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嫡女谋

第二十一章 弃子

嫡女谋 懒皮鬼 1404 2016-03-29 20:47:50

    第二天一早,事情果然像冷夕颜所说的那般,京城里面大街小巷都在传牛员外家突然出现一批盐,就连藏在了什么地方都说的一清二楚,一时间人们的谩骂声不断,牛员外在家急的如热锅上的蚂蚁,马上写了一封信,命人火速送到宫中,交给宫里的内务总管太监。  

  冷夕颜如没事人一般回到了冷府,刚进冷府,便被冷国安叫了过去。  

  冷国安看着冷夕颜,一脸情急的模样说道:“你怎么才回来?你听见街头小巷的传闻了吗?这件事情是不是真的?”  

  冷夕颜点点头,直接走到桌子旁坐下,一直脚踩在椅子上,拿起一旁的苹果‘咔嚓’咬了一下说道:“嗯,是真的,怎么了?”  

  “怎么了?”冷国安一听扬起声调说道,“若是真的,你还有闲情逸致在这里吃东西?赶紧想办法去牛府将那些盐拿回来啊。”  

  冷夕颜冷笑一声,抬起眸子冷冷的看着她的父亲说道:“怎么拿?你有证据说那批盐是我们的吗?”  

  冷国安一下子被问住了,不停的锤着双手说道:“这…..哪怕是花点银子赎回来也好啊,总之你就应该做点什么,而不是在这里享受。”  

  他的话音刚落,冷夕颜忽然将苹果‘嘭’的一声仍在盘子桌子上,睨着眸子看着冷国安,那神情如此的陌生,令冷国安浑身一震,不知道为什么,只要冷夕颜每一次这么看着他的时候,他仿佛浑身都不能动弹,像是心虚,又像是害怕,总之就是不敢直面正视她的眸子。  

  “你,你这么看着我敢什么?”  

  冷夕颜扬起嘴角,邪笑一声说道:“这冷家若是没有我,你猜会怎么样?其实有的时候我也很想跟弟弟一样,遛遛鸟的,打打架斗斗鸡,这样的人生岂不是快哉?只不过,我在想,若是我真的像他那般,你肯定早就把我们母子赶出去了吧?”  

  这一席话说的冷国安直冒冷汗,眼神有些闪躲的说道:“你胡说什么,不管怎么样你都是我的儿子,我又怎么能….”  

  冷夕颜不屑的打断他说的话,“如果可以,我真的不想做你的儿子,还有我最后说一句,生意场上的事情,你最好不要插手,也不要干预我,否则我可是什么事情都做的出来的,我既能让冷家兴旺,也能让冷家迅速衰败。”说着便站起身迈着大步离开了。  

  冷国安在原地呆呆的望着他离开的背影,叹息一声,不得不承认他说的话都是正确的,如今他虽然贵为冷家的家主,可里里外外的人又有谁不知道,这冷家真正当家的不过是冷家大少爷冷幕迟罢了。  

  京城***务府总管太监陈永福拆开牛员外的书信淡淡的扫了一眼上面的内容,阴沉着一张脸,半阴不阳的说了一句:“真是个废物。”  

  “公公,那这件事情该如何去办?”一个侍卫模样打扮的人在一旁问道。  

  陈永福半眯着眸子,尖着嗓子摆摆手说道:“罢了,反正上头那位也不过是想给那人一个教训而已,若是杂家在步步紧逼的话,恐怕会让那位不高兴了,这件事情就交给牛员外自己解决吧,必要的时候…..”陈永福在自己的脖子面前比划了一下,做了一个杀的动作。  

  “只要不牵连到杂家就好,否则杂家不好像皇上解释。”  

  那人点点头说道:“嗯,属下知道怎么去做了。”说着一闪身便没了人影。  

  所有的事情都如冷夕颜所预料那般,不到傍晚的时候,那批盐便在牛员外亲自的护送之下还回了冷府,而牛员外对此的说辞便是,不知道是谁将这批盐和那批细沙调换了,他对于此事也不知情,若不是有传言,他自己都不知道这批失盐会在自己的府上,而且为此事感到非常抱歉,又特意送上了白银两万两算是平息此事。  

  冷夕颜将银子收下之后,邪肆的扯开嘴角说道:“牛员外,这件事情我冷府算是不计较了,不过,你也知道,我冷府乃是天下第一的皇商,而这批盐又跟朝廷有莫大的关系,所以,皇上那里,您总要给个说法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