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异能 鬼夫难从,阴婚为妃

第五十八章 本王待你这般好,你竟要逃

鬼夫难从,阴婚为妃 林栀夏 1890 2016-03-24 00:00:00

    回府的一路上,苏汐坐在马车里,那双眸子微闪,抬眸望向别处,就是不看叶北冥一眼。  

  苏汐此刻和叶北冥的关系不算大好,但是苏汐这举动,无异于告诉叶北冥,她要逃走!  

  男人的眸子徒然一暗,趁苏汐一个不留神就将她带入怀中,温热的指腹磨砺着她的下巴道,“怎了,王妃还有心事不让本王知道?”  

  叶北冥一向狂妄惯了,苏汐知道反抗是没有成功性的,伸手将他的指轻轻推开道,“没事,只是这次王府的事情有些累。”别的话苏汐也不说了,她的话语有些低声底气,带着心思的低沉。  

  她没有察觉到抱着自己的男人眸光一暗,却依旧不肯松开搂着她的手。  

  咯吱一声,丞相府到了,苏汐别的话也不说,有些失魂落魄地就回了自己的房间。  

  “大人,夫人这是怎么了?”看着不对劲的苏汐,珍儿也忍不住多嘴问了两句。  

  叶北冥抬眸,那眸底的一抹寒光却是让珍儿瞬间禁言。随后长腿一抬,也毫不留情地进了府去。  

  看着这神色各异的两人,珍儿也是一头浑水,却是什么也说不清。  

  为了好好打探下情况,珍儿还是端了些茶水和吃食到苏汐的房中。  

  “夫人,您和大人出去这么久,肯定是累了,来,用点吃食吧。”珍儿一边说着,一边推开了苏汐房间的门。  

  但是房间里的情况却是让珍儿张大了嘴!苏汐在收拾自己的行李!  

  “夫人,您这是要做什么!”珍儿尖叫,连忙走到了苏汐的身旁道,“您是又要出门么?”  

  “不是。”苏汐摇了摇头,她见有些惊慌的珍儿,自然是明白珍儿猜到了什么,但是她怎么能将自己的想法告诉珍儿呢?告诉了她,叶北冥不也就知道了么?  

  “我家中来信了,说是爹娘病重,可是家中有些贫困……”苏汐一边编着谎,一边在心中对爹,和故去的娘亲道歉。  

  珍儿点了点头,她不等苏汐说下去了,道,“夫人的意思珍儿都明白了,珍儿一定会守口如瓶的。”珍儿这丫头平日里虽然模糊,但是这事她还是明白的。  

  家中既然困难,夫人一定会想办法救济的,至于这件事情可能大人不知道,那多半是因为夫人怕别人知道了会说些闲言碎语吧。  

  毕竟夫人不是大人三抬大轿迎娶回来的,做很多事恐怕都是名不正言不顺。  

  “不过夫人,这件事情可要告知大人?”珍儿询问道,毕竟大人对夫人的好,大家都是知道的。  

  苏汐连忙摇了摇头说,“不了不了,我家就在京都,一天的时间就可以回来,省的和他说了担心。”苏汐说完还扯了一抹笑意出来,要是这件事情让叶北冥知道了,她可也就走不了了!  

  苏汐一番哄骗,将珍儿哄出了房间之后,她迅速将收拾好的包袱背到了自己的左肩上。  

  “这件事情一定不能让叶北冥知道,不然就走不了。”苏汐自言自语轻声道。  

  自己为什么会招鬼的原因,她再清楚不过了,就是因为长时间待在叶北冥的身旁,招惹了他的鬼气导致的,若是继续再这样下去,哪怕叶北冥护得了自己周全,那自己的安危也堪忧啊!  

  更何况,自己还是一个未许人的女子,过了今年,就十七了,在京都里,这样未许人家的女子都算是大龄了。  

  再叶北冥身旁待着,恐怕是自己这辈子都别想好过了。  

  不过那些都是闲话,当然命很重要!  

  “咯吱。”一声,木门发出沉重的响声,苏汐蹑手蹑脚地将门推开之后看了一下四处无人便偷偷出了门去。  

  然而,她没有看到,在她身后不远处,有一双泛着寒光的厉眸狠狠地盯着她。  

  男人的大掌不断收紧放开收紧放开,最后所有的不悦都汇成了一句狠戾的话,“本王待你这般,你竟然还想逃?”  

  一出了丞相府的后门,苏汐只觉得松了一口气,抬头看着明亮的天空,心下有了一个主意。  

  “姐姐,你为什么要离开王爷呀!”耳旁响起了小朵稚嫩不解的话。  

  苏汐伸手将头上的玉簪取了下来,看着叶北冥强迫给她戴上的玉簪,她的手心竟然是一颤,之前叶北冥不是告诉她,她若是一直不答应嫁与他的要求,那这玉簪就一日无法取下来。  

  难道说是他在说谎?  

  自己是断然不可能答应的!一时之间,看着玉簪,苏汐心中竟然有些复杂的情绪。  

  见苏汐不答,小朵继续聒噪,“姐姐,王爷待你很好呀,为什么呀?”  

  “没什么,小朵你还小,人和鬼是不可能在一起的。”苏汐说完之后伸手将玉簪握紧了几分道,“你要是不想和我一块儿,我就把你放回丞相府,叶北冥自然会好好待你的。”  

  “不不不!”玉簪里的小朵连忙拒绝,那玉簪也在苏汐的手中动弹了几下,“姐姐去哪儿小朵就去哪儿,王爷再好,可是小朵认定的主人是姐姐!”  

  看着手里的玉簪此刻安静了下来,苏汐叹了一口气,将玉簪重新戴回了头上,她暗自抬头看向身后的丞相府,心中暗道,“这个玉簪不属于她,她日后再还给叶北冥吧!毕竟现在小朵还在玉簪里!”  

苏汐连忙朝着京都外走去。而就在她身后不远处,出现了一个穿着红衣的女子。

“贱人,你终于走了!”女子张扬的红唇大肆上扬,那娇嫩的唇里吐出来的话却是那般的恶毒!

然而,就在下一刻,随着一抹玄色身影跟着出门,女子垂放在身侧的手紧紧地收了起来,那指甲几乎要陷到肉中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