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鸳鸯斗,一品妙探

第三十章 回府

鸳鸯斗,一品妙探 花椒鱼 1989 2015-12-03 15:56:59

    “夫人呐,您这又是何苦呢?为着一个已经过世了的人把自己伤了,那不是叫外头那些人看笑话吗?”五娘劝道。  

  “你以为那些人没在看我笑话吗?保不齐这会儿正笑作一团呢!笑得最开心的当数那姓夏的婆娘了吧?矫情做作,为了蔺碧儿还假哭了两声,真是会卖弄她那几滴猫尿!她与蔺碧儿就姐妹情深了?当初蔺碧儿还在这温府时,她就没暗地里使过绊子了?少在那儿跟我装慈眉善目!最是瞧不上这样的人了!”  

  “那大夫人是得意上了,为什么得意啊?因为府里又添了一位少爷,三小姐也回来了,她就以为自己那边的人多起来了,足以跟夫人您较劲儿了,其实事情哪儿有她想得那么简单啊!即便加上这两人,她也根本没法跟夫人您平起平坐。她除了有个大夫人的头衔,有个不争气的儿子,有个跟她一样喜欢假扮慈眉善目的儿媳妇,她还有什么呀?夫人,您放宽心吧!您有老爷对您的恩宠,您有二少爷,还有孙少爷,将来您若与容老板的哥哥结了亲,您还能再有位体面贵气的儿媳妇,她哪儿能跟您比呢?再说那蔺家少爷,论资排辈,他都在二少爷屁股后面,再怎么样温家也轮不上他来接手的,您就放心吧!”  

  五娘这番宽慰总算是让甄氏稍微舒坦些了。她起身在房内走了两步,散消余气道:“你这么说也对,只要不是蔺碧儿那个女人回来了,我用得着担心他一个小屁孩吗?他一个小屁孩还能在温府里掀起大风浪不成?刚才老爷怎么说来着?说他只比庭善都长一岁,今年也不过十四,哼,等他长成人有资格插手温家的事情了,我家庭悦早接手温家了!”  

  五娘点头笑道:“您这么想就对了!无论是外人还是自己人都瞧出来了,老爷是最信任二少爷的,往后这温府也是会交给二少爷打理的,大少爷那边纵有不服,大不了等老爷百年之后分家过呗!到时候二少爷手握大权,随便打发一些零碎散件给那母子二人,也足以敷衍他们那份兄弟情了。”  

  “哼!”甄氏立在大熏香炉旁,垂眉又哼了一声,信手撩着烟香道,“什么兄弟情?这府里还有兄弟情吗?他们大房极力地拉拢万瑛那房,你以为真是为了兄弟情吗?还不是为了联手对付我?如今,那姓夏的又拉拢了蔺碧儿的孽种还有丧夫寡居的温濯熙,她以为这样就可以对付得了我了?痴心妄想!我甄茹没点手段,又怎么会在这府里掌权这么多年?”  

  正说着,红棉在外叩门了。五娘开了门问道:“何事?”红棉道:“娘,门房上又传话过来了,说那位蔺少爷也已经到了。”  

  甄氏故意去晚了一会儿,以显示她在这府里举足轻重的地位。她可不想像姓夏的婆娘那样,假装一张好脸去笼络这个笼络那个,她是谁?这温府掌后宅之权的如夫人甄氏,老爷最宠信的女人,压根儿就不需要这样。  

  慢条斯理地走进老爷房内时,一阵轻快热闹的笑声从里间传来,仿佛里面聊得非常地恰如其氛和谐温馨,甄氏脸上不禁又添了两道鄙夷之色,个个都这么会演戏,怎么不去那些瓦子棚子里,倒真浪费人才了!  

  迈进里间,甄氏故意眼往上瞟,姿态高傲地端着架子,等着奴婢婆子来介绍自己的身份。兴许她脚步太轻,又或者大家的目光都聚在了温濯熙带回来的那个女儿身上,竟没人察觉到她进来了。她端着姿态在门口站了几秒,见无人理会她,脸色立马就暗沉了下来。  

  她平视目光,先是扫过了正掩嘴含笑的温濯熙,跟着又撇向了笑得眼眉都合拢了的温夫人,最后落在了离温老爷*前最近的那个男孩子,乍一瞧,她有些晃神了,难道这就是蔺庭笙?  

  这孩子……这孩子与老爷实在是太像了!无论神情或者笑容,都与老爷有着将近八分的相似,一眼晃过去,会让人有种再次见到了年轻时的老爷的感觉,怎么会这么像?为什么要这么像?连自己的庭悦都没这么像老爷呢!  

  “哟!是二娘来了!”温濯熙忽然瞟见了甄氏,大大方方地起身招呼了一句。  

  甄氏立刻将目光从那孩子身上收了回来,似笑未笑道:“原来是濯熙回来了,怪不得老远就听见笑声了,几年不见,你可真有些憔悴了,这下知道外面的日子不好过了吧?”  

  “可不是吗?自从我相公去世之后,家里便显得冷冷清清了,就我和青安两个人过着着实是有点凄惨了些,这不就携家带口地来投奔我爹了?二娘还是老样子啊,一点没变,连脾气性子也都没变,无论做什么事情都非得别人等你一时三刻,您这如夫人的架子真是越做越大了啊!”二十四岁的温濯熙淡定从容地打趣道。  

  “府里事儿多濯熙你又不是知道,刚想来时又想起了庭悦叮嘱我的话,他说弟妹好容易回来了,做哥哥的自然应该备些像样的东西给他们送去,他记得我那儿收着几样上好的文房四宝,便催着我拿出来献宝,这不才晚了一会儿过来,”甄氏说着走到了温老爷*边。弯腰亲切地问道,“老爷,今日连番两回见客,一定很乏了,我让人炖了参鸡汤,您先喝一点润润吧!”  

  “不必了,”温老爷眼角带着喜色地摆摆手,喘了一口气道,“刚才瑛儿已经让我喝过一碗燕菜粥了,我现在很饱了。”他说着这话时,目光一直看着庭笙,仿佛一双眼睛黏在了庭笙脸上似的。  

  “来,四弟,”温濯熙对*边坐着庭笙介绍道,“这位便是府里的二娘,是爹娶的第二房小妾,娘家姓甄,府里都管她叫甄夫人,你往后也跟着我们叫二娘就行了。”

花椒鱼

收藏吧!收藏吧!跳坑吧!跳坑吧!你不会后悔的哟!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