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弃妇成妃

弃妇成妃

亦瑜

  • 古代言情

    类型
  • 2015-12-25上架
  • 265997

    已完结(字)
本书由言情小说吧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001 狗血穿越

弃妇成妃 亦瑜 2494 2015-08-31 15:56:37

  朦朦胧胧中,只觉头痛欲裂,江潇潇不由“嘤咛”一声,悠悠醒转过来。

一睁眼,却发现自己竟身处一间破旧不堪的木板房,连那唯一的窗户上,糊的薄纸也已破了一个大洞,被外头呼啸的寒风吹得一起一伏的,正濑濑作响……

最令她气恼的是,大冷天的,自己身上居然只盖着一床硬邦邦的破棉被,一丝一毫暖意都没有。究竟是哪个不知死活的在恶搞老娘?也不怕被雷劈!

头脑昏昏沉沉,刚要硬撑着起来去找原凶,不料才起一半,突然脑门一痛,一些陌生的记忆就这样硬生生地挤进了江潇潇的大脑……

眼前一黑,手一软,身子又重重的摔回到床上。靠!背摔得生痛,居然连破棉絮也不给老娘垫一张,心真黑!

还没来得及整理一下刚接收到的信息,突然从一旁扑过俩小豆丁,边哭边喊着“姐!姐!”

这下江潇潇是彻底傻了眼,这算啥回事呢?俺前世可是孤儿来着,什么时候有了弟弟妹妹?但看着眼前两个可爱的小包子,不由心底一软,好不容易将他们哄好了,才重新躺回床上,细细地将大脑中刚接收到的信息整理一番。

不得不感叹一句,俺江潇潇也狗血的穿越了!

碰巧这个前身也叫江潇潇,还差三个月未满十六岁。因三年前家乡闹饥荒,爹娘病死,她只身带着弟妹逃荒来到现在的张家村。一纸契约卖身给村头张老实家做童养媳,并说好年满十六才圆房,唯一条件是要带着五岁的弟弟江东,两岁的妹妹江西落户到张家。公公张老实念她孝义,且在秀才老爹的教导下,略通诗书,便一口应允下来。

现如今,公公张老实已去世,家中只有丈夫张俊,婆婆张杨氏及她们姐弟三人。原有一个小姑张娟,在她进门不久就已出嫁,据说出嫁前也是一个不受宠的主。

再想到前身死去的缘故,江潇潇不由得眼前一黯。

原来就在昨晚,这个可怜的人儿竟意外发现,丈夫张俊在房内跟其他女子行苟且之事,激愤之下,闯进去与之论理,却被恼羞成怒的张俊顺手执起一旁的陶罐兜头砸了下来,当场头破血流晕了过去。醒来后,发现自己被扔回到破屋,头上的血仍然流个不停,而那俩个贱人却早已不知所踪。万念俱灰的她,全然丧失求生的念头,就这样躺在冰冷的床上悄无声息地黯然离世……

这样悲剧的人生,江潇潇真想TMD好好吐槽一番!

可还没等她开始吐槽,形同虚设的破木门便被人从外面一脚踹开:“还在装死是不是!真当自己是千金大小姐呢,我呸!赶紧起来给我做饭去。”

一听这尖锐的、恶狠狠的声音,江潇潇便知道是前身那个恶婆婆——张杨氏来了。

揣度一下,迫于眼前形势,只能忍气吞声硬撑着起了床,两个小包子也赶紧上前帮忙,感动得江潇潇热泪盈眶。

有亲人的感觉真好!

但感动归感动,刚走到门口,那犀利的北风便毫不留情地挟着严寒扑面吹来,冻得她接连打了几个寒战,瞬间觉得脸上、身上的肉都被冻得一块一块的往下掉!

