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鸳鸯斗,一品妙探

第四十六章 讥讽

鸳鸯斗,一品妙探 花椒鱼 1944 2015-12-19 12:53:01

    “不是故意的?撞了人才来装可怜,要都像你这样,这府里的人怕都得翻了天了!小小年纪不学好,就学别人那样装可怜搏同情,你又不是外头瓦子里的戏角儿,你学哪样啊?你要那么喜欢装,让夫人把你卖给瓦子里的班头如何?”  

  这红棉也不知道是哪根筋不对,听着小阿禾的赔礼道歉怒气未消,反而蹭蹭直往上冒,训得人家小丫头眼泪珠子都快出来了。屋子里坐了好几个人,谁也没搭腔,将脸转一边,都略略显着不满之意,仿佛大家心里都清楚这红棉为何会发怒似的。  

  云云不太清楚,却也觉得这小丫头莫名其妙挨一顿骂真有些过分了,都是爹娘生养的,只是命数暂时不济才落得当奴婢的份儿,何必如此为难?于是,她起身想去替小阿禾解围,却被杨妈妈从后面伸手拉住了,她回头看了一眼杨妈妈,杨妈妈直朝她摇脑袋。  

  所幸,红棉骂过后就甩头出去了。她一走,整个耳室的气氛都松散了下来。杨妈妈起身拍了拍小阿禾的后背道:“不哭不哭,妈妈再多给你两个铜板,咱不能为了那么几句话哭是不是?今儿老爷高兴,你哭就触他霉头了,一会儿叫那红棉看见又得告你小状了。来,拿着,妈妈又多给了两个铜板,拿着买串裹糖丸子吃,听见没?别哭了!”  

  小阿禾点点头,抹干净了眼泪出去买东西了。杨妈妈轻叹了一口气,转身看了一眼坐在墙角椅子上的连珠道:“连珠啊,她今儿这火儿是冲着你发的吧?”  

  云云转眼看去,只见那连珠脸皮子一阵紫一阵白,又气又尴尬的样子。旁边一个老婆子也开口了:“往后你干活儿可得小心着点了!你这才头日去二少爷院子里伺候,她就这般地压不住火气,若是往后叫她逮住你一点痛脚,准把你往死里送呢!咱们这府里,有谁不知道她红棉想往二少爷院子里钻呐?偏偏二少爷就是不开那个口,她只能眼巴巴地在甄夫人院子里候着了。所以啊,往后做事得多长个心眼儿,知道吗?”  

  “哪儿是二少爷不开口啊?”坐在云云身边的那个乔二嫂挥了挥手绢道,“是人二少爷压根儿就瞧不上她!我听说啊,甄夫人倒是有心想让她去伺候二少爷,可二少爷没答应,所以她候再久也没用。”  

  杨妈妈问道:“你这是打哪儿听来的邪风啊?”  

  乔二嫂掐块饼子扔嘴里道:“千真万确!要不然,五娘怎么会让人把红棉和她娘家表侄的八字拿去窦二姑那儿合?摆明了是两家快要说亲了啊!你想啊,要不是二少爷那头没指望了,五娘怎么会舍得把她女儿配给一个卖熟肉的?对了,云丫头,你是新来的,这府里好多事儿你都还不清楚,下回再遇着刚才那事儿,你也不必说什么就等着她骂完,反正她也不能把天骂出个窟窿来!你若上去多说两句,她准又得把她娘老子搬出来了,反给你自己招一身麻烦。”  

  “红棉是五娘的女儿?”云云问道。  

  “是呢!五娘有一儿一女,女儿就是红棉,儿子叫成远,在老爷船坞里当仓管,她男人呢,就是咱们府里的大厨子,都叫他江二两,因为他喝酒不过二两,过二两必醉!”乔二嫂掩嘴笑道。  

  “原是如此……”  

  “那红棉打小就在夫人院子里伺候着,有些脾气,最近又诸事不顺,热火烧心头,所以你别跟她一般见识,过几个月打发出去就好了。”  

  “打发谁出去就好了啊?”门外忽然走进来一位体格壮实,嗓门敞亮的大姑,“又在这儿说谁闲话呢,乔二嫂?该不会是想趁你男人外出收账的时候把自个给打发了吧?”  

  乔二嫂抖肩笑了笑,捧起茶哎哟了一声道:“瘦金嫂,你这是想趁我男人不在到处给我造谣呢?我看上谁了要打发自个?我说的是五娘那宝贝女儿红棉呢!好事儿都近了还瞒着,嫌咱们礼轻啊?”  

  “嗬哟!这事儿你都知道了,耳朵挺灵的啊!你也别着急,请帖落不下你那份的,该请的时候自然要请,”这大姑说着目光转向了云云,打量了几眼问道,“这便是四少爷带来的那个云丫头吧?”  

  云云点头道:“正是,不知道这位大姑怎么称呼?”  

  “叫她瘦金嫂就好了,”乔二嫂笑着介绍道,“府里都这么叫她,是府里的厨娘,最会烧本地菜了。四少爷爱吃什么让她做了送去,做得不好就跟老爷说,打发了她出府去!”  

  “别听她的,她就爱胡说八道,”瘦金嫂又看了云云两眼,问道,“多大了?”  

  “十八了。”云云答道。  

  “许人家没有?”  

  “还没呢。”  

  “怎么不许?都十八了还没人家,不像个话呢!是眼光太高瞧不上吗?我跟你说,姑娘家不能太耽搁了,十六是朵嫩黄花,十七就变喇叭花了,稍不留神到了十八十九,那就要被人骂做瘪菜花了,你愿意被别人笑作瘪菜花吗?不敢再耽误了,丫头,早早寻一个才是真的。咱们这隆兴城里什么样的年轻郎官没有,你要信得过大姑我,我替你寻摸两个过过眼,如何?”  

  “可不敢提这话。”云云含笑道。  

  “为何啊?”  

  “大姑您要一提,隔壁那少爷一准跟您跳脚呢!”  

  “他还不许你嫁不成?”  

  “之前是我自己不肯嫁,想报答了夫人再做打算,到后来夫人去了,谁要替我张罗亲事儿,那少爷就得跟谁闹。他说:‘我娘才刚去你就要嫁人,忘了我娘临去前你答应过我娘什么吗?我不依!你去哪家我就上哪家闹去,看你还怎么嫁人!’。”  

  “呀呀,那少爷竟这么地浑?”

花椒鱼

求收藏!求收藏!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