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徒不嫁,师之过

第六十六章 膈应人的皇帝

徒不嫁,师之过 柚子茶茶茶 981 2015-04-02 10:00:00

    “我的画像?”云绯诧异,“干什么?挂在门上辟邪啊?”

  听到这话,温衍忍不住笑了:“爱徒,皇帝要你的画像,自然是用来做梦的。”

  温衍的话其实说的比较委婉了,但实际上但凡有个脑子的人,都听得出他话里的意思。这明显就是皇帝见得不到云绯本人,就弄个画像在哪里睹物思人了呗。至于怎么思……对于这个皇帝,只要往色色的地方想,那肯定没错的。

  “他怎么还惦记着?我不是都说过了,我和云绯青梅竹马,两小无嫌。我都说得这般直白了,他这么好意思还惦记着侄媳妇?!”

  出乎意料,最生气的居然是简疏白。这让云绯有些诧异,不由得挑眸看向简疏白,只见他剑眉紧蹙,脸上写满了怒气。

  “侄媳妇?”听到这句话的某人露出了危险的表情。只见温衍微微一抬眸,笑得有些意味深长:“疏白,你们这是要假戏真做吗?来,和为师好好解释一下。”

  简疏白忙摇手,解释刚刚只是一时口快。温衍则笑眯眯地问:“没经过脑子的话,难道不就是你的心声吗?”

  简疏白抽了抽嘴角,云绯一脸看笑话的样子,心里默默念叨着你也有今天,嘴上却说:“师兄,别忘了,你如今是金屋藏娇,我可不是那什么‘侄媳妇’。”

  听到这话,简疏白似乎想起了这几日的遭遇,也想到了刚刚云绯对自己的视而不见,他不由得有些懊恼,解释道:“不是这样的,其实……其实……唉,我这一时也不知从何说起。”

  “那就别说了。”云绯拂袖,想到那个和自己名字这么相像的云紫就不爽,懒得再给简疏白解释的机会,只是转向简容楚问:“皇上一定要我的画像?”

  简容楚笑了笑,“对,皇兄的意思是,让姑娘明天进宫一趟,由宫中的画师给她画一幅像。”

  云绯微微蹙眉,正要说什么,简疏白和温衍却异口同声道:“不去。”

  这师徒俩难道有这么统一的时候,云绯略微有些吃惊,她扭头看向两人,用眼神传递自己的疑惑。

  简疏白对她笑了笑,然后转向简容楚道:“王叔,你知道的,宫中画师只会给什么人画像。”

  简容楚点了点头,本是带着笑的表情似乎也收敛了一些。

  这个细微的变化激起了云绯的好奇心,她妙眸微转,好奇问道:“什么人?”

  “皇上的妃嫔。”简疏白一字一句道,说完,云绯的脸色果然变了。他叹了口气,道:“我以为那样说了他会收敛一些。现在看来,收敛是收敛了,至少没有明目张胆地要纳你为妃。但是,他做的这一系列事,真是让人膈应。”

  宫中的画师一般只为妃嫔画像,而皇上明明知道云绯和简疏白“青梅竹马,两小无猜”,还要这么做,很有一种得不到也要膈应死你的感觉在里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