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八卦女王,腹黑王爷惹不得

第八章:娘娘逼婚

八卦女王,腹黑王爷惹不得 苏栗儿 1841 2015-04-14 22:23:32

    “好了,你们也下去吧。”祁越城摆摆手,让两位地位尊贵的女人也出去,徒留他和祁越阳两人,要好好说一番兄弟之间的谈话。

  “你到底是告诉我,这外间的传闻到底是真是假。”起初两人都不说话,到底是祁越城按耐不住,忍不住先开口了。

  祁越阳淡淡的望了他一眼道:“既然已经说是传闻了,又怎会有真假,皇兄若是有空闲研究这个,倒不如多多关心下国家大事。”

  两人乃是一母同胞的兄弟,前朝宫廷内战爆发,兄弟之间互相残杀,最后祁越城成功继位,这其中,祁越阳是功不可没的,直至如今,两兄弟的感情也不错。

  “朕这不是担心你,你年纪也不小了,朕在你这个时候早就已经儿女成群了,你府里却连个女人都没有,不行不行,依朕看,你还是早日成婚的好,在这之前,我派人送几个干净的女人去你府里,若是你不懂,咳咳……也是可以来问朕的。”祁越城突然觉得有些理解那些当父亲的感受了,面对这小他十多岁的弟弟,他可不就得充当下父亲的角色吗?怎么有种吾家少年初成长的感觉?

  “可以。”祁越阳倒是答应的干脆,在祁越城面露喜色的表情下,嘴角勾起一抹冷酷的笑意道:“只要皇兄不介意她们竖着进来,横着出去。”说完,便觉得没意思的直接甩袖而去,只留下祁越城一个人暗自悲愤。

  御花园内——

  “你倒是给我说说看,这件事情到底是怎么回事。”容盈秀好不容易赶上容云初,将她拦截在御花园内的凉亭中,将手下的人支使开,横眉怒视的瞪着容云初,一脸‘你有多么不争气’的模样。

  “怎么回事?自然是和柔和那小侯爷上演了一场好戏,你刚才不也看见了么?”容云初不以为意,一颗心归心似箭,心思全然不在这,她黄金万两啊。

  “哼,和柔那女人从小就爱和你争,你倒也是,怎的不和她争上一争,她定然不是你的对手。”容盈秀还是觉得心里窝着一团气,今天那刘婉儿摆明了偏帮和柔,也想顺势打压她的妹妹,倒是真的好心思,她定是不会让她如意的。

  “二姐,有些男人本就不值得争,你若是觉得生气,放心,我还有张良计。”容云初自然知道容盈秀在意的是什么,自从国公府落魄下来之后,本与他们交好的人也渐渐的不再笼络了,容盈秀这个贵妃,在宫里的日子也不会好过,尤其还有一个皇后,与她处处相对。

  “那个小侯爷的确是不值得。”容盈秀皱了皱秀气的眉,一想到小侯爷袒护和柔的样子就觉得厌恶极了,她本身就是个眼睛里揉不得沙子的人。

  “不过,经过这件事情,你以后可怎么办?不行,我得从新给你筛选合适的成婚人选。”容盈秀眼睛刷的一亮,自顾自的开始联想最近是否有合适的皇家子弟适宜婚配。

  “二姐,我暂时没有想过成婚的事情,我想把更多的心思放在国公府上,父亲的病情还未有进展呢。”容云初赶紧打断她,她可是好不容易设计摆脱了这个未婚夫,可不想再深陷别的牢笼,再者说了,她这身体才十六,以她的想法,这根本还小呢,不急不急……

  容盈秀眼中闪过一缕厌恶之色,神情冷然的道:“父亲?你还不如当他死了也好,你可别忘记了,当初娘是怎么去世的,若不是他罔顾娘对他的情意,纵容妾侍欺压在娘亲的头上,娘也不会在生下你之后郁郁而终,而他却还和别的女人继续生下其余的弟妹。”

  说到这,容盈秀的声音不由得尖锐了起来,她眼眶微红的瞪着容云初道:“你别忘记,你我才是一母同胞的姐妹,府里的那些人都是庶女,本就不值得你关心,我要的就是这国公府落魄,我恨不得他们都不存在。”说到最后,容盈秀的情绪都差点控制不住。

  容云初皱紧眉头,没想到容盈秀的执念已经如此深了,她初至这个世界的时候,她们的母亲早已过世,她并没有对此产生什么感情,对于那个名义上的父亲亦然,国公府对她而言,只是一种责任,又或者是……一种生活的寄托。

  但容盈秀不一样,她从小就生活在国公府,长年累月的生活在那样的环境中,她的怨恨早已累积在一起,更何况当年,本就不是她愿意嫁入皇宫的。

  “唉,二姐,杨大哥他……还在等你。”几番话语差点脱口而出,可当千言万语想要说出口的时候,都化作了一声叹息,有些时候,她还是很同情和怜惜她这二姐的。

  容盈秀身形一颤,脸上的愤怒一下子褪去了个干净,她有些愣怔的望着那池塘的水面,眼眶逐渐湿润,那本就被她压力在心底深处的浓烈情感整个汹涌翻腾了起来,差点没将她淹没。

  她双手紧紧地握成拳,颤抖的咬住红唇,美眸睁得大大的,唯有如此,眼泪才不会滚落。

  “不……你不懂,都已经过去了,我们现在……都已经回不去了,只有不断的往上,我们才有机会获得幸福,云初,你是我的嫡亲妹妹,我不会害你的,你再想想吧,姐姐也会替你好好考量一番的。”说完这些话,似是完全没了力气,容盈秀缓缓地走出凉亭,待宫女来扶之时,腰杆挺直,又是平日里威风凛凛的容贵妃。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