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徒不嫁,师之过

第七十三章 被扣宫中

徒不嫁,师之过 柚子茶茶茶 967 2015-04-09 10:00:00

    云绯“啊”完,温衍又没答话。云绯急了,扯着他问了半天,甚至站起来绕着温衍转。最后逼得温衍伸手抬起了她的下巴,靠近一分,低着声音唤她的名字:“云绯。”

  云绯微微张口,看着近在咫尺的人,忽然说不出一句话了,只觉得心口鼓噪得厉害,尤其在那双幽然不知深浅的目光下,一向伶牙俐齿的她居然卡了壳。

  两个人离得极近,近到彼此的呼吸都能清晰地感觉到,那热气拂过面颊,云绯觉得自己快要拉不住脸上那抹红晕了,只觉得心和眼都泛了花,连捏着下巴的温衍的手指,似乎都带着灼烫的温度。

  “师,师傅?”

  温衍勾唇轻笑,清暖而魅异:“为师好看么?”

  在这么暧昧的氛围中,听到这么一句低低的问话,云绯莫名感到一丝丝晕眩,“……好看。”

  “那怎么你的眼里心里,就只有你那个见色忘师妹的师兄?为师呢?”

  这节奏,似乎有些不对劲啊。师傅是真的在吃醋?

  云绯一向机智的脑袋现在忽然有了罢工的前奏,但潜意识告诉她,现在她的眼里心里,只有眼前的这个人。

  或许,一直都是这个人。

  在简容楚进来时,云绯正出神地看着温衍的脸,还是被不知道什么时候坐回原处的温衍卷起书敲了敲她额头,她方回过神来。

  “温先生在看书么?”简容楚看了二人一眼,然后对着温衍温雅而笑。

  温衍起身欲要将他让到里座,却见简容楚摆了摆手,有些无奈道,“我来倒不是闲聊的,只是来告诉温先生和云绯姑娘,疏白被扣在宫中了。”

  云绯微微一愣,反问:“怎么回事?”

  简容楚皱了皱眉:“听宫里头说,似乎是疏白和皇兄发生了争执,然后,伤到了皇兄。”

  伤到皇帝……这罪名可大可小了。

  云绯攥紧了手指,纤眉轻蹙,低声说:“应该是因为我吧。”

  很明显,皇帝找简疏白肯定是为了云绯,而简疏白能和他吵起来,甚至伤了他,那也肯定是因为自己。

  “王爷,现在该怎么办?”

  简容楚冲她安抚似的笑了笑,说:“云绯姑娘别急,具体什么情况我们现在都还不知道,我已经派人去仔细打听了,有消息会马上告诉二位的。此时来是为了和姑娘知会一声,如果皇兄意在姑娘,怕是不久后就有圣旨要来。”

  听到这话,云绯垂眸想了想,却忽然问了一句:“殿下,那个云紫该如何处理?”

  昨天,简疏白和皇帝的谈话内容,在场几个人都清楚。温衍自然是云绯告诉的,至于简容楚……云绯想到昨夜的事情,怕是简容楚也对这件事一清二楚。若不是云紫从中闹这么一遭,皇帝怕是也不敢这么大张旗鼓地昭示自己的意图,简疏白更不可能因此被扣留宫中。

  这个云紫,当防。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