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徒不嫁,师之过

第七十九章 既然是圣旨,云绯岂有不从之理?

徒不嫁,师之过 柚子茶茶茶 968 2015-04-15 10:00:00

    云绯这话的意思似乎就在说,皇上何必问我,这一切不就是你安排的吗?

  皇帝虽然色了一点,但还不算太傻,自然听出了云绯话里的意思。他皱着脸说:“会有这种事?谁带你来的?人在哪儿?朕要好好审问他!”

  云绯仔细看了看皇帝的表情,见他确实不像是伪装,不由得也有些诧异。

  如果设计的人不是皇帝,那是谁?把她引进宫到底为什么?

  心里一堆疑问得不到解释,云绯忽然似怨似恼地看了皇帝一眼,说道:“不管是谁,若不是皇上将师兄关押起来,也就不会有这些事了。师兄犯了什么大事?皇上难道不能宽宏大量放他出来吗?”

  之前她遇道皇帝的侍卫时,并不是逃脱不了,但是她远远地看见了皇帝那有些圆圆的身体,忽然想起自己也是有美色的,于是“束手就擒”,来施展一番美人计。

  果然,对于云绯这一眼,皇帝已然有些飘飘然了。他先是猛吸了一口气,像是要吸走空气里云绯身上所散发出的所有香气,然后才睁着一双熏熏然的眼睛说:“唉,朕也不想的,毕竟疏白也是朕的侄儿,朕也就这么一个侄儿。只是啊,他那天做的太过分了,朕殿外的太监宫女们都听见了,若是不关几天,也说不过去啊。”

  云绯眼波一转,浅笑着问:“皇上的意思是,过几天就能将师兄放回来了?”

  皇帝被云绯看得心旌荡漾,正要点头,忽然不知道想到什么,又露出为难的神色:“这……虽然是这么说的,但是,疏白毕竟伤的是朕,若是别人还好说,他这说得重些,那可是弑君啊。”

  弑君?云绯眯着眼看了下站在初春之夜的冷风里这么久还好好的皇帝,很好奇他的“重伤”,指的是哪里。

  当然,她不能这么问,她只能做出一副泫然欲泣的模样,低低道:“难道师兄要一直被关在宗人府吗?”

  眼见着云绯眼都红了,皇帝也于心不忍呐。他伸手想去握一握云绯的手,借以表达自己的安慰,可是云绯刚好抬起袖子,错过了被皇帝安慰的天大荣耀。

  “也不是没有办法。”没拉住云绯的手转而抚上鼻子,皇帝做出一副“我有主意,快看我”的样子,吸引来云绯的目光:“只是……时间可能比较久。不然云绯就暂住宫中吧!朕允你日日来见疏白,如何?”

  从这几段对话来看,她知道简疏白的问题根本就不严重,将他扣在宗人府纯属是皇帝以公谋私来发-泄一下自己的不满。但是,人家是皇帝,爱咋咋地,真要不放,没辙。

  这大概就是所谓的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吧。

  不过,这皇帝还真是难得的聪明了一把,知道以简疏白的自由要求她留在宫中。既然如此——

  “既然是圣旨,云绯岂有不从之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