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鸳鸯斗,一品妙探

第四十五章 错愕

鸳鸯斗,一品妙探 花椒鱼 2003 2015-12-18 09:00:00

    “就是老爷又吐血了的那晚。二少爷您刚从夫人房里出来,奴婢就立马去取灯笼,可回来的时候您已经不在院子里了,就被红棉姐给骂了一顿,说我腿脚慢不中用……”连珠抽泣道。  

  庭悦略思片刻,忽然想了起来,不由地锁起了眉头:“那晚原不关你的事儿,是我自己想出去走走,怎知道就害你被罚到后厨去了。你也不必难过了,我不罚你的。”  

  连珠忙屈膝谢道:“多谢二少爷恩典!”  

  “去后厨上领一包白果,就说是我吩咐的。白果炖鸡确有奇效,你拿回去给你娘补补身子,算我补偿你那晚挨罚的了。”  

  “奴婢不敢!”  

  “让你去你就去,难得你有一片孝心,大半夜里还来这儿找白果。这树上的白果早两日前已经叫人给打了,你还能捡着什么?”  

  连珠抿了抿嘴唇,垂眉委屈道:“奴婢知道,奴婢只是想来瞧瞧还能不能捡着些剩下的……”  

  “后厨上那帮人上辈子都是老鼠变的,个个精明得要死,就算有半颗坏掉的也给搬回老鼠洞了,你上哪儿捡去?就依着我的话,明日去掌事的江妈妈那儿领一包白果,另外……”庭悦沉吟了片刻后,目光在连珠那怯弱的面庞上打量了两眼道,“你也别去后厨上干活儿了,打明日起,到我院子里去伺候着,听明白了吗?”  

  “什……什么?”连珠忽然一惊,愕然地抬起双眸,用她那满满两框眼泪珠子望着庭悦。庭悦瞧着她这表情像极了一只错愕且委屈的小白兔,忍不住笑了笑问道:“怎么?还不愿意?”  

  “不是……不是……”连珠有些慌乱,连忙甩头道,“奴婢不是这个意思……”  

  “行了,就这么说定了,早些回去吧!”  

  “多谢二少爷!”连珠冲着庭悦的背影又行了个礼,感激得眼泪花儿一股脑地往外掉。这可算天上掉下了大馅饼儿呢!本以为自己会在后厨劈一辈子的柴火,没想到事情居然来了个三百六度的大转弯!二少爷的院子可不是谁想进都能进的,想那红棉姐费尽心机也没能进去,如今倒教自己白捡了个便宜,能不叫人高兴吗?  

  连珠目送走了庭悦,也不哭了,用袖子一把将泪抹干,开开心心地转身回去了。  

  且说翌日上午,庭笙和庭善两兄弟醒来时,忽然发现彼此睡在一头,甚是惊讶。庭善说:“四哥,昨晚你和我一块儿睡的吗?”庭笙说:“五弟,昨晚咱们俩竟是一块儿睡的?那这是哪儿?你房里还是我房里?”  

  两兄弟正在被窝里嘀咕时,有人拍了拍他们的被子道:“两位少爷,这是老爷的外间,拿纱帐和屏风给你们一围,你们就不认得了?”  

  “真的吗?”庭笙忙坐起来四处瞧了瞧,还果真是他爹的外间。自己就睡在了外间的榻上,只因榻上用连扇枕屏围了起来,外面还支了纱帐,所以不认得了。  

  “起来吧,两位少爷,”来唤他们的是云云,“今儿天气好,老爷已经先出去晒太阳了,就等你们两位了。”  

  “云云姐,你手怎么了?”庭笙伸手托起云云那缠着浅蓝花布条的双手问道。  

  云云收回手道:“没什么,一点点小擦伤而已。赶紧起来吧,老爷在丹香阁那边等你们呢!”  

  兄弟俩忙起了*,简单梳洗更衣后,便去了丹香阁。原来今日天气格外好,万里无云,暖阳当空,许久没出过房门的温老爷特意在此设了茶宴,把家里人都叫来晒冬喝茶了。  

  主子们在向阳的内阁里喝茶说话,一班跟着的奴婢婆子便在外面耳厅里候着,一面喝茶闲聊一面听候传唤。云云出去了一趟回来时,同在厅内的杨妈妈招手让她过去,然后塞了一小把碎银子在她手里,且笑道:“刚才你出去的时候,里头大夫人打赏了,叫人称了足足二十两散碎银子来,这些是给你的。”  

  云云低头一看,银子是碎了点,但大大小小加起来怕有个四五两。大夫人拢共才称了二十两过来,她便得了四五两,屋子里余下的人只怕每人分不到三两。略想了想,她又将手里的银子塞回给了杨妈妈,且笑道:“我刚来,不知道这些姐妹妈妈平日里喜欢吃什么零嘴儿,烦劳杨妈妈您代为做主,买些她们喜欢吃的,也算我的一点小心意了。”  

  “哎哟,这丫头可真大方呢!行,包在妈妈身上!她们喜欢吃些什么妈妈是最清楚的了!”杨妈妈笑眯眯地低头拨了两下手里那把碎银子,然后抬头唤道,“阿禾啊!阿禾?麻溜点进来,有赏钱拿呢!”  

  一个梳着对角髻的小丫头蹦蹦跳跳地进来了,跑到杨妈妈跟前问道:“妈妈,有什么吩咐呀?”  

  “有好活儿才叫你呀!去,上街去买两包盐卤梅子,两斤糟卤货,蜜饯瓜子你也瞧着买些,别忘了带两瓶桂花冬酿,要七星号的,钱给你拿好了,另外再赏你十个铜板,当跑腿儿费了。”  

  “谢谢妈妈!”阿禾揣好了碎银子和铜板,高高兴兴地转身朝门口跑去。刚跑到门口,一个人就急匆匆地冲进来,正好与小阿禾撞在一块儿,小阿禾个小,被撞在了地上,哎哟地叫了起来。  

  “你跑什么鬼啊?谁撵你了?做事儿总这么毛毛躁躁,当心罚了你去后厨劈一辈子柴去!”进来的这个火气十足地大,冲着地上的小阿禾就骂了起来。  

  “对不起,红棉姐姐,我不是故意的。”小阿禾揉着屁股从地上迅速地爬了起来。  

  “撞着我也不过一声对不起,要是撞见老爷夫人呢?亏你打小就在这院子里待着,长到十一二岁了还一点规矩都不懂吗?老爷夫人赏你的大白干饭都白吃了?怎么就不长点心呢?非得让你多吃几个鸡心儿你才不缺心眼儿吗?”  

  “对不起,红棉姐姐,我真的不是故意的……”小阿禾垂头赔礼道。

花椒鱼

好冷啊!好冷啊!多来几个收藏烤火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