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名门锦秀

二姑娘(已修)

名门锦秀 流朱 2205 2012-11-17 12:47:31

  “妈妈不用担心,我只是奇怪大母让母亲回来是有什么事儿。晨昏定省我自是一日也不会落下,左右不过是几步路的事儿。”

青妈妈听了眼中闪出满意来,点点头伸出手拿出开始帮华宁锦按摩头皮。一边的清冬正在整着妆盒,听了青妈妈和华宁锦的话笑开了。

“妈妈不用担心,姑娘可是这府里最知礼懂事儿的了,不看别的,光看我们院子里这些被妈妈培养过如今出去做事的丫鬟,外面哪个不夸着都是妈妈教导有方?”

“你这小蹄子!这事儿哪里有人会这么自夸的?”青妈妈伸出手去掐清冬的手臂,清冬连忙笑着躲了。“再敢耍嘴皮子,看我撕你的嘴!”

“我哪里敢呢,妈妈我可没那胆子!”清冬吐吐舌不敢再说,乖乖的站在一边看着青妈妈帮华宁锦拢头发。

青妈妈温暖的手指在华宁锦的发间不断的按着,过了小半会儿,又拿起梳子开始帮华宁锦梳头发,从发根到发梢,不多不少一百下,这才把乌密的头发分左右两边梳了个双环髻。

清秋拿过了紫檀木雕着如意纹四角包银的妆奁盒子,里面装满了各色的宝石珠钗宫花堆鬓,一看让人目眩神迷。华宁锦扫了几眼,挑出一对米珠嵌成梅花的鎏银对钗,梅花银枝小巧的连绕了几圈,最后长长的流苏垂在发间,最下端是泪滴形的镶银凤尾珠子。

“姑娘看着比夏天时又长高了,过几天去针线房再给姑娘做几身衣服,这去年的都是素服,马上就到了三年除服,前几日她们送过来的衣服看着可是有些小了。”青妈妈看着眼前的华宁锦,眉眼里都是浓浓的自豪感。

华宁锦听了转头对着镜子照了照。淡黄滚边白底素缎小夹袄,配上素黄的挑线裙子,裙角隐约的用银丝线绣着葫芦纹,不过看不清楚,腰间是鹅黄色的宽边束腰,衬得纤腰不盈一握,她这一身的素色,是在为她的生母姜氏守孝而穿。

一转眼,姜氏去世居然已经快满三年了,华宁锦的眼中又闪过了那个一脸温和的笑意却又满心坚强的女子。

华宁锦从来没想过,有一天穿越这种事会发生在她的身上。

十一年前,她穿越到了南越国东阳华家,成了华家家主华谚三岁嫡女华宁锦。她的大母,也就是她的祖母是当今长公主端仪,她的父亲是大母的嫡长子,亦是独子。母亲则是南越名门夷陵姜氏的嫡长女姜玉。自幼姜玉与华谚青梅竹马,只是她天生体质纤弱,生下嫡长子华宁昱后就体虚气虚,尤其后来又产下了华宁锦,更是雪上加霜,一直卧病在榻,直到三年前撒手人寰。

而刚刚清冬嘴里说的夫人她口中的母亲,就是她的继母。自姜氏离世后一年,她的父亲迎了余杭布政司蒋沛林的嫡女蒋氏婉如入门做继室。不过,这门亲事当年长公主却并不同意,觉得蒋婉如小门小户怎么担当得了华氏一族的族长夫人,只是华谚当时却执意要娶罢了。

  

前段时间,亲家夫人随着夫君布政使蒋沛林回京述职,因好久未曾见面,故接了蒋婉如回家小住几天。原本长公主对这个继室儿媳就不待见,见蒋氏住起了娘家居然一点也没回来的意思,更是觉得当初她反对的有理,也更是对蒋氏看不顺眼起来。

不过这些念头只是在华宁锦心头一闪而过,转眼,她就对着镜子皱起眉来。

“妈妈别哄我了,哪里长高了?你看看这张脸,哪里像十四岁?”提起这个华宁锦心里就好生郁闷,人长得矮也就算了,偏偏一张脸还没长开,十四岁看着倒像是十一二岁。

“姑娘说什么话!”青妈妈可不爱听,在她心里,她家姑娘可是哪里都好。“才十四岁,姑娘身子又弱,这没什么的,过两年出嫁时就好了。”

“好了啦,谁要出嫁了!”华宁锦脸不克制的红了起来,她郁闷的想到这里的女孩子都是十五六岁及笄就出嫁的,不过富贵人家会把女儿留到十七八岁,可是,那也太早了吧!

“好了,妈妈,我们去给母亲请安了。”清秋拿过来石青色的云纹边幅披风,华宁锦让对方帮她系好了带子清冬上前扶住她两人直接出了门,只留下青妈妈对着华宁锦的背影发笑。

她家的姑娘真是开始长成大姑娘了!

尚京的天气十分温暖,现在已近初冬了,这边还只是有些凉风吹拂,与她上一世所在的B市那种偏北方的天气截然不同,不过,也托了这里四季气侯差别不明显的福,她的身体养得很好,比起幼时康健了很多。

华宁锦住的地方叫做紫竹院,出了院子,往东的方向走就是百花园,穿过园里抄手游廊,就是二姑娘住的清荷亭,二姑娘身上披着湖兰色绣着莲花纹样的披风,身边跟着大丫鬟乌梅。

“七妹妹!”二姑娘刚出院子,远远的看华宁锦走近就停在那里等着。自姜氏病重回到这公主府,这几年,二姑娘一直和华宁锦一同请安,只是今天本以为华宁锦因昨晚发热休息,这才没去找她一同出门。“昨晚发热怎么今天还起得这么早?身子吃得消?”

二姑娘的母亲就是姜氏的丫鬟,后来生了二姑娘抬了二姨娘,共生有二姑娘和五郎君一对子女,一直对姜氏及华宁锦兄妹忠心耿耿恭敬有加,五郎君刚满十七岁,跟在大郎君身边做事已经两年了,十分得力。

“没关系,我又不是纸糊的,昨晚吃了药发了汗就好了,劳姐姐挂心。”华宁锦与二姑娘并排向前走,两个丫鬟跟在身侧。“听说母亲回来了,我们快些过去吧。”

“好。”二姑娘抿嘴笑了,袅袅婷婷的身形并不因为披风的遮掩而挡得住日渐成熟的玲珑,华宁锦不禁多看了两眼。

二姑娘比她大五岁,今年已经十九岁了,当年本已经开始议亲,谁料姜氏去世,因孝期耽搁直到现在也未许人,没办法,孝期不许议亲这可是燕国的规矩。

“起风了呢,看样子天马上要大冷,听说司天监传出消息,还有几场暴雨就真正入冬了呢。妹妹要多穿些才是。”

“姐姐你看我都已经夹袄上身了呢。”华宁锦苦了苦脸,随即又笑起来。“说起来府里第一个穿棉衣的,这么多年可一直是我呢!”

“这倒是。”华晓失笑,七姑娘怕冷,这真真是府里出了名的。

  

**************************************************************************

新书新气象,求推荐收藏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