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徒不嫁,师之过

第九十七章 诡异的香气

徒不嫁,师之过 柚子茶茶茶 1353 2015-05-03 10:00:00

    三日后。

  这天天气不错,冬夏向云绯提议,不如去外面走走。如今已近初夏,怕是这般不灼人的阳光是越来越少了。云绯觉得有理,便带着冬夏,春秋到清静殿附近走走。

  一路上也算是有说有笑,虽然春秋不能说话,但听着云绯和冬夏聊天,她也笑得一脸可爱。

  “对了,姑娘,在右边那个小池塘里,有一朵睡莲如今已经开了呢。”三人走了许久,冬夏似乎忽然想起什么似的,对云绯说到。

  “睡莲?”云绯修眉淡掠,好像有些兴致:“睡莲不都是五月之后才会开花吗?现在才是四月,就已然开了?”

  “对呢,那是唯一一朵开了的睡莲。前些日子奴婢也是无意中瞧见的,觉得挺神奇。”冬夏笑着说。

  云绯点了点头,见一旁的春秋一脸欲欲跃试的模样,忍不住笑着说:“是有些神奇,不然过去看看?”

  在冬夏的带路之下,云绯和春秋一路朝着右侧的小路而去。云绯隐约记得那里确实有一个小池塘,因为位置太偏,平时少有人去,而池塘里面不见几尾锦鲤,倒是有一些杂草,所以云绯也没怎么去过几次。

  今儿跟着冬夏到了这儿,云绯一眼就看见了冬夏说的那朵已然绽放的睡莲,不由得啧啧称奇。刚好那睡莲离岸边也比较近,她几步走了过去,在岸边俯下身子,仔仔细细地瞧了起来。

  “姑娘觉得如何?”冬夏站在云绯的身后,笑着问。

  云绯点了点头,道:“颜色淡雅,香味清隽。”

  “那姑娘有没有觉得这个香味,不太一样呢?”冬夏依旧笑着问,但那声音在云绯听起来,莫名觉得有些飘渺。

  她眼前晕了晕,忽然有些不好的预感。当下匆忙地站起,却觉得浑身一软,周身体温骤降,身体里的力气和温度似乎同时都被抽离而去。她几乎是不受控制地向后倒去,失去知觉的最后一刻,她看见的是春秋慌张的脸,和冬夏朝她伸出手,却一脸复杂的表情。

  ————————————————

  云绯再醒过来时,眼前一片烛光跳跃,她挣扎着想动一动,却发现自己被严严实实地绑在了椅子上,而身上仍是没有半分力气。

  “姑娘不用浪费力气了,软筋散的作用还没有消减。”一旁忽然传来幽幽的声音,打破了房中诡异的寂静。

  云绯循着声音看过去,只见冬夏站在一旁,正隔着烛光看着她。

  “怎么只有你?春秋呢?”云绯尽量动了动胳膊,让自己不被勒得那么难受。

  冬夏看着她的动作,回答道:“睡莲香气掺了药,她也昏过去了。我将她送回了清静殿。”

  “如此。”云绯笑了笑,忽然抬眸看定她,一字一句问道:“冬夏,谁派你来的?袁昭仪还是德妃?”

  闻言,冬夏身体微微一震,不再说话了。

  云绯笑,只是那笑容没有什么温度:“怎么?我现在反正都是笼中之鸟,已经插翅难飞了,难道还怕我去报仇不成?”

  似乎觉得云绯说的有道理,冬夏沉默了会儿,说:“袁昭仪指使的,德妃娘娘想的主意。”

  云绯微微颔首,然后嗤笑一声,看了冬夏半天,直看得冬夏忍不住缩了一下,才笑道:“怕什么?你既然都用苦肉计诱我上了钩,还怕我说你两句?”

  冬夏咬了咬唇,半天才直起身来,重重朝云绯磕了个头:“姑娘,对不起,奴婢只有一个弟弟了,在袁昭仪手里。她拿弟弟威胁奴婢,奴婢只能对不起您了。”

  云绯本来是想逞逞口舌之快的,谁叫她被身边的人陷害了,还没有力气逃走,只有一张嘴能动。可现在听冬夏直接交代了事情,她只轻轻挑了挑眉,忽然就没有说她的兴致了。

  说她什么呢?说她太疼弟弟?说她不动动脑子想别的办法?那也得她想得出。

  云绯上上下下看了冬夏半天,这种宫里最底层的女子,别指望她除了自保、爬上龙chuang和听从命令外,哈有别的需要用到脑子的念头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