江潇潇不由得缩了缩脑袋,裹紧衣襟立即溜回了门后。

这时,却听到堂屋里又响起了张杨氏的叫骂声,江潇潇稍一踌躇,回头叮嘱俩个小包子自行留在房中,然后自己便一咬牙,硬着头皮,强忍着寒冷与不适,凭着脑海中残留的记忆,独自一人踉踉跄跄地来到厨房,开始做起饭来……

做好饭,端上桌,按着以前的惯例,江潇潇拿起一个准备好的破碗,盛上一碗粥,便端到院子里,招呼上俩小包子,一起到厨房里吃。

虽然每人只分得小半碗粥,俩小包子却吃得稀里哗啦的,津津有味,江潇潇看了不由一阵心酸!两个小包子虽然长得眉清目秀,身子却瘦得跟火柴棍似的,头便显得越发的大,很明显的营养不良。现在连唯一可以依靠的姐姐也不在了,实在跟孤儿没太大的差别。这让前世身为孤儿的她,感同身受,暗下决心,以后一定要想办法让眼前这俩小包子吃饱喝足。

匆匆扒拉完几口粥,江潇潇又得准备往前厅收拾碗筷去了。

刚走出厨房,正好碰到从外面进来的张俊,心一寒,扭身便往客厅走去。张俊紧跟着进来后,倒显得有点心虚地往江潇潇头上连瞧了几眼。只见她额头上还残留着一大片已干涸的血迹,看来昨晚下手的确重了些,差点就弄出人命来了(已经弄出人命了,好不好!)。

于是有点虚张声势地大声嚷嚷道:“她娘的,饿死老子了,去,赶紧将这些饭菜重新给老子热一下。”

江潇潇一声不响地收拾好碗筷,又将剩下的饭菜热了热,重新端上桌,然后便拉上两个小包子回了自己的柴房,任由俩人在一旁嬉闹玩耍,自己却躺在床上开始闭目养神。

未穿越前的江潇潇从小在福利院长大。生活水平虽然不太咋的,但起码温饱不成问题。

再凭着自己天性乐观,敢做敢拼的小强精神,终于半工半读念完了大学。前年刚毕业,好不容易削尖脑袋挤进一家跨国企业,成了总裁助理。总裁年轻英俊,犯花痴的江潇潇今早在观看总裁参加的跨国企业联谊球赛时,看到球正传到总裁脚下,一旁的她忍不住大声欢呼,总裁一怔,脚下足球竟鬼使神差的往江潇潇头上招呼过来。“嘭”的一声巨响,江潇潇还不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便眼前一黑,晕了过去……

醒来后,便发现自己的灵魂居然穿越了,附在了这个刚刚离世的前身身上。

这江潇潇来到张家后,一直任劳任怨,受到刁难也只会躲起来偷偷抹泪。而去年公公去世后,江潇潇的生活更是苦不堪言……

昨晚江潇潇起来上茅房,竟听得张俊房中传来动静,心中起疑,凑到窗前一看:却见房中两条白花花的身影紧紧扭在一起!

激愤下的她,什么都顾不上了,只管使劲地砸门。喝阻无效的张俊恐惊了四邻,只得起来开门,江潇潇一推门进去,便看见已嫁到隔壁村子的本村村花——张桃花,只在身上懒懒的披着件外衣,脸上潮红未褪。

这时朱唇轻启,吐出的话语却如毒刺般伤人:“哟~俊哥哥,这就是当初你那死鬼老爹给你买来的小媳妇啊?”

紧接着“咯咯”两声娇笑,一脸的鄙夷:“真是想不到呢,竟是这般货色!啧啧,我的乖乖,怪不得你有了她之后还巴巴地要来寻我呢……”

江潇潇本已是满腔愤懑,加上张桃花的存心挑衅,早已不见了往日的柔顺,大吼一声后,便扑上前与张桃花拼命撕扯起来……

张俊在一旁劝阻不得,一时火气上涌,便顺手拿起一旁的物件往江潇潇砸了过去。砸完后,才发现江潇潇满头鲜血倒在地上,试探着往她身上踢了两脚,却毫无反应。这下俩人才有点慌了神,一商量,便合力将其抬回柴房,往床上一扔,然后便不顾而去。

一墙之隔的婆婆张杨氏却全程装聋作哑,对前身更是不闻不问,似乎巴不得她早日死去。

想到这里,现如今的江潇潇不由得长长地吐出一口恶气,暗暗决定要寻找机会,替这个前身讨回一个公道……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