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名门锦秀

怒意

名门锦秀 流朱 1006 2012-12-01 22:01:09

    

  

  “怎么会,以华七姑娘的功力,即使成了一代大家也是指日可待!”闵江平看着华宁锦那张清秀的脸,嘴里情不自禁的就把想的话说出来,结果就看华宁锦的脸迅速的拉了下来,一双如水的清眸,带着几分不赞同的瞪着自己。

  

  “闵世子想来是过赞了,华七的画,不过是小孩子的玩闹罢了,怎么当得起闵世子如此夸奖,还是请世子三思后再赞吧!”

  

  闵江平不由一呆。

  

  他也知自己说的有些失实,不过以华宁锦的年纪与经历来讲,画成这样也算是极有天赋的了,贵女们再骄傲,不都是喜欢被夸奖的?怎么到了华七这里,夸她画得好也是错处?

  

  “想来是江平看七姑娘画得好,一时有些失言了。姑娘的画在贵女中可是算得优秀。”

  

  宋春岩与闵江平不同,他几乎很快的就发现闵江平的马屁明显的拍到了马腿上,不过,现在话已经说了,再收回了岂不是自打脸面?还不如他出面来转过来。

  

  华宁锦冷冷一笑,正想再说什么,就听到了身后有人说话的声音,她转过身,就看到夏侯文敏正事着丫鬟往这边走。

  

  “敏姐姐!”华宁锦连忙走几步迎上去。“我累了,想找个地方休息会儿。”

  

  “好了,什么事闹得你脸都红了?”夏侯文敏半惊讶半是好笑,却看华宁锦难得的使了性子不肯说,只好命丫鬟陪着一起去她住的文疏苑。

  

  “姑娘,”清秋陪着一起到了文疏苑,因为常来,她也没让文敏的丫鬟再陪着,直接领着清冬与清涵在文疏苑的东明阁休息,让清涵在门口处守着,她这才走到贵妃榻前倚了倚。

  

  “怎么了?”华宁锦明知故问,果然,清秋的脸上显出几分不自然。

  

  “就是不知道闵世子哪句话惹得姑娘不高兴。”

  

  “当代的大家,岂是那么好当的?”华宁锦半靠到了榻上,只觉得全身的骨头似乎都变成了酸的。

  

  “哪个大家不是经历了各种心酸,几许苦痛之后才会书法字画大成?哪个大家,不是经历了太多的难与苦,才会成就一番?我这只当是玩乐之作,我也不想当什么大家!”

  

  华宁锦的唇角抿出一抹冷淡的线条。因为经历过,才画得出悲欢离合,因为痛苦过,才画得尽世间沧桑。

  

  她不过只是一小小的女子,在这异度的时空,所求的亦不过只是平淡平凡的幸福。她最不需要的,就是经历……

  

  没多久,就有几个丫鬟找过来,说是蒋氏有令,府里有事,她们要先走一步。二姑娘、五姑娘和六姑娘都已经回去了,只有她因在文疏苑,所以晚一些才找过来。

  

  府里有事?华宁锦一时不由得有些慌乱起来,她第一时间想到了长公主的病,但又觉得应该不是,一时,各种担忧皆涌上了心头。

  

  

  

  

  

  *********************************************************

  

  累……因为被困在高速上的关系,结果发了烧感了冒,勉强的更出一章,先睡咯,明天看情况再加更哈!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