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鸳鸯斗,一品妙探

第二十四章 俩贼

鸳鸯斗,一品妙探 花椒鱼 1944 2015-11-28 11:51:58

    “放心吧,孩子,我们不做杀人勾当,我们可不是那种大奸大恶之人,我们是良人呢!”那妇人口含奸笑地说道,“不过但凡碰上像你们这样不识好歹的,女的可以卖给牙婆子,男的可以去青海那边做苦力,一旦去了,这辈子都别想回隆兴城了,你说好不好?”  

  “哼!”云云举着花瓶沉哼了一声,鄙夷道,“说到底就是不想我家小少爷与温老爷相认是吧?这究竟是府上哪位夫人姨娘如此狠心呢?可偏是这样,就更显得我家小少爷的举足重轻了!你们歇了那份烂肠恶肚的心吧,我是不会告诉你们我家小少爷在哪儿的!你们别过来,过来我就把这花瓶砸了,我不信外面人听不见响动!”  

  “你砸,你砸一个试试看!”那妇人指着云云手里的大花瓶挑衅道,“这院子里的人都被我遣去喝茶吃果子了,你说这大寒天儿的,谁不贪盏热茶甜果子?我劝你还是别跟我们磨叽了,不然这位大哥动起手来,你那小胳膊小腿儿可就受不住了!”  

  那大汉一脸横肉地向云云逼了过去,云云的心噗通噗通地狂跳了起来,怎么办?怎么办?这儿离小暖阁有一段路,砸花瓶喊救命,那里头恐怕也听不见的!而且,这院子里的人都被这女人给遣走了,喊了也是白喊,砸了也是白砸,拼力气也拼不过眼前这彪形大汉啊!真该死!这府里居然还有人能认出她,她以为乔装之后不至于被发现,这回真是送羊入虎口了!  

  心慌之下,云云忽然瞥见了右边卧榻前面的炭炉,炭炉上煨着一个煮水的砂瓶,砂瓶下全是冒着红气儿的火炭,火炭?水?有主意了!  

  她忽然将手里的花瓶奋力地往砂瓶上一扔,瓶梆郎一声碎了,紧接着一阵噗嗤作响,瓶中滚水扑在滚烫的火炭上,瞬间激起了一大股呛鼻的烟味儿,很快弥散开来!  

  那妇人和那壮汉当即一愣,立刻变了脸色。要知道这屋子很小,为避免云云呼救的声音传了出去,那妇人将门窗全部紧闭,倘若炭烟继续弥散,三人很有可能给熏死在小屋里头!  

  就趁着这二人愣神之际,云云往榻上一跃,拔出窗栓,纵身跳了出去。落地时,脚一不小心崴了一下,可她来不及顾自己的脚,一瘸一瘸地往暖阁跑去。  

  且说阿箫正和那温庭奉在暖阁里畅谈不已,外面忽然传来云云一连几声呼救,他立刻起身往外奔去。奔出暖阁时,只见一身材魁梧的男人正抓着云云的发髻往后拖,云云拼命地挣扎着,口中大喊道:“他们要杀人灭口!要杀人灭口!”  

  阿箫眸光一沉,飞奔过去,腾空一脚,先将那男人踹开了,再落地将云云扶住,问道:“怎么回事?”  

  “他们认得我……”云云忍着脚踝处的疼痛,满头大汗道,“他们认得我所以要杀人灭口!”  

  “就他?也配在我眼前杀人?你箫爷杀人的时候你还在穿开裆裤呢!”说罢,阿箫将云云往旁边回廊椅上一送,迎着向他们俩扑过来的那个男人挥拳过去。两人正打着时,先前那妇人不知打哪儿叫来了几个下人,指着回廊上的云云喊道:“快将这丫头捉住!她是贼!偷东西的贼!”  

  “到底是怎么回事?都给我住手!”紧随阿箫出来的温庭奉忽然大喝了一声。  

  阿箫退后停手,那几个下人也没敢围上来。那妇人急忙对温庭奉说道:“大少爷,这丫头是贼!刚才趁我不备想去我房中偷东西,被我撞了个正着,我这才叫了姚老三来帮我捉她,大少爷,您先回暖阁去吧!这儿就交给姚老三好了!”  

  “那她为什么说你们想杀人灭口?”温庭奉狐疑地瞥了一眼云云。  

  “因为……”  

  “大少爷别听她胡说!”云云打断了那妇人的话说道,“我不是贼,我是我家少爷蔺庭笙派来的!”  

  “闭嘴,死丫头!你少颠三倒四!你就是个贼!姚老三,还愣着做什么?赶紧把她扔出这院子,省得惊吓到大少爷了!”  

  “我不是贼!我家夫人叫蔺碧儿,是温老爷从前的女人!”  

  “什么?”温庭奉那小眼睛哧溜一下就睁得老大了,嘴巴微微张开,硬是愣了三秒钟。  

  “姚老三!”那妇人嗓音里明显带着些焦急不安了。  

  听得那妇人叫唤,姚老三立刻又朝云云扑去,却被阿箫挡住了。于是两人又在回廊上打了起来。温庭奉回过神来,喝了姚老三两声住手,可姚老三如同没有听见似的,只顾与阿箫打斗,且越打越激动,仿佛棋逢对手了似的不肯停歇。  

  温庭奉有些怒了,因为姚老三是甄氏那边的人,他向来有些看不惯,今儿仿佛风吹得邪了,无端端跑来了自己院子,还不肯听自己招呼,那不等于是给自己打脸吗?难道这温府上他只听姓甄那娘们的?什么时候温府改姓了?  

  “来人!给我把姚老三绑了!”温庭奉大喝了一声。  

  他院子里的人自然都是听他的,他一下令,那几个下人便将姚老三团团围住了。那妇人忙道:“大少爷,您抓错了啊!该抓那两个呀!”  

  “你给我一边去!”温庭奉白了那妇人一眼道,“这是我院子,什么时候轮到他姚老三在这儿猖狂了?当真没把我这大少爷放在眼里是不是?他姚老三爱上时候上我这儿闹就来闹,温府改他家姓了?绑了!”  

  姚老三见温庭奉真的要绑了他,这才忙停了手,对温庭奉道:“大少爷,这可是两个贼!您留着贼干什么呢?”  

  温庭奉不满地瞪着他说道:“本少爷要留着谁管你一个屁事?还得过问你吗?你给我站一边去,再动手,家法伺候!”  

花椒鱼

路过的朋友把它带回家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