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徒不嫁,师之过

第六十八章 这云紫都已经是你的人了,你如何对得起云绯?

徒不嫁,师之过 柚子茶茶茶 966 2015-04-04 10:00:00

    这一句问候不知道戳到了于恒的哪个痛处,只见他本来还带着笑的脸蓦地一僵。云绯笑睨了他一眼后,转身进了偏殿。

  于恒站在门口,默默握紧了拳头。

  进了偏殿后,面对于恒还能笑得肆意的云绯忽然收了笑容。似乎比起这个好色的老皇帝起来,那个于恒都能显得可爱多了。

  一旁的简疏白似乎知道她现在的感受,默不作声地轻轻握了握她的手,云绯烦躁的心情好似平复了下来。两个人并肩而行,很快就到了皇帝面前。

  和上次面圣的不同之处在于,这次老皇帝正襟危坐在御案之后,或者用“假正经”更合适。总之,今日的偏殿之中没有那日的****气息,如果忽视老皇帝那双泛着光的眼睛的话,还真的觉得他在认真谈公事。

  简单的见礼后,皇帝明显忍不住了,直接开口道:“疏白,朕昨日让你王叔传的话你可有听到?”

  “皇伯父说的是给云绯画像之事?”

  “正是!”说到这个,皇帝的笑容明显多了。他抬了抬手,似是有什么动作却又觉得不好,便又放了下来,“朕的后妃们听说云绯名动南朝,都央着朕想看一看。你看,要是不画像的话,让云绯在宫中留上一夜似乎……不太好?”

  废话。

  皇帝话音刚落,云绯就似乎听到了自家师兄内心深处的这句话。她甚至在一瞬间就想象到了简疏白抱着手臂,挤出眼白对着皇帝那种不屑的模样。

  简疏白自然不知道自家小师妹已经在脑海中给他上演了一副真人画像,他只是嘴角带着冷笑道,

  “皇伯父懂得。”

  这一句“懂得”估摸让老皇帝有了简疏白能体会他对云绯的色心——不对,是恋慕的错觉,所以笑得极为和蔼,和蔼到云绯觉得自己手臂上都起了鸡皮疙瘩:“自然,自然!不然,朕让宫中画师替云绯作画一副。画师画技精湛,定能将云绯画得栩栩如生,惟妙惟肖。”

  “不行。”哪知皇帝话音刚落,就被简疏白一口打断,“侄儿觉得不妥。”

  “为何?”

  “皇伯父,侄儿已经说过,云绯和侄儿从小青梅竹马。难道皇伯父要抢侄媳妇?”

  简疏白这话说得大胆直白,皇帝一口气卡在喉咙,差点抄起面前的茶杯砸了下去,却还是生生忍住,但脸已经臭得跟昨儿厨房里坏掉的那枚鸡蛋。

  “简疏白!”皇帝怒了,“你还好意思口口声声地说什么‘侄媳妇’,现在全京城的人都传遍了,清音坊的云紫和瑞王殿下因琴结缘,如今人已经到了你身边了,怕是朕的侄媳妇不是云绯,而是云紫吧。”

  听道这话,简疏白愣了愣,似乎忘记了云紫这一茬。这下换皇帝乐了:“‘青梅竹马,两小无猜’?疏白啊,这云紫都已经是你的人了,你如何对得起云绯?”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