封锁进角落的人。

  她越来越控制不住自己,每每想起这些人,她都这样告诉自己,想念不代表原谅。

  她一再告诉自己,自己回来只是为了找程景颢挽回感情,与其他无关。

  她最终会回江城,她早已习惯了那里的生活模式。

  ———————

  可是一回G城,她就鬼使神差地转悠到了楚宅,她居然还记得昨天是那个与她两看生厌的老太太生日。

  她开始讨厌自己的好记性……

  在大门口遇到奶妈吴嫂,纯属偶然。

  吴嫂吱吱呜呜的暗示,她听懂了。

  原来除了老太太生日,还会宣布楚凌进公司的事情,其实就是确定楚凌的身份地位。

  楚乔在心里惊诧过后转而冷笑。

  惊诧的是,楚涵云这么些年,居然真的信守了对她的承诺,让楚凌以养女身份进门;

  冷笑地是,楚涵云的长情用错了时候!

  既然说了是养女,她不介意帮忙这两个人,让一个继续保持他儒雅长情的成功人士形象,让另一个继续保持她养女的身份和地位。

  这是天意!

  这个决心,在她走进楚宅,看到庭前屋后的设计,看到厅内厅外的布置时,更加坚定。

  屋内住着一群小偷,偷走了她和妈妈的最爱,偷走了妈妈的人生,她的幸福。

  她有什么理由不站出来维护自己的所属,至少声明一下总是必要的。

  她觉得自己一直看不清楚涵云,或者她一直没有用心去看他。

  楚涵云到底爱不爱乔楠呢?

  楚涵云抱住她的一瞬间,楚乔想到的是就是这个问题。

  一直以来,她的答案都是否定。

  但在那一刻,她以淡漠第三人的视角感受到,或许是真爱吧,

  但也是真正的伤害……

  楚涵云的激动和眼泪,她都看在眼里,但是无法原谅。

  幼年时的仇恨转淡,但是心,早已冰冷成石,难道用几滴眼泪就能融化吗?

  如果什么都能轻易原谅,世间哪有那么多的悲欢离合,爱恨情仇?

  她就是这样一个心狠的女子,她的阳光和美好早在十二年前,乔楠离去的那一刻就失去了,还是被她至爱的人剥夺而去。

  楚老太太无辜吗?

  如果说楚涵云和夏婉如是直接的背叛者,楚老太太无疑是最可恶的推波助澜者!

  楚凌无辜吗?

  或许吧!十岁以前的楚乔不是一直觉得顶着私生女身份的夏凌可怜吗?

  她分给她友谊,分给她物质,分给她父爱母爱,及至后来可笑至极的发现,连姓氏都要分给她!

  不是吗?父亲本来就是人家的,你还在那里傻兮兮的扮演知心姐姐!人家在心里是怎么看你的?

  楚凌的存在本身就是对自己最大的伤害,还需要理由探讨她无辜与否吗?

  窃取十几年锦衣玉食的生活,霸占高高在上的楚家小姐尊荣,当然要付出些代价,总不能把什么好处都占全了吧?

  十年前,楚老太太就说过,她楚乔是一个下的了手的人!

  让一切维持原状,的确是个不错的主意!

  至少现在,她并不想有任何变动。

  如她所料,楚涵云一切都依着她。

  这两年若有似无的联系中,她清楚地体会到楚涵云对她的迁就和弥补。

  问题又来了,在她离家出走长达十年的岁月,最初的八年,不论是楚家还是乔家,难道没有人找过她吗?

  以着楚乔两家的人脉,如果找了,会找不到她吗?

  楚乔在经过日夜的挣扎和思考中,得出的结论就是,那时根本没有人找过她。

  既然如此,后来为什么又要找她呢?

  找到她之后的楚涵云明显对她更好了,哪怕楚乔故意无理和疏远,都不能打消楚涵云锲而不舍的关怀和帮助。

  可惜,她早已学会了独立和生存,现在楚涵云要给她的,就像是无数个洋娃娃,而她,早已过了需要洋娃娃的年龄……

  楚凌的惊慌和向夏婉如的求助,她都看在眼里,心里痛快吗?

  应该是痛快的吧!

  这个她从小叫做小姨的人,性子一如既往的温婉柔和,唯一的改变就是气场变了。

  楚乔记忆里的夏婉如胆小,包容,总是一副唯唯诺诺的样子,说话轻声细气地,那感觉就像大口呼吸一口空气都会觉得不好意思。

  现在呢?

  楚家当家女主人的姿态尽显:穿着内涵奢华,谈吐得体大方,妆容美丽优雅,气质高贵端庄。

  怎能与当年哭哭啼啼跪在乔楠脚下忏悔的落魄女人相提并论?

  从始至终,楚乔都压抑着自己,当这个女人是空气。

  她不相信人能宽容出境界!就像夏婉如。

  当年,自己虽是无心之举,还是间接让夏婉如跌落泳池,导致小产。

  楚涵云给她一耳光的时候,她虽然蒙住,眼前被大片水光弥漫,嘴巴都合不拢,却是倔强地没出一声。

  眼前看不见,耳边却能听见,是夏婉如细弱蚊蝇的哽咽声:“她还是个孩子,不要跟她置气……”

后来,吴嫂给她红肿的脸颊滚熟鸡蛋时,在她耳边轻轻责备和描述,她大概还原了当时夏婉如为她求情的姿态。

无季年华

【求收藏!求收藏!求收藏!重要的事情说三遍。亲亲们会收藏吗?小五业务时间更文,兴趣大于一切,如果数据上不来,动力不足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