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徒不嫁,师之过

第五十一章 果然徒弟长大就不好玩了啊

徒不嫁,师之过 柚子茶茶茶 977 2015-03-18 10:00:00

    好像是越长大,越不敢。到了如今,尤其在轻波阁呆了两年后,那些男女之事她早就知道得清清楚楚了,越是清楚,她越是发现自己对温衍,似乎有些高于师徒的感情。

  “小云绯再这么看下去,为师这张老脸也会红的。”调笑的声音传来,温衍收了手,一双眸子却笑吟吟地看着云绯。

  云绯回过神,有些尴尬,只是说:“那是因为师傅太好看了嘛。”

  “好看?”温衍说着,忽然逼近,面容离她只差咫尺,眼神背光象是笼了雾,呼吸清晰可闻:“那再离近些?”

  云绯心头蓦地一跳,却僵直了身不敢动,她总觉得自己一动,目测两个人此时的距离,铁定会碰到。

  “师傅,别玩了。”

  听见云绯的话,又看着云绯忽然僵掉的模样,温衍叹了口气,起了身道:“果然徒弟长大就不好玩了啊。小时候的你可爱多了。”

  说起小的时候,云绯忽然想起那个久远的片段,每每温衍也这么逗她时,她就直接凑上去亲温衍的脸一下。那是她的脸皮厚到不忍直视,每每都唬得温衍呆了好久。

  可是,彼时她小,对他只有对长辈的亲近感。可如今,她毕竟已然长大,而对他……似乎再也没办法只当作师傅了。

  “师傅。”

  房间的门忽然被推开,打断了这诡异的气愤。简疏白从外面大步走了进来,带了一身水汽。云绯忙站了起来,走过去替简疏白接过蓑衣挂了起来,简疏白对她笑了笑,似乎没发现刚刚师徒两个发生了什么事情,只是兀自走进来,在一旁坐下,然后说道:“徒儿刚得到消息,青莲楼的幕后老板是一个叫做岑岳的人。”

  “岑岳?”跟着走过来坐下的云绯听见这个熟悉的名字,眼神微微一动:“师兄说,他是青莲楼的老板?”

  “对,我派人去官府查过,房契上是他的名字。”

  简疏白刚说完这句,就听见一声巨大的“啪”声,他一惊,顺着声音看见,只见云绯一巴掌拍在桌上,明艳动人的脸上满是怒容:“这个该死的岑岳,跟我说是红教的教主,结果居然是我们死对头青莲楼的老板?懂不懂什么叫同行勿入啊!我的规矩全被这个家伙破了,气死我了!”

  听见云绯一连串的抱怨,简疏白和温衍相视一眼,均从对方眼里得出一个讯息:能让云绯发火的人,不简单呐。

  简疏白开口:“师妹,岑岳他——”

  “不要和我说话!”

  简疏白继续:“那个——”

  “我不想听!”

  “但是——”

  “没有但是!”

  见简疏白完全开不了口,温衍清了清嗓子,淡淡开口:“爱徒。”

  “我都说——啊,师傅什么事?”惯性反驳的云绯发现说话的人是温衍,马上收敛了怒气问道。

  一旁的简疏白见状默默蹲了墙角,画着圈圈暗想:不待这么区别对待的,呜呜呜。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