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弃妇成妃

010 小姑到访

弃妇成妃 亦瑜 2327 2015-09-04 00:21:40

  等她慢慢转过身来,脸上却已是平静如水,不见一丝一毫的慌乱:“是这样的,媳妇昨日不知这荸荠到底能不能卖出去,心里没底,所以只采了一丁点,结果全被老太师府的管事吴嬷嬷要去了。临走前她还说了,要是好吃的话,第二天再过来买,顺便将今日的钱一并付了,但若是不好吃的话,甭想拿到她一文钱。”

说到这里,江潇潇抬起下巴,朝张杨氏面前的那堆铜钱努了努嘴:“这一百多文里面,有五十文是昨日的荸荠钱。吴嬷嬷今天说了,以后还要经常来光顾的。”

张杨氏听完,脸上依然是半信半疑的表情,牢牢盯着江潇潇的小脸看了半晌,却始终没看出一丝破绽来。

想了想,终对江潇潇一挥手,仿佛施予了莫大的恩惠:“你也累了,先去歇息一下,等会再起来做饭吧。”

江潇潇微微一颔首,转身却一咧嘴,尼玛!这老太婆成精了,好人坏人全让她做了……

晚饭时,张杨氏当着大家的面宣布了一项决定:

以后江潇潇每天采摘回来的荸荠必须先交给她清点过,然后才能背到市集去卖。定价就按照原来的价格,每串两文钱,三个成一串。卖完荸荠后,回来要将全部钱交给她核算,数目必须与早上的荸荠数相吻合,不然就要江潇潇好看!

江潇潇心中哀叹一声,这老太婆也太会精打细算了!做一个村妇真的委屈她了。

不过,你有张良计、我有过墙梯!卖方子的钱才是大头,这点小钱俺还看不上呢~就让你先尝尝甜头好了,到时我再连本带利一次性讨回来……

想到这里,江潇潇脸上不动声色,连一句反对的话都没有!只按照张杨氏的吩咐,默默地拿上三只粗粮馒头,便带上弟妹走开了。

瞧着她的背影,张杨氏满意地咂了咂舌头,还算这丫头识相!

这时,张俊却在张桃花的撺掇下嚷嚷道:“娘,那死丫头骗了我们,你怎么还给他们三只馒头啊?平时不都是只给一只的么?”

张杨氏一拍他的脑袋,顺便瞪了张桃花一眼,这女人真会挑事:“蠢货!我给他三姐弟三只馒头,而她还给我的是每天一百多文,这帐怎么算也是我们占尽了便宜……还有,给我好好记着,以后要装作对她好一点。不然的话,别想从我这里再拿到一文钱!”

说完,张杨氏又重重剐了张桃花一眼!张桃花赶紧把身子一缩,这老太婆的目光实在太嘇人了。

自此后,江潇潇的日子发生了微妙的变化,而雪花一样的银子也如流水一般滚进了她的钱袋……

到了月底,江潇潇偷偷一盘点,才短短二十来天的时间,自己竟攒下了八十多两银子!

“哇!哈哈~”江潇潇不由仰天狂笑两声,看来,照这样下去,自己不仅很快就能赎身离开,而且还很有挤身“白富美”行列的潜质!

只是,现在的张杨氏已俨然将自己当作一只会生钱的母鸡,恐怕不会轻易让自己赎身离开呢?这该如何是好呢?真真令她费煞思量……

偶然一抬头,看到那床棉絮板结外露的薄被下面,那两个缩成一团的弱小身子,江潇潇的眼眶不由得湿润了……

这鬼天气,是越来越冷了!看来赎身要紧,可目前最要紧的是得先想法保住姐仨的小命。不然,可能等不到赎身的那一天自己就被冻死了,只会白白便宜了那三个贱人。

于是,第二天,趁将钱交给张杨氏的同时,江潇潇硬着头皮开了口:“婆婆,这些天我帮家里也赚了有五两多银子了吧?”

一提到钱,张杨氏顿时瞪起三角眼,一脸的警惕:“你到底想要说什么?”

“婆婆不要多心。我没什么其他意思,就是我们姐仨的被子太薄了,晚上冻得总睡不着,第二天想多背些荸荠上市集也力不从心啊。”江潇潇小心翼翼地说道。

“原来是说这个,那还不简单~你给我等等。”说完,张杨氏一转身往屋里走去,当然没忘了拿上钱袋子。

一会,张杨氏便走了回来,手上托着一床有些脏黑的棉被,来到江潇潇面前,一股脑塞到她手上:“给,拿着,可不要说做婆婆的没有好好关照你们哦。”

江潇潇仔细一瞧,认得是公公张老实在生时所盖的被子,后来婆婆嫌晦气,就把它卷起来扔在角落里头了。没想到,现在倒用来应付她了。

不过,总比没有的好。

想到这里,江潇潇兴冲冲地搂着被子转身往外走。不料,刚出院子,却一头撞到了另外一个人的怀里。感觉身躯柔软,是个女子的身体,不会是张桃花吧?江潇潇忍不住一阵恶寒……

定睛一看,眼前女子却年约二十,衣着朴素,长发只是简单地用布块包起来,眉目间隐约可看到些张俊的模样。江潇潇眼中精光一闪,脑海中浮现出一个人的影像来:这人便是已出嫁的小姑,张娟。

说起张娟,在前身的记忆里,竟是对她充满了感激之情。因为张娟虽然知道前身不招其母亲及兄长待见,却依然诚心待她。每次回娘家,总会偷偷藏起一些食物,趁无人看见时再悄悄塞给前身,有时是几个饼子,有时是几个馒头……总算让前身感受到了一丝亲人的温暖。只可惜,这样善良美好的女子却偏嫁了一个嗜酒如命、性格狂躁的丈夫……

想到这里,江潇潇不由得朝她展开了一丝灿烂的笑容。让张娟疑心自己刚才看花了眼,一向温顺的大嫂又怎么会眼冒精光呢?心想肯定是自己看错了,于是便赶紧上前帮江潇潇拾起了掉落在地的被子。

她一动作,却让江潇潇察出了异样:“咦?娟妹,那个臭男人又打你了?”

听嫂子居然骂自己丈夫是臭男人!张娟不由满怀诧异地望了江潇潇一眼,转瞬却轻轻地摇摇头:

“不是,是我自己不小心摔伤的。”

从她眼中一滑而过的晶莹,江潇潇心中已了然,暗自叹息一声,忙故作轻快地说道:“正好,我要洗被子呢,快点过来帮忙啊。”

时间尚早,俩人便说笑着,一起将被子内外晾洗起来,今天天气风高物燥,现在洗了没准傍晚就干了。

晾完衣物后,姑嫂二人又来到厨房忙活起来。这时,张娟偷偷从怀里掏出一个纸包:

“潇潇,刚才听村里的人说,你现在可会挣钱了~我真替你高兴!可有一样,你是知道的,我没本事,也买不起什么好东西,这里面只是几个包子,你可别嫌弃哦。”

江潇潇一听,嗔怪地斜她一眼,将纸包一把抢过来,郑重其事地塞进怀里,再仔仔细细揣好:“瞧你这话说的,见外了不是?你这样疼那两个小猴子,我开心还来不及呢,咱们小东、小西今晚可有口福喽。”

俩人相视一笑,一切尽在不言中……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