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豪门婚计,总裁太霸道

第107章 书法

豪门婚计,总裁太霸道 一别素年 1963 2016-04-11 08:51:07

    楚歌有兴趣,他忙问:“彩头是什么。”  

  温和笑道:“输了的人,给大家来场即兴表演怎么样?平时大家都是端庄的名媛贵公子,哪有踢腾的机会,今天就看哪个能让我们开开眼界。”  

  其实温和这样说只是种倜傥话,在场的都出身良好家境优越的人,哪个不是多才多艺的?除了章晴天。  

  温和也是看人下碟。  

  今天的章晴天为了出门做事方便,长袖T恤配净绿色长裙,搭小白鞋,非常悠闲的打扮,没有牌子,看起来就是些廉价货,比起场上的衣着讲究的众人,简直是比到泥地里去了。  

  楚歌压了他看好的三号。  

  温和看向没有表态的章晴天,“章小姐你呢,你看好几号。”  

  楚歌:“三号三号跟我没错。”  

  温和嗔了他一眼,“楚哥哥你着什么急,章小姐难道不会看?她肯定没看上你选的三号,章小姐你说呢?”  

  章晴天摇摇头,道:“我不会看,还是不选了。”  

  “没事呢,也就碰一下运气嘛,人多才好玩。”温和力邀。  

  阮旋西也跟着道:“章小姐别客气,他们都选了实力差的,都想着要表演呢,你稍稍看几匹,都能选出比他们强的。”  

  如果一再推托就显得小家子气了。  

  她无奈,这些场合果然不适合她,“那好,我也跟着选三号吧。”  

  温和跟大家挤挤眼睛揶揄,“果然是夫唱妇随……”  

  楚歌摸了把汗,“别乱说啊,我们是清白的……”  

  “知道知道,我们看得出来。”大家笑道。  

  章晴天转了转头,装作没听到的样子。  

  这是什么鬼?  

  想着这比赛完了后就走人,她一刻都不想呆了。  

  要是可以她还是希望她的三号不要垫底吧?  

  她目光紧紧地盯着场下三号的黑马。  

  楚歌看了好笑,“不用紧张,我这点眼光还是有的,相信我没错。”  

  想来是她的执念太深,本来排在第二名的三号,不断地追着前面的第一名,有越来越近之势,章晴天眼睁睁地看着它一点一点地被后来的马匹超过,成了倒数第一名。  

  章晴天靠在背椅上,长出了一口气。  

  楚歌脸上闪现出不可置信的表情,“章小姐对不起了,连累了你,这次看走眼了。”  

  章晴天睨了他一眼,她怀疑他是故意的!  

  “真是出人意料,哎你们俩跑不了了。”  

  “哎楚歌那句话怎么说,情场得意赌场失意?也不要太难过了。”  

  “可不就是,好了,想好没有啊,好期待哦。”  

  大家笑嘻嘻地看着他们俩。  

  章晴天跟楚歌对视了眼,对方投了个抱歉的眼神,只听他道:“哎哟,这脚不知道怎的突然疼起来,肯定是刚才太激动的缘故,拉到筋了。”  

  章晴天:“……”  

  裴瑜白了他一眼,“喂坐轮椅的那个演技不要太浮夸了啊。”  

  反正不管大家怎么嘲讽,楚大少就一副要死不活的样子,对大家的鄙夷毫不为所动。  

  他是打算把这个账赖到底了。  

  开玩笑,要知道叫他楚歌吃喝嫖堵这些就在行,表演?五音不全,四肢不发达,难道要跳个脱衣舞不成?  

  大家对这样的无赖也是没符了,要知道人家还是个伤患,难道还把提起来打一顿?  

  阮旋西暗中鄙夷,想不到楚歌是这样的人,一个小小的赌注都输不起!  

  最后大家只能把目光投到章晴天身上了,这个不要不哪里冒出来的女人,不知道会有会有好戏看。  

  温和目光闪了闪。  

  她道:“章小姐听说你是演员?要不你给我们演一段?”  

  “演员?不知有没有作品?”有人好奇了。  

  “有呢,王学灿的那首MV演过女主角。”阮旋西说道。  

  “既然如此就演一段吧,有哪些影视经典大家指一个,让章小姐也挑战一下。”  

  章晴天看着阮旋西她们三言两语就决定了她的事情,她心里有些不爽。  

  她对温和认真道:“温小姐记错了,我并不是演员,不会演戏。”  

  温和看着她微微皱了皱眉头,神色不爽。  

  “没有什么才艺拿得出手的,要不我给大家写几个字吧。”  

  众人有些吃惊,写字?一般人很少会当众表演书法,除非是正儿八经的系统练习过的。  

  书法不比其他的由有硬型的审美标准,写得好了也罢,不好真的要贻笑大方了。  

  笔墨纸砚这样的东西准备起来也容易。  

  章晴天五岁的时候因为不小心打烂了家里的一个碗,被陈庆红追打不休,中午还被罚不准吃饭,那时候的自己还不知道自己不是家里亲生的,经邻居的一些为她抱不平的闲言,心里就觉得非常的委屈,自己一个人跑了出去。  

  她喜欢到家里附近的一处一学里去,觉得那里的学生幸福极了,不用干活不用被打,每天背着书包高高兴兴地上学,当时的她总是想,要是她现在也能上学就好了,那样就不用经常在家里被打被骂了。  

  当时是午休时间,学校静悄悄的,她扒在校外的铁栅栏杆上往里面看。  

  一位头发花白的老者看到了她,问她怎么了。  

  她没说话。  

  眼睛看着他手里提着的馒头袋咽口水。  

  老者就问她,是不是饿了。  

  她摇摇头。  

  老者拿了个馒头给她。  

  她说她不能要,她不认识他,不能随便拿别人的东西。  

  老者笑了,看她一个小不点一本正经地跟他讲着道理,觉得好玩。  

  他说要是让她帮他一个忙,那么是不是就可以接受他的馒头了。  

  她想着好像有道理的样子,可是又想着自己好多都不会,应该帮不了人家什么忙,眨巴着眼问,“我可以吗?”  

  老者把她带回他的住处,一间老旧的教室楼宿舍楼,里面坐着位慈祥的老奶奶,老者说那个是他老伴,因为生病了,所以只能坐在轮椅上,说是请她给他老伴讲讲故事就可以了,他老伴特别喜欢小孩子。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