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八卦女王,腹黑王爷惹不得

第六章:共侍一夫

八卦女王,腹黑王爷惹不得 苏栗儿 2114 2015-04-13 22:27:13

    第二天,容云初便派人去向侯府退婚,还附赠了一封洋洋洒洒写的满满的纸稿,无非是祝贺小侯爷与和柔郡主能够幸福美满,但天知道,她这一切早已经准备好了,昨天的那一场闹剧根本就是个铺垫而已,向来没人能够欺压得住她容云初的,就凭威远侯府?呵呵,那就让你尝尝被世人耻笑的滋味。

  一时间,整个京城都在谈论的不外乎两件事情,一件是刊登于‘八卦语录’的晋南王与远南府世子的断袖之事,另一件便是这场惊天动地的婚事了。

  这无论哪一件事情,都是朝廷的颜面啊,听说,在听闻这些事情后,上头那位皇帝陛下很是震怒,立刻召见了几个当事人到场。

  “胡闹,简直是胡闹,这皇室的脸面都要被你们给丢尽了,一个个也不看看自己是什么身份,当真是想气死朕么?”一身龙袍的皇帝陛下此刻满脸怒容,还算英俊的脸,此刻也显得可怕了几分。

  “皇上息怒,是老臣未教导好孩子,请皇上恕罪。”老侯爷立刻摆出忏悔的姿态,一副对小侯爷痛心疾首的模样,只是那低垂的脸上此刻也绷紧着,早就和他这不争气的儿子说过了,发生任何事情,这侯府大门都不要打开,届时再和皇上请罪退婚,与那小郡主完婚,就算皇上会生气,却也不至于震怒,可这不争气的儿子偏偏沉不住气。

  想到这,老侯爷不由得眯了眯他那双老花眼,朝着一旁从容站着的容云初,这些事情发生的太突然了,细细想来,越发觉得这个女娃不是个简单的人,本将脏水都倒在她身上,却是被反将了一军。

  “皇上,这件事情也不是老侯爷的错,却是不要责怪他了。”坐在一旁的穿着华贵的女人柔声开口,正是这大祁王朝的一国之母。

  “皇后娘娘,我那可怜的妹妹才是最无辜的,这是打小就订好的婚约,竟然在新婚当日发生这样的事情,这让她以后可怎么活呀。”一旁美艳的容贵妃梨花带雨的哭着,一边拿手帕抹着眼泪,如此美人,正是容云初嫁入皇宫的二姐容盈秀。

  “呵呵,容贵妃的妹妹自然是受委屈了,可……事到如今,只怕是不太好办了呢。”皇后娘娘矜持一笑,看着匆匆赶来的老王爷,眼中精光一闪而逝。

  “皇上,是本王这逆女犯下的事情,本王理当不该包庇她,只是……孩子到底是无辜的,还请皇上给小女一个交代。”已经年迈的老王爷一脸沧桑,才刚从江南回来,这小女儿就发生了这样的事情,当下他就气的不行,可谁让和柔这性子就是他打小给宠出来的呢,自己种下的因,只能自己来承担。

  众人齐齐看向和柔的肚子,这都已经明显的不得了了,一想到堂堂一个郡主竟然敢珠胎暗结,皇帝又是一阵气愤,可这老王爷偏偏是他的嫡亲皇叔,在他继位时帮过不少忙,这让他实在无法开口责怪他。

  “这件事情,你们最对不起的人是容家的女儿,所以,嫁与不嫁,全凭她来做主。”怒气下去了,皇帝高冷的指了指容云初,将问题给了她。

  所有人又都朝她看去,那小侯爷几乎立刻激动的开口道:“云初,这一切都是个误会,这件事情都怪我与小郡主相爱了却没及时与你说,若是如此,事情不至于会发生到这种地步,如果可以的话,我也是愿意补偿你的。”

  小侯爷一脸希翼的望着她,那眼神闪亮闪亮的,巴不得她说出一番缠绵的爱语,然后由他坐享其成,可他也不想想他昨日的败仗。

  容云初高深莫测的看了他一眼,刚想开口,那头和柔眸光微闪,抢话道:“我知道云初姐姐还是喜欢云庭的,也知道这事是我们不对,可我们是真心相爱的,若是姐姐愿意,妹妹是愿意与姐姐共侍一夫的。”然后做出一副自己已经让步很大的样子。

  老侯爷和小侯爷都惊喜的望着和柔,满脸都是欣慰,果真是识大体的郡主啊,若真是这样的结果,完全就是他们最乐意见成的画面,想当初,可不就是担心这位小郡主不愿嘛。

  这该说是和柔的表面功夫做的太好了吗?看着他们几个人一边演戏,一边还自我感觉良好,这让容云初忍不住想要破坏一下。

  容云初挑了挑眉,一脸无辜道:“云庭是谁?”

  众人默……小侯爷更是惊得眼睛都瞪圆了,竟然连她的未婚夫叫什么名字都不知道?

  和柔的眼角抽了抽,双手也不自禁的握成拳,差点没怒火攻心,她就是每次看见容云初那淡然的模样最最气恨了,这让她忍不住每次都要和她作对,恨不得将她踩在她的脚底下,把她狠狠地碾压。

  “而且小郡主似乎忘记了,我比小郡主晚一年出生,可担不起小郡主的这声姐姐。”容云初温和的笑着,一派大家闺秀模样。

  和柔眼白一翻,差点没被容云初气的一口老血喷出了。

  “再者说了,我今日早已将退婚书送到了侯府去,难不成侯爷没收到?若是如此,那只能在皇上的见证下,再退一次婚了。”只有这样,这次的退婚才算是坐实了,她一点也不希望这个莫须有的婚约捆绑在她的身上。

  “咳咳,你确定要退婚?”皇上掩拳轻咳了一声,意味深长的望向容云初。

  “臣女恳请皇上替臣女退婚,家父本就缠绵病榻,如今又发生了这样的事情,臣女一向谨遵家训,还不知国公府的嫡女竟要受这侮辱。”容云初一派肃容,不甚可怜。

  “难不成你认为与本郡主共侍一夫是侮辱?”和柔几乎是咬牙切齿着说出来这句话的,眼中差点没喷出火来,容云初这话,怎么听都觉得刺耳,她还偏偏就是要与她共侍一夫,天天都虐着她,这才让她觉得心里舒坦。

  容云初自然不晓得和柔那病态的心理,她有所意味的望了眼她的肚子道:“我和郡主是不一样的。”当然不一样,她那是正儿八经的婚约,和柔那边却是打脸的抢人家男人,还珠胎暗结了。

  和柔差点没气疯,她扶着自己的肚子,若是此刻没人,她恨不得上去和容云初扭打起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