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异能 鬼夫难从,阴婚为妃

第六十八章 不会不管你

鬼夫难从,阴婚为妃 林栀夏 1858 2016-04-06 21:44:07

    对面小朵的脸上也闪过惊讶,惶恐的表情。  

  “小朵!”苏汐连忙伸手去拉她,但是根本就拉不住,反而像是拉住了无用的空气一般!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手从小朵的手中穿过。  

  苏汐扑了个空,她眼睁睁地看着小朵在她的面前消失了!  

  “小朵,你去哪儿了!”苏汐看着这周围异常静谧的环境紧张了起来。  

  她的眸光微微一低,却看到了那张黑色的镇王符落在地上,那张镇王符通体漆黑,只看上一眼,就能感觉到几分寒意。  

  苏汐心底升腾起了几丝不祥,她必须赶紧离开这里!这里不对劲!  

  对了!前殿有李真人和那些僧人在!  

  苏汐连忙朝着前殿的方向跑去,但是一到了前殿,苏汐彻底傻眼了,别说李真人了和那些僧人了,连一个人都没有!  

  “难道是他们都去禅房了?”苏汐的声音里含了几丝颤抖,眼前的这一切,太诡异了,她和小朵离开大殿也不过片刻的事,怎么这么快……大家就都走了呢?  

  “对,一定在禅房!”苏汐连忙往禅房走去。  

  但是走到禅房一看,禅房里依旧没有人!  

  “叶北冥,叶北冥,你在哪儿?小朵你在哪儿?”苏汐叫着叶北冥和小朵的名字。  

  “别叫了,他们根本就没在这里。”一个冷漠的声音传来,苏汐转过头去,看到季北走了过来。  

  苏汐虽然对季北不大喜欢,但是在没有任何人的情况下,看到他,心中还是有稍许的安。  

  “这里,怎么会没有人。”苏汐看着越来越近的季北问道。  

  季北没有看向她,只是道,“你真是自找死路,这里进来了,几乎就不能出去了。”  

  季北的话让苏汐一惊,她看了看四周惊讶道,“这里不就是寺庙么?怎么会不能出去呢?”  

  “真是笨。”季北突然冷笑了一声,他的眸子看向苏汐道,“瞬间所有人都消失,怎会是常人所为?我们走进了一个奇怪的局,根本就没有办法出去。”  

  季北的话说得很对,苏汐仔细看了看四周,再次确定了没有任何人之后,她无奈地叹了一口气道,“那我们现在是要等死么?”  

  说起死,虽然她有些舍不得这人世间,但是一想,若夏说不定过些日子就会嫁人,有人照顾,自己父亲有儿子了,那自然也无事,小朵……叶北冥应该会照拂它吧!  

  或许死了,还真的不错。  

  苏汐这般想着,唇角竟然还浮现出了一丝笑意,她就坐在了一间禅房的门栏处冷静了下来。  

  季北注意到了苏汐的样子,微微蹙眉,不过仅是瞬间,他转身看向她道,“你不害怕?”  

  “害怕,可以活么?”苏汐用手撑着下巴,无奈地回答。  

  “可以。”季北的话让苏汐笑出声来,她抬起眸,“是么?那怎么出去?大吼我很害怕吗?”  

  苏汐说完看着季北,却发现季北的表情有些奇怪,那唇角微微勾起,是在笑么?  

  他那样的男人,不是冷嘲就是热讽。  

  季北注意到了苏汐的目光,那薄唇微微一抿,冷然道,“好看么?有这时间,还是一块儿找出去的路吧!”  

  “真的能出去?”苏汐都做好死在里面的准备了,一听季北的话,她的心里竟然还升腾起了丝丝的希望。

  

  “恩。”季北应了一声。然后看了看四周,最后大步走到了院内的一颗树下。  

  “问题就在这儿了,拿锄头过来。”季北看着那棵树说道。  

  啊?拿锄头?说的是她么?  

  苏汐见四周没有人,确定他叫的是自己之后,迅速走到禅房内去看了看,还别说,禅房的最角落里还真的放了一把锄头。  

  这把锄头不是很重,苏汐拿着锄头走到了季北的身旁,将锄头递给了季北。 

 

  呼啦一声,季北大掌擒住锄头,迅速劈下地面,而就在锄头接触到地面的瞬间,地面竟然碎裂开了一条缝!  

  而那一条缝里竟然有一个红色的布包。  

  “我记得,昨日,这个院子里没有这棵树……”看着这条裂痕,苏汐竟然想起了昨日进来的时候压根没有看见这个院子里有这棵树。  

  “阵法里寺庙的样子应该是阵法初设时候的样子,看来这个阵法已经存在很久了。”季北说着,弯下身子正准备将那缝里的红色布包拿出来的时候,那布包里竟然伸出来了一根长长的触手直接朝着季北去! 

 

  “去!”季北迅速后退了一步,错开了那触手,然而那触手落空之后迅速朝着苏汐绕来。

  

  苏汐一愣,只感觉那触手直击自己的面门。  

  触手迅速分为两条,上面不断滴落里黏糊糊的东西,两条触手就要穿破苏汐的眼眶!  

  “该死的!”季北暗咒一声,正准备上前去阻止,却见一抹玄色的身影迅速擒住了那两条触手。 

 

  他的出手就在瞬间,等季北再次看清的时候,那触手已经被连根拔起,且焚烧损毁了!  

  一股难闻的味道传了出来,空气里传来了嘶嘶燃烧的声音。  

  “不是让小朵告诉你别乱走么?”叶北冥此刻已经脱离了楚然的身子,现出了真身。他看着苏汐,那英挺的眉微微蹙起。  

  叶北冥的出现让苏汐有些惊,她顾不得回答叶北冥这话,只是道,“进来了这里就不能出去,你为什么要进来!”  

  这语气里还多了淡淡的些许责怪语气。  

  叶北冥听了苏汐这话,那面色竟然柔和了些许,他伸手揉了揉苏汐披散在身后的青丝道,“好了,既然你是本王的王妃,那本王是不会放任你不管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