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鸳鸯斗,一品妙探

第五十九章 线索

鸳鸯斗,一品妙探 花椒鱼 2054 2015-12-31 11:00:00

    “那姓郑的在他那儿存了什么买卖?”  

  “沉——香!”温庭奉用手指关节敲了敲桌面肃色道。  

  “这不奇怪啊,摆明了是监守自盗啊!”  

  “平日里也没瞧出来他是那么个玩意儿啊!竟私下克扣隐香阁的沉香拿出去贩卖,而且瑞香阁的老板说他已经前后送了好几批货去了,算下来那老板已经替他赚了不下这个数了。”  

  “一千两?”阿箫的眉头微微皱了起来。  

  “我们家隐香阁的香料那绝对是最好的,又特别是沉香,麝香之类的常用香料,都是有多年经验的老师傅亲自采买的,绝对是上等的真货,拿出去价放低一些,外面是争着要的。”  

  “那姓郑的很缺钱吗?”  

  “这也正是我所奇怪的,”温庭奉又端起茶盏抿了一口,继续说道,“我查过,那姓郑的无家室,平日里又没什么大花销,就是去酒馆喝喝酒,与隐香阁里的师傅们吃顿饭什么的,每月的工钱根本花不完,不但如此,他在景元号还存了一百多两攒息呢!可见,他是不缺钱花的啊!还有个事儿,瑞香阁的老板替他卖了一千两真金白银,那银子呢?并不在他景元号的户头上,银子上哪儿去了?”  

  阿箫凝眉沉思了一小会儿,问道:“景元号是温家的吗?”  

  温庭奉点头道:“是啊!”  

  “说来我手头也有些结余,听你这么一提,我也想存到景元号去攒点息。”  

  “这好说啊!回头我就让掌柜的替你开个户,先帮你存三百两进去!”  

  “大少爷好意我心领了,”阿箫笑了笑道,“我这人是无功不受禄的,就不劳大少爷帮我添私房钱了,等我好些了,我自己去景元号办去!至于姓郑的那个人,如今真有些不好查了,他之前藏身何处,跟什么人有往来都不清楚,他一死,什么线索都断了。”  

  温庭奉皱眉不展道:“是啊!线索都断了,还怎么查呢?”  

  “大少爷也不必太着急,想要害老爷的人一次没得逞,必然会再次动手,只要大少爷耐心等候,肯定会捉住那个幕后黑手的。”  

  “唉……那得等到什么时候去了?我心里是很有数的,只是苦无证据,本以为找着那姓郑的,或许真相就大白了,谁料对方比我还快一步,先将姓郑的给杀了,这真是棋差一招啊!”  

  “不着急,放长线钓大鱼,大少爷你绝对有翻盘的机会。”  

  温庭奉对着阿箫抱怨了好一阵子,这才离开了小木屋。待他走后,让青安将温濯熙叫来了,并问道:“三小姐能查景元号的帐吗?”  

  温濯熙诧异道:“你怎么忽然想起这个了?刚才我大哥来对你说了什么吗?”  

  阿箫缓缓靠在了椅背上,双眼望着窗户上挂着的一对五色缠丝香包道:“刚才他告诉我,说姓郑的配香师暗地里中饱私囊,将隐香阁的名贵香料偷出去贩卖,所得不下千余两。”  

  温濯熙惊讶道:“还有这样的事儿?”  

  “据我查得,那配香师似乎并不缺钱花,他攒这么多钱又是拿来干什么的呢?仅仅是有偷窃的癖好不成?”  

  “那这与查景元号的帐有什么关系?”  

  “那么多银两他不可能随身携带,最妥当的法子就是找个有保障的银号存起来。”  

  “对啊!但是……”温濯熙迟疑了一下道,“他应该不会用自己的名字去存吧?那样一来,不就全被人知道了吗?”  

  “对,他不会用自己的名字去存,更不会自己亲自去存,他完全可以找人代存,至于名字,三小姐可以试着找找这两字。”  

  “什么字?”  

  阿箫坐起身来,提笔在纸上飞快地写了两个字:金枝。  

  “为什么是这两个字?”  

  “这是我无意中在姓郑的所携带的荷包上看见的。”  

  “金……枝?”温濯熙思量道,“难道是一个叫金枝的女人做了荷包送给他的?可在他身边好像并没有一个叫金枝的女人,他甚至很少与女人打交道,又怎么会有女人亲手做荷包送给他呢?”  

  “可见,他的事情咱们并没完全了解,还有一部分是咱们所不知道的。”  

  “行,”温濯熙点点头道,“我会设法去景元号查一查。虽然我现下没了查账的资格,但要找一个叫金枝的女人开的户头,应该还是可以的。”  

  “记住了,”阿箫提醒她道,“不能打草惊蛇,否则这唯一的线索也断了。”  

  “明白。”  

  隔日,温濯熙带着青安去看温老爷。温老爷已经大好了,除了人还有些消瘦外,精神是恢复了。趁着温老爷逗青安逗得正乐时,温濯熙笑道:“爹,我想在景元号开个户,您看成吗?”  

  “开户?”温老爷抬头问道,“你开户做什么?”  

  “陆铮家虽不富,却还有些积蓄,这趟回来我都一并带过来了。前几日听二哥说院子里不安生的时候我就有这个主意了,只是还没来得及去办。”  

  “哦……行,存着吧!存着以后给小青安置办嫁妆,也算她爹的一份心意了。一会儿我让景元号的齐掌柜过来……”  

  “不必劳烦齐掌柜亲自跑一趟,拢共也就那么一千多两白银,我叫上阿箫,自个去一趟就行了。只是青安得在您这儿待一会儿,我稍后回来接。”  

  “好,”温老爷抱着青安笑道,“就让她在这儿陪着我,你去吧!”  

  温濯熙交代了青安一句后便先离开了。过了没多久,卢氏提着个小食盒款款走了进来。见着青安在,她忙笑盈盈地招呼了青安一句,逗着青安叫姨婆。青安嘴巴甜甜地叫了一声儿后,她从小食盒里端出了两样还冒着热气的奶香炊饼,捻了一只递给青安道:“小心点,还有些烫呢!这是姨婆刚刚从厨房蒸笼上取下来的,慢着点吃啊!”  

  青安捧着柔和嫩白的炊饼坐一旁吃去了。卢氏又将食盒里的一罐子汤取了出来,殷勤地为温老爷盛了一碗,递过去道:“老爷尝尝,我亲自煨的瓦罐汤。瘦金嫂笑我时辰不够,汤味儿不够浓,我说总归是我的一番心意,老爷不忍心不喝的。”

花椒鱼

下个月一号上架!开门大吉!!!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