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徒不嫁,师之过

第九十五章 冬夏被打

徒不嫁,师之过 柚子茶茶茶 1008 2015-05-01 10:00:00

    “了解不多。”想了这么一堆后,云绯回答道。

  温衍略显多情的眼角无声一挑,眸心霎时似有微光轻闪。片刻后,他笑了笑,道:“刚刚我并没有看见他的模样,只是瞧见了背影,觉着有些眼熟。”

  闻言,云绯以目相询,问他像谁。温衍只是笑了笑,柔了目光对她说:“或许是为师看错了。和那个人,也许久不见了。罢了,不提他了。疏白已经回府,你也勿要在宫里多呆,寻个办法,赶紧离开皇宫吧。怕是不久将有一场风暴将至了。”

  云绯顿了顿,似乎刚刚岑岳也说过同样的话。难道,是真的要发生什么大事了吗?

  可是,之后无论云绯怎么问,温衍都但笑不语,只说不希望她担心。直到简容楚来寻温衍出宫,云绯才恍然发现,到最后,她也没有问出温衍口中岑岳相像的那个人是谁。

  就在云绯送走温衍,准备回到清静殿的时候,她这才想起来,自己是出来找冬夏的。

  想来过了这么久,说不定冬夏已经回去了。于是,云绯先找到一个宫女回清静殿问了问,说是冬夏已经回去了,她便也不在御花园多呆,折身回了清静殿。

  哪知,回到殿中,刚走到房间门口,迎接她的却是冬夏低低的呜咽声。她推开门一看,只见冬夏坐在椅子上,似乎在低声哭泣。春秋站在她旁边,一手拿着一只小瓷瓶,另一手握着棉,在她脸上涂着什么。

  “冬夏,春秋。”

  云绯出声唤了一声,冬夏和春秋听见声音都抬头看了过来,春秋握着药往后退了一步,朝云绯俯身行礼。冬夏则慌慌张张地站了起来,一边捂着脸,一边行礼。

  云绯自然看见了她的动作,也发现之前春秋在给她上药,当下眯了眼走过去,低头看她:“怎么了?”

  “没,没什么。”冬夏捂着脸低声说。

  “被掌箍了?”云绯又问。

  冬夏连连摇头,手还按在脸上:“没,没。”

  云绯有些无奈了。她很想和冬夏说,你就算装没事,那也别把手捂在脸上啊,这只要不是瞎子,谁不知道你被打了。

  这么想着,云绯很无语地看了看冬夏,“你既然不想说,那我问春秋。”说着,她转向春秋问道:“冬夏这是怎么了?被打了?”

  春秋和冬夏不同,她没有藏着掖着,如果不是因为她不能说话,怕是刚刚云绯进来她就直接开口了。现在见云绯问自己,她几乎毫无隐瞒,连连点了头。

  “好。”云绯冲她笑了笑,忽略冬夏阻拦的目光,继续问道:“是谁打的?”

  春秋比划了一下女人的身形,然后做出一副尖酸刻薄,叉腰指人的模样。云绯乐了一下,问:“袁昭仪?”

  春秋头点得跟拨浪鼓时的,云绯忍不住笑出了声,夸她学得还挺像的。刚夸完,她转首就瞧见冬夏仿佛说了什么不得了的秘密似的眼神。

  “冬夏。”云绯安慰她,“别担心,没事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