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弃妇成妃

026 自食恶果

弃妇成妃 亦瑜 1988 2015-09-19 00:08:51

  说时迟那时快,一条身影从旁边的石壁后劲射而出,快如闪电!

没等众人看清楚是怎么回事?那人已来到张杨氏身侧,飞起一脚,正正踢中张杨氏持刀的手腕,。只听“当啷”一响,匕首应声落地,而张杨氏的身子也一个跄踉,向后跌去……

那影子却不再理会张杨氏,自顾一弯腰,一把抱起地上的张东,脚尖轻点,飞速往江潇潇处掠去……瞬间便来到了江潇潇跟前。

此刻,江潇潇的眼中只得张东一个,看着王七臂中失而复得的弟弟,当下不禁喜极而泣!竟激动得顾不上避嫌,一头便扎进了王七怀里,双手紧紧抚上张东的小脸,直亲个没完没了!

突如其来的情况,却使得王七身子一僵,如木偶般一动也不敢动,只觉得鼻子间似有一股若有若无的香气,令人十分陶醉……

这时,却听得身后传来“啊”的一声惨叫,大家连忙转头一看!

却原来是张杨氏被王七踢了一脚后,那年老瘦弱的身子竟接连往后倒退了好几步,一个不慎,脚下一滑,竟直直地跌向一旁深不见底的悬崖……

随着她“啊”的一声惨叫,那瘦小的身子便如一只断线的风筝,在空中拼命挣扎了几下,便完全消失在大家的视野当中……

张娟见状,不由肝胆俱裂!大叫一声“娘”,便拼了命要冲上前去!江潇潇见状赶紧撒手,与另一衙差上前将其死死摁住……

而张俊目睹此景,却只是稍为一怔,便继续头也不回地,径直向停在前面的马车飞奔而去!

终于来到马车跟前,张俊一脸的狂喜:

“娘啊~你就好好安息吧,儿子我先走一步了。你在天之灵,可要保佑……”

正要抬腿跨上马车,冷不防从车帘里猛地踹出一脚,将张俊踢了一个四脚朝天!趴在地上半天不能动弹。

这时,只见一个身材壮实的衙差腾地从马车内跃了出来,刚一落地,便一把拎起张俊的衣领,如提小鸡一般,轻轻松松地走到某男跟前:

“王大哥,这厮俺给你抓来了……”

“干得好!熊二。”

…………

…………

最后张俊因为串谋绑架,意图逃狱,被重判!加刑十年。估计等他从狱中放出来时,已经是满头斑白了。

夜里,江潇潇静静躺在床上,一手搂着一个小家伙,耳边传来他们均匀平稳的呼吸声,心底里满是失而复得的幸福!

突然张东一个转身,小手紧紧攒着江潇潇的手臂,小嘴一个劲地嚷道:

“姐、姐~我怕,我怕,快来救我呀……”

江潇潇见状,赶紧轻拍他的后背,细言安抚着。好不容易等他平静下来,帮其擦掉额上的冷汗,江潇潇的眼神却突然一黯,

竟是因为自己的缘故,生生连累了这两个可怜的小家伙!看来自己以后对他们,真要加倍珍惜,小心照料才是。

哦~还有那王七,虽然平日有点犯贱,总喜欢跟自己对着干,但此番全靠他出手相救,才保全了东儿的性命。看来,自己以后稍稍少折磨一下他好了……

想着想着,经已一天一夜没合过眼的江潇潇终于睡着了。

而就在此时,江边,一个黑影正跪在王七跟前:“皇上,京城来报,柳美人三个多月的身孕没了,暗卫来报,说是刘贵妃暗中动的手脚……”

某男捏紧拳头,狠狠一把捶在旁边的柳树上!树干摇晃几下,几欲倒下,

“可恶!后宫难道就真的没人可以与她抗衡么?”

“自从皇后殁后,刘贵妃仗着有太妃撑腰,更是肆无忌惮了……”

“皇后?可不是她的对手。不然,也不会被她气得心病突发就没了……”说到这里,某男一脸的不屑,突然却嘴角一翘,意味深长地说了一句

“或许只有她,可以替联除掉这个心腹大患……”

炎武满脸不解地望向自己的主子。

某男却一勾指:“过来!”

炎武惴惴不安地靠近后,某男对他一番耳语,听得他是连连点头,只是眼里却流露出一丝惊疑的神色,

她?能行么?

一大早起来,江潇潇便觉得事事皆不顺心……

先是被院子里那只大公鸡啄了一下,然后又踩上了隔壁家小狗拉在门口的那坨屎!

紧接着又从张兰处听到了一个晦气的消息:

张桃花竟投河自杀了!被人发现时,尸体已被河水浸泡得腐烂发胀……

原来自张桃花回家后,竟染上了一种怪病。开始皮肤奇痒无比,最后皮肉竟一块一块地腐烂……到处求医问药,却是药石不灵。

最后,身边的钱财花光,家中亲人对她更是白眼相待!张桃花此时只觉得生无可恋,最终选择投河来结束自己可悲可恨的一生……

江潇潇听完后,似是意料当中的事,只是朝天轻轻地叹了一口气!心中却有了与当初炯然不同的想法:

女人何苦为难女人!如果当初自己能及时对张桃花施于援手,她也不至于落得如此下场……

心中正不痛快的江潇潇,突然发觉自己的右眼皮开始莫名地跳个不停……

左眼跳财,右眼跳灾!莫非这是上天给我预示的凶兆?

一整天下来,江潇潇都显得心神不宁的,不是差点滑倒在地,就是险被热油烫了手。最后连旁人都看出了不妥,齐声劝她回房间休息一下。

江潇潇拒绝了大家的好意,硬是撑到了晚上打烊的时间。

洗漱一番后,去尽一身的油污,嗅着身上散发出来的淡淡清香,江潇潇的心情顿时变好了不少。

哼着小曲的江潇潇打开房门,刚点燃蜡烛,却觉得窗外一阵阴风袭来。霎时,房里的烛火“扑”的一下,竟莫名地熄灭了,房间里顿时陷入一片黑暗当中……

江潇潇不由打了一个寒噤,借着月光,往窗外一看,顿时被吓得七魂不见了六魄!

正要惊呼出声!一记手刀已重重地击在了她的后脑上,那个“啊”字卡在喉咙里,再也没机会喊出来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