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徒不嫁,师之过

第六十三章 针锋相对

徒不嫁,师之过 柚子茶茶茶 979 2015-03-30 10:00:00

    云紫怀中抱着琴,微微摇头:“不是。我是幼时跟着父母到京城,父母亡故后便寄居在舅舅家中。”

  “如此,那也是在京城呆了很多年了啊。来的时候多大呢?”云绯笑着说。

  云紫似乎回忆了一下,说道:“到京城的时候,我才不过几岁。”

  云绯颔首,再问,“那你祖籍何处?”

  云紫微微张嘴,却没有说话,似乎奇怪云绯为什么一连串地问这么多问题,不由得轻轻抿了抿唇:“云绯姑娘?”

  虽然云紫什么都没有说,只是用一个问句表达自己的问题,但她的表情却展现出满满的委屈,似乎在问云绯,你是在怀疑我吗?

  云绯生平最讨厌的事其中之一便是装可怜,见云紫这般,她轻轻勾了勾嘴角,似乎在回答她,我就是怀疑你怎样?

  这一番对话被温衍和简疏白听在耳里,前者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后者则眉头微皱,也不知道是被云紫的表情所惑,还是单纯对云绯表示不满:“云绯,云紫不过是个女子,你为何定要对她咄咄逼人?”

  云绯笑了笑,反问:“师兄,我不是女子吗?”

  这话说得简疏白愣了愣,而云绯便趁着简疏白无语的时候继续追问云紫:“云紫姑娘,你祖籍何处?舅舅是谁?你之前就认识我师兄吗?为何非要请求跟在师兄身边?别说是为了荣华富贵,照你说的,你常年在京城,应当知道师兄这个瑞王不过是个闲职,没什么金银珠宝的,俸禄倒是有一些,不过也就小康水平。若说你是之前见过师兄,一见倾心什么的,那么就把时间地点详详细细说来。我这个做师妹的,也好给师兄参考参考。”

  云紫似乎被这一连串几乎没有停顿的问题问得愣了,只是看着云绯没有说话,倒是一旁的简疏白似乎急了,唤了声:“云绯!”

  “云绯。”

  和简疏白同时开口的还有温衍。

  只是,和简疏白不同的是,前者语气带着隐隐怒火,而后者语气含笑,随意温雅,“你师兄难得看上一位姑娘,就让他去吧。难不成你想看你师兄光棍?”

  没想到温衍会护着简疏白,云绯动动唇,开口,“师傅——”

  “哎呀,你不会告诉为师,你一直想让你师兄断袖吧。”

  云绯知道温衍是不想她和简疏白真的起了争执,便笑了笑,转身径直回了自己的房间。

  见云绯如此,简疏白眼底有什么轻快滑过,似乎想对云绯说些什么,却被云紫忽然抬手拉住了衣角,他侧头,见云紫对他微微一笑,神态温婉,“谢谢殿下。”

  简疏白也回了一笑,再回头时,云绯的房门被紧紧关上,仿佛拒绝任何人打扰。

  在所有人都回到自己房间后,一扇房门突然打开,接着,有人从里面走了出来,绕过庭院中的花坛,慢慢地走到了了云绯的房门口,敲了敲